天天看點

價格戰越打越兇,快遞網點患上“黃牛依賴症”

價格戰越打越兇,快遞網點患上“黃牛依賴症”

界面新聞記者 | 白帆

界面新聞編輯 |

低價攬收、跨區收貨、服務品質差......,這些快遞行業問題背後總少不了快遞黃牛身影。但在義烏、揭陽、廣州等快遞業務量最為集中的幾個區域,這個群體卻在成為快遞網點賴以生存的“關鍵人物”。

有網點老闆告訴界面新聞,随着今年業務量增速的下滑,價格戰越打越兇。尤其在總部業務量考核高壓下,快遞網點也樂意從黃牛手中攬件,雙方一拍即合。

一邊被禁,一邊頂起半邊天

“義烏有一大部分快遞網點,黃牛提供的業務量能夠達到8、9成以上”、“我們這個區域主要是承接廣州的服飾電商件,黃牛的業務量大約占到7、8成。”這是近日界面新聞從不同區域的快遞網點和快遞黃牛那裡了解到的情況。

快遞黃牛已經存在多年,據行業人士透露,2018年前後快遞黃牛愈發猖獗,各地都加強了整治。

但到了今年,快遞黃牛對市場的“侵占”程度也在加劇。浙江金華的一位快遞網點負責人王捷告訴界面新聞,今年自己的網點更喜歡用快遞黃牛,通過黃牛攬收的業務量已經超過了一半,尤其是雙十一期間這部分業務量的占比更高。而往年該網點的黃牛件量隻有20%左右。

他還說,大客戶看似是網點核心資源,但網點卻很難從大客戶手中賺到錢,是以今年網點的大客戶基本上都在黃牛手上。

快遞黃牛的盈利模式很簡單,他們的利潤來源是價差,隻要黃牛從快遞網點拿到的快遞單票價格低于商家支付的單票價格,便有利可圖。

越是大客戶,快遞的單票價格越低,小客戶的價格則相對較高,是快遞黃牛的主要利潤來源。“黃牛從大客戶那裡也賺不到錢的,無非就是幫我們公司在做量。”上述負責人說。正是因為這些原因,網點才無懼于把大客戶讓給快遞黃牛,也推動着快遞黃牛掌握着越來越多的“市場佔有率”。

電商商家也傾向于找黃牛發貨。一位商家告訴界面新聞,自己有70%的貨物都是通過快遞黃牛發貨的,主要原因就是找黃牛拿到的快遞單價更低。

網點“黃牛依賴症”

快遞黃牛之是以在今年更加“火爆”,其根本原因還在于快遞總部加碼網點業務考核量,難以完成。一旦完不成考核,網點便要面臨總部的罰款。

在快遞公司拼命追求市占率的這幾年,業務量考核的難度逐漸更新,讓很多網點苦不堪言。即便是打價格戰,網點也不一定能完成任務。

尤其在今年,快遞業務量的增幅逐漸下滑,快遞網點攬收難度随之增加。根據國家郵政局的資料,今年快遞業務量的增速不及往年,2023年前三季度的增速隻有16.4%。即便在今年雙十一期間,快遞網點的業務量增速也未能帶來驚喜。

除了總部設定的考核讓網點有危機感之外,快遞網點自身也會給自己設定業務量的增長計劃,并據此配置自動化的裝置。但一旦出現産能過剩的苗頭,網點就需要不惜代價往裡“填貨”,進而平衡裝置的營運成本。

位于義烏市附近的一家快遞網點負責人在接受界面新聞采訪時表示,自己今年花費1000多萬引入了2套裝置,其産能可達到每天處理100萬單,但現在該網點的業務量僅為每天50萬單。

無論是總部考核還是自身發展計劃,都需要網點不斷提高業務量,手握單量的快遞黃牛由此成為網點“秘而不宣”的合作夥伴。

一位廣州的快遞黃牛告訴界面新聞,很多網點的大部分業務都需要依靠黃牛完成,進而規避總部的罰款。 

不僅如此,快遞黃牛也能減少網點的獲客成本。“我們更喜歡接黃牛的貨。”上述金華市的網點負責人坦言,接黃牛的貨有幾大好處,一是黃牛的貨不需要網點的車輛去拉,是以可以節省一部分車輛的資金;也不需要專門雇員工攬收拉貨,可以節省人力;三是不需要網點直接面對客戶,可規避一部分客戶賴賬的風險。

與此同時,快遞網點與快遞黃牛形成了一種默契,“網點自己的黃牛不會去撬網點本身已經在發展的客戶,而是從其他同行手中搶市場佔有率。”有從業者告訴界面新聞。 

攔不住黃牛,就擋不住風險

快遞黃牛能夠解決當下快遞網點面臨的難題,但也給行業帶來了風險。是以,全國各地持續有政策出台,對快遞黃牛進行遏制和打擊。 

據多位從業者介紹,快遞黃牛以價格優勢取勝,是以也是快遞價格戰當中的“中堅力量”。在實際運作的過程中,手中掌握着諸多客戶的快遞黃牛與快遞網點談判底氣充足,誰給的價格低,黃牛就會把貨物交給誰。

不過,雙壹咨詢公司總經理、快遞行業專家龔福照告訴界面新聞,當價格越來越低的時候,黃牛的盈利空間也會越來越少,很多網點為了生存,必然要做直客。“黃牛主要是利用資訊不對稱轉差價。比如黃牛給客戶的價格是2.4元/票,但給網點的報價是2元/票,這中間的差價就是黃牛要賺的錢,客戶是不知道黃牛的底價的。”龔福照說。

跨區收件也是快遞黃牛産生的亂象之一。在快遞行業中,由于不同區域的政策、網點的成本管控能力不同,快遞攬收的價格也不盡相同。是以,在攬收價格高的地區,商家會從攬件價格低的地區找快遞黃牛,即便中間需要承擔遠距離運輸的成本,但核算下來依舊可以減少物流成本。但這種經營方式,直接擾亂了各地區的快遞市場秩序,也是近幾年相關執法部門打擊快遞黃牛的着力點。

此外,一些快遞黃牛拿到商家提前支付的快遞費用後跑路,給商家帶來難以挽回的損失。這樣的事情曾經多次出現,由于沒有合同約定等,商家隻能自認倒黴。

基于上述種種弊端,各地區打擊快遞黃牛的力度也在加大。據報道,今年以來,湖南、江蘇等郵政管理局均圍繞快遞“黃牛”、快遞市場無序競争等問題展開了一系列的整治工作。

(應受訪者要求,王捷為化名)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