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點

一位中超俱樂部投資人的憤怒、失望與堅持

一位中超俱樂部投資人的憤怒、失望與堅持

一位中超俱樂部投資人的憤怒、失望與堅持

中超聯賽最後一輪,南通支雲主場1比2不敵天津津門虎,但因保級競争對手大連人2比3輸給了上海海港,南通隊驚險保級。比賽結束後,俱樂部投資人範兵來到死忠球迷區,拿起喇叭,哽咽着對看台上的球迷喊話,說“活下來”,“老子就是命硬”。

在範兵看來,“命硬”是指經常遭遇各種坎坷,卻總能扛過去,怎麼也折騰不死。坐在辦公室裡,他嘴裡的香煙一根接一根,始終沒有停下來,向懶熊體育講述俱樂部過去8年的成長經曆。

2016年年初,他花1000多萬元,為南通市“買來了”第一家職業足球俱樂部。曆時8年,投入6億元,将它從中乙帶到中超。

進入中超第一年,他曾因在微信朋友圈炮轟裁判、足協,被禁賽1場、罰款1萬元,還曾因球隊遭受不公正判罰,在聯賽工作群裡怒斥管理人員。金元足球時代,他搞小本經營。足球投資人近些年集體沉默,他卻多次向管理者們開炮。作為民營企業老闆投資足球的代表,特立獨行的範兵給沉悶的中國足球帶來了些許新鮮空氣。

但他也知道,“命硬”、有獨立人格的人常會孤單,尤其是在中國足球的大環境裡。

一位中超俱樂部投資人的憤怒、失望與堅持

▲南通支雲俱樂部投資人範兵。

收購

今年49歲的範兵出生于南通,後到上海創業,主要從事電力、國際貿易和能源物流,曾任上海寰亞電力營運管理公司、南通寰亞投資有限公司法人。多年經營為他積累了一定财富,在上海、南通的商圈人脈甚廣。

因父母生活在南通,他經常回來探望。從小喜歡足球的他發現,南通市居然找不到一塊适合踢足球的場地。

2007年,他花幾百萬元在南通市區建了兩塊燈光足球場。球場平時不對外開放,隻滿足他回老家時和朋友們踢野球。

“那個年代嘛,比較浮躁。”回想起當年的任性行為,說話直來直去的範兵有些扭捏。不過他話鋒一轉,立刻又說:“我這人除了足球、高爾夫,沒其他愛好。不像有些朋友,喜歡泡夜場,動不動就去趟澳門,花的錢更多。”

2012年,範兵成為南通市足協主席。他說,地方足協沒編制,沒撥款。“體育局局長是我的朋友,硬拉我來做。無非就是每年出點錢,為南通市辦些比賽。”

在範兵的牽頭下,南通市當年辦過全市聯賽、足協杯賽,還與巴西世界杯同步舉辦過“小世界杯賽”。範兵的公司每年投入幾十萬元。自那時起,南通的足球氛圍開始變好。

2015年年初,《中國足球改革發展總體方案》出台。作為體育之鄉,南通被江蘇省确定為足球改革試點城市。而此時的南通市,還沒有一家職業足球俱樂部。

為讓足球試點城市名副其實,南通市政府決定組建球隊,從最低級别聯賽打起,一直到中超。範兵和他的公司,是這個計劃的執行者。

市裡的最初計劃是把江蘇省1997、1998年齡段全運會隊伍整合起來,再從外面引入一小部分球員,從中冠聯賽打起。但蘇甯集團那年剛好将江蘇舜天足球俱樂部收購,這支全運會的隊伍被留在了南京,成為蘇甯俱樂部的預備隊。

計劃落空後,範兵他們隻好再想其他辦法。那時的中國足球還未限制職業俱樂部異地轉讓,他們将目光瞄準了來自乙級聯賽的甯夏隊。就在當雙方談妥條件,準備辦理交割手續時,轉讓被當地政府叫停。理由是足球改革已開始,甯夏不能沒有職業隊。

他們後來還與天津火車頭、江西聯盛、四川隆發俱樂部接觸過,都沒成功。幾年過去後,除江西聯盛改名為江西廬山,繼續生存下來外,另兩家俱樂部都已解散。

連續收購失敗給範兵帶來打擊,他說自己那時已失去信心。2015年11月,足協杯決賽在上海虹口體育場上演,上海申花主場迎戰江蘇舜天,範兵和廣西桂龍達足球俱樂部老闆呂文波都在看台上。朋友聽說廣西這家足球俱樂部有轉讓的打算,當天晚上撮合飯局,讓範兵與呂文波見了面。“他在飯桌上沒完全同意,我第二天就派律師、會計師到廣西,必須說服他。”

2015年年底,經過半個月的溝通,在各種社會關系的助力下,雙方終于在收購合同上簽了字。廣西桂達龍足球俱樂部2014年獲得廣西足球超級聯賽冠軍,2015年征戰了一年中乙聯賽。

範兵對懶熊體表示,收購這家中乙俱樂部共花費1000多萬元。

雖然踢了一年中乙聯賽,但隊中的球員是由警察、保安、老師、學生組成。“等于花1000多萬收了個中乙俱樂部的殼。”範兵說。

一位中超俱樂部投資人的憤怒、失望與堅持

▲征戰中超聯賽的南通支雲隊。

扛住

“收購成功後,你想過自己的俱樂部理想是什麼嗎?”

面對懶熊體育的提問,範兵說:“當時根本沒想過理想。作為市足協負責人,有義務幫市裡完成任務。”

按最初計劃,他以私企的名義将俱樂部收購到南通,再轉交給國資企業,然後自己繼續做生意,生意不忙時為南通市辦些民間足球賽,和朋友踢踢野球。在範兵看來,那是一種自在的生活方式。

可沒成想,收購完成後,市裡換了上司,很多當初的想法無法按照原計劃施行。有朋友說,白收購了,俱樂部砸手裡了。

“我當時都懵了。”範兵強調,為收購俱樂部,自己花了一年時間。他公司的業務在上海,收購的俱樂部卻在南通,“我之前沒有任何管理職業足球俱樂部經驗”。

“我該怎麼辦?”2016年年初時,曾有上司勸範兵放棄。

可是,隊伍已遷移到了南通。因是政府主導,是以俱樂部的名稱要用中性名。基于此,俱樂部一個多月前便開始向社會征集隊名、隊徽,而且留的是範兵的私人郵箱。某天晚上,也就是想要放棄的那些日子,範兵打開郵箱,發現收到了幾千封郵件。球迷除了給隊伍起名、設計隊徽外,還說了很多支援和鼓勵的話。

一位70多歲、祖籍南通的醫生後來定居上海,成為申花隊死忠球迷。他在郵件裡說,沒想到有生之年還能聽到家鄉有職業足球隊的消息,将來一定要到現場為球隊呐喊助威。

那一夜,範兵無眠。

“我真是為上司辦的這件事嗎?”範兵說,看到球迷發來的幾千封郵件,自己轉變了想法,“我應該為球迷去幹這件事”。

他說,自己公司那時的業務不錯,就決定先扛下來。這一扛,就是8年。

為經營好俱樂部,範兵全家于2016年下半年從上海遷到南通。于他而言,這意味着落葉歸根。于夫妻和孩子而言,意味着放棄原來的工作和學校,重新開始。

8年前那個為球隊征集隊名和隊徽的郵箱已不再使用,但郵件被儲存下來。俱樂部将來建博物館時,範兵要為這幾千封郵件留一面牆,“把它們全貼上去”。

一位中超俱樂部投資人的憤怒、失望與堅持

▲南通支雲隊球員慶祝進球。

以下為懶熊體育與範兵的對話節選:

花血汗錢怎能不“摳門”?

懶熊體育:在你看來,南通支雲俱樂部今年保持成功的原因是什麼?

範兵:我的座右銘是:成功沒有奇迹,隻有軌迹!在如此惡劣的生存環境裡,我可以負責任地說,支雲是為數不多的沒有欠薪且能準點準時給球員發放工資的俱樂部,我相信所有的球員以及工作團隊都很珍惜這來之不易的穩定工作平台,進而上下同欲,豎立了堅定的保級信念。

我們從進入中超的第一天起就給自己有準确的定位,支雲就是平民球隊,保級将是我們未來幾年的常态。所謂态度決定一切,隻有我們擺正自己的位置,才能在态度上、精神次元上以及價值觀上與俱樂部同步。

縱觀我們全年的比賽,我認為支雲還是有其實力,有其拼搏、有其精神的。否則,不可能幸運永遠站在你這邊——不自救,天難救,我們配得上保級成功。當然,更重要的是我們身後還有強大的支雲球迷一直以來無怨無悔的支援,這也催生了俱樂部強大的凝聚力。

懶熊體育:保級成功後,你向球迷喊話時說:“老子就是命硬。”你對命硬的了解是什麼?

範兵:從漢語詞語的解釋來說,“命硬”是指經常遭遇各種坎坷,但總能扛過去,怎麼也折騰不死。回顧這一個賽季,我們遭遇到了各種情況,比如誤判失分、各種打壓,以及所謂豪門俱樂部球迷對一支平民球隊、一個中超新軍球迷的藐視。最可氣的是最後一輪比賽還在進行中,在形勢對我們保級不利時,竟然在其他場次的看台上出現了歡唱“支雲降級了、支雲降級了”的鬧劇。是以在保級成功的那一刻,我除了送他們一句“老子就是命硬”,還能說什麼呢?

當然,命硬的人有時會很孤單,但命硬也許就是支雲的氣質,天生一股豪氣,永遠值得我們支雲球迷信賴。其實我更想和所有球迷分享的是,好好熱愛自己追随的球隊,用心珍惜中國足球來之不易的發展環境。

支雲信奉的是,流水不争先,争的是滔滔不絕。從2016年進入中國職業足壇以來,我們已經目送了50幾個同行者的離場,其中不乏所謂的豪門。作為中國足球的從業者,這很令我痛心,但願這樣的悲劇越來越少。

懶熊體育:從業餘足球到職業足球,這是一個艱難的過程嗎?

範兵:最開始搞職業足球時,我是門外漢。喜歡足球和搞職業足球,差别很大,特别是在國内足球從業人員整體素質太差、缺乏高素質管理人才的情況下。

我的運氣比較好,找到了可以學習的榜樣——德甲霍芬海姆俱樂部,它的投資人是全球著名的ERP軟體公司SAP的老闆,他們的教育訓練中心設在南通,我們建立了聯系。2016年,我去霍芬海姆俱樂部學習了20多天。

在我看來,既然要玩足球,就不能瞎玩,不能搞得稀裡糊塗。疫情前,我幾乎每年都到國外學習職業足球俱樂部經營理念。

懶熊體育:通過學習,你對職業足球俱樂部的了解是什麼?

範兵:首先搞明白了職業俱樂部具有企業性和公益性的雙重屬性,企業性要求俱樂部按照市場經濟規律與其它企業一樣來經營運作。公益性要求俱樂部為豐富群衆的娛樂生活,提升城市或地區的影響力做出貢獻,是企業就要找到它的商業模式和盈利模式。

很多人講,職業足球要尊重足球的行業屬性,我覺得這個了解是不全面的,既要尊重行業屬性也要尊重行業規律和它的企業屬性。職業俱樂部不是體工隊,不能單純靠撥款生存,也要靠自身造血生存,是以俱樂部投資人要尊重企業發展規律。而俱樂部的公益性需要政府給予重視和支援。

當然,這要看俱樂部在社會公益層面為城市和地區所做的貢獻大小來制定相關扶持獎勵政策,或者從培育體育品牌、放大體育綜合效應的角度出發,參照對工業、服務業領域重大産業項目提供優惠政策的做法,對職業俱樂部這一文化體育領域的重要IP提供相應的優惠政策和個性化服務措施。

既然職業足球俱樂部首先具有企業屬性,就不能盲目燒錢,要考量投入産出比。我不知道原來那些投資足球的人,為什麼那麼敢燒錢,哪裡來的膽量?從俱樂部的企業屬性角度來說,一個企業如果不賺錢不能産生盈利,其旗下的員工該如何生存?是否增加了社會的就業壓力?作為一個企業,如果最終不能自負盈虧,就是對其員工、對社會的不道德。不計成本的投入,最後導緻經營不善倒閉,造成員工失業,既坑了國家和納稅人的錢,還傷害球迷的感情,最終也阻礙了中國足球的發展。

金元足球時代,有人說我們俱樂部花錢少、摳門。為什麼摳門?我沒用一分錢銀行貸款,花的都是自己的血汗錢,怎麼能不“摳門”?

古人說過:智者順勢而為,愚者逆理而動。明知是不理性的投入還要盲目跟風那是對所有人的不負責任。每一個員工後面都有家庭,你得保證他們可以在一個穩定的環境裡工作,這是起碼的社會責任,否則可以選擇不幹,其實也沒有人拿槍逼着你幹。是以現在看,那些人盲目投入,要麼動機不純,要麼就是對企業、對球迷沒有敬畏心。

一位中超俱樂部投資人的憤怒、失望與堅持

▲2023賽季結束後,範兵向球迷喊話。

懶熊體育:當初搞足球時,為什麼沒有用企業名稱為俱樂部命名?你的企業名稱是什麼?

範兵:我的企業叫寰亞。我想說,那些用企業名字給俱樂部冠名的人,連職業足球的基本要義都沒搞清楚。縱觀全世界,百年企業有多少?百年俱樂部有多少?從五大聯賽到日本聯賽,所有俱樂部都實作了名稱中性化。職業足球,一定是紮根城市,紮根社群的。我們的了解是職業俱樂部首先屬于城市和社群,其次屬于球迷,最後才屬于投資人。

中國那些解散的俱樂部,是中性名稱的問題嗎?但凡他們遵循俱樂部的企業屬性和行業規律,都不會倒閉。有些人目的不純,想借助砸錢在短時間内出成績,讓俱樂部變成自己和政府談判勾地,搞房産開發的籌碼。

我一直想不明白,花幾千萬歐元買一個球員,在當下的中國足球環境裡,他能創造什麼價值,能給俱樂部帶來比對的營收嗎?

尤文圖斯俱樂部當年同C羅簽約,首先是因為球員在俄羅斯世界杯有高光時刻,其次是當時的C羅本人就是自帶商業屬性的巨量IP。決定簽他時,就已算清可以在全球賣出多少件他的球衣,能夠獲得怎樣的收益。如果去中國、日本、南韓踢商業比賽,有了C羅,能賺到多少出場費和給俱樂部帶來的其他商業收益。

反觀我們所謂的大牌球員,憑什麼拿那麼高工資?是他們帶動了聯賽的版權價值,還是讓俱樂部的營收得到了保障?其實投資人根本搞不清楚。反而把球員的價值觀帶偏了,也把這一代年輕球員的家長帶進了誤區,無論是為俱樂部還是為國家出戰,完全喪失了集體榮譽感和使命感。

我們可以看到在巨大利益的包裹下,讓中國足球一直都處于畸形的狀态下。當然,這中間也有中國足協的懶政和腐敗導緻了俱樂部的營收不佳。

懶熊體育:你想過把足球變成開發其他項目的工具嗎?

範兵:搞職業足球這8年,來找我的人很多,包括在國内排名前5的地産公司。我會問他們,你們來找我的目的是什麼?搞房地産?弄塊地?我本身就可以拿錢拍地,為什麼要讓你來,繞那麼大一個彎?

在球隊裡,我不允許任何人關注賭球盤口。如果想掙這個錢,我把自己的錢全部放進銀行拿利息不比這個穩妥嗎?

賣兩套房彌補資金缺口

懶熊體育:俱樂部的隊徽和隊名最初是怎麼考慮的?

範兵:我們把所有征集來的意見做了集中優化處理。隊徽中足球的深藍色部分是南通地圖和俱樂部成立的年份。南通這座城市的特點是濱江臨海通運河,水系、浪花代表城市的區位優勢。長江邊上有狼山,狼上山有支雲塔。支雲塔建造于北宋年間,公元996年,是整個城市曆史最悠久的建築物。狼山雖然不高,海拔100多米。但在沒有高樓大廈的年代裡,是城市的最高點。以支雲塔為起點,到市區的鐘樓,是城市的中軸線,支雲塔是整個城市的風水門戶,它要出現在隊徽裡,也是球隊名稱。

我們用江水飛濺起的浪花,衍生出狼圖騰,首先是因為支雲塔矗立在狼山之巅,其次是想告訴大家足球是團隊運動,需要狼性精神。最初定稿時,狼頭朝右。後來一位搞國學的朋友建議狼頭朝左,因為左邊代表着陽,右邊代表着陰,我們要永遠向陽而生。

狼嘴裡最開始上下共5顆牙,但足球分主客場制,我們主場要3分,客場也要3分,是以後來把上下改成各3顆牙。

隊徽從遠處看像個平劇臉譜,代表着俱樂部以人為本的經營理念。一線隊以球員為本,後備隊伍以青少年為本,市場經營以球迷為本。

一位中超俱樂部投資人的憤怒、失望與堅持

▲南通支雲俱樂部隊徽。

懶熊體育:第一年以南通支雲的名義參加中乙聯賽,總共投入了多少錢?

範兵:當時處于金元足球時代,不算收購的錢,營運成本大約2000多萬。那個年代的主要營運成本是一線隊工資獎金,我們成績不理想(乙級聯賽排名第16位),一年下來沒赢幾場球,節約了很多成本。

懶熊體育:俱樂部2016年出現了股東撤資情況,當時發生了什麼?

範兵:當時政府決定不參與了,我自己搞俱樂部,肯定要找些朋友一起弄。蘇潤集團的老闆喜歡足球,經常和我一起踢球。我把他拉了進來,占俱樂部40%的股份,我占60%。蘇潤集團當時每個月為俱樂部投資近百萬。

蘇潤集團最初是國資的三産企業,後來越做越大,市場規模做到了幾十個億,投資俱樂部沒問題。但這個企業是非上市的公衆公司,公司每個人都是股東,公司财報要發到1000多人手上。董事長喜歡足球,不意味着公司所有人都支援投資足球。年中開股東大會時,投資足球這件事被否決了,隻能撤資。投資幾個月就撤資,很遺憾,但我能了解。

懶熊體育:2019年,球隊沖上了中甲聯賽,又有股東撤出,這次是什麼原因?

範兵:那是金元足球時代,我一個人投資壓力太大,政府促成了如臯本地企業“中如建工”進來一起搞足球。它是建築和房地産企業,後來因衆所周知的原因被恒大拖垮,确實投不動了,也沒辦法。

懶熊體育:你是如何彌補股東中途退出導緻的資金缺口?

範兵:賣房。第一次股東撤出時,俱樂部出現了五六百萬的資金缺口。我不能是以把主業停掉,挪用業主經營資金,否則明年就更沒着落了。2016年,我賣掉了自己在深圳和廣州的兩套房,賣了1000多萬;2019年,我又把上海的房子賣掉了,賣了2000多萬。

也算老天幫忙,兩次賣房都在房價的最高點。如果按照現在的房價和市場行情,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處置。

懶熊體育:通過賣自己的房子彌補俱樂部資金缺口?這對個人而言是個虧欠嗎?

範兵:什麼虧欠不虧欠的,男人嘛,總要找到平衡點。身邊那些去澳門的人,多少個億都沒了,你怎麼弄?

沖超球隊把“工作“做到我們主場

懶熊體育:賣房子是你最困難的時候嗎?

範兵:那時是對中國足球有點迷茫。俱樂部征戰中乙時沒收入,我能了解。畢竟球迷市場需要培育,票房收入可以忽略不計,另外中乙也沒有版權收入。我本以為到了中甲會有所改善,但并沒有。

我們在中甲不但沒有版權收入,還要一年花幾十萬向制作方購買版權,然後花數百萬元向江蘇台體育頻道購買占頻費,隻有這樣球迷才能在電視上看到我們的比賽直播。

除經營問題,球場上也有不好的情況。那些想要沖超的球隊,把工作做到我們主場來了,這是讓我最難受的。

懶熊體育:最困難時想過放棄嗎?

範兵:這種思想鬥争肯定是有的。還好,3年疫情把所有人的心态重新梳理了一遍,而且随着金元足球的退潮,所有俱樂部的投入都降低了。我們倒沒什麼變化,沖上中甲後,因為有了地方政府對我們的支援,沒出現生存問題。

懶熊體育:你之前接受采訪時說,中國足球存在從業者搞合同欺詐和一些見不得人的事,這在你的俱樂部發生過嗎?

範兵:發生過,很多。

懶熊體育:你是怎麼發現的?

範兵:他們用僞造的虛假合約、協定向我索取利益時,不就冒出來了嗎?比如我們俱樂部與祝一帆(前南通支雲俱樂部球員)的官司。2018年底,中國足協明确頒布過禁止簽陰陽合同的檔案,我們俱樂部之前的管理者李某與他私下串通簽了安家費(250萬)協定,這算不算陰陽合同?跑到中國足協仲裁他們說這和中國足球無關,這不是開玩笑嗎?我們已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請再審。

這樣的仲裁結果起了非常不好的示範效應,才會導緻我們後期又有行政人員沈某夥同俱樂部原職工崔某某以捏造的事實、盜用公章,僞造了年薪100萬的虛假勞動合同,意圖非法占有俱樂部的财産200餘萬,并利用司法資源意圖惡意侵占俱樂部利益的案例發生。

在俱樂部向司法部門舉報沈某等人的違法行為後,為混淆視聽,逃避打擊,其又四處抹黑污名化俱樂部,并多次以捏造的不實資訊向各級紀委惡意舉報、誣陷俱樂部負責人,嚴重擾亂俱樂部的正常經營。他們都會為自己的無恥行為承擔法律責任的。

懶熊體育:南通支雲俱樂部此前發聲明稱兩名球員被帶走調查了,這是什麼問題?和賭球有關嗎?

範兵:是被對方收買。我們2021年就向中國足協相關人員通報過了,案件終審時就會揭曉答案。

懶熊體育:你還發現過中國足球其他類似情況嗎?可以舉一兩個例子嗎?

範兵:直到今天,中國足球的轉會注冊系統還沒有實作無紙化辦公。在轉會視窗期,俱樂部公章會被帶到省足協辦手續,然後再去北京,到中國足協做球員的注冊轉會。在這個過程中,公章是“失控”的。有人會在公章脫離監管的時候做一些見不得人的事情。

另外,球員、管理層和教練、經紀人存在互相勾結虛擡工資等情況,有些俱樂部管理者甚至會私下裡搞個經紀公司來運作這些事。

懶熊體育:這些在中國足球很普遍嗎?

範兵:太普遍了。但凡監管不夠,就會層層加碼。在金元足球盛行時期,一些所謂大的集團,下面報預算時會說今年要奪冠,預算20億。今年要保級,預算10個億。我就不明白,以中國足球行業的投入産出比,有這個必要嗎?投這麼多錢,到底怎麼用?何時收回成本?我真搞不明白他們把錢花到哪裡去了。有這個錢,多建幾個專業球場增加球迷的觀賽體驗感,給孩子們多搞些訓練基地,多投入點在青訓不好嗎?

再舉個例子,俱樂部每年都會安排冬訓。以目前中國俱樂部的水準和營收現狀,冬訓需要去歐洲嗎?需要去迪拜嗎?球隊冬訓的目的是球員休假回來,重新儲備體能,然後找些高品質的熱身對手,教練員通過訓練和熱身賽考察球員,磨合陣容,為新賽季準備。我們所在這個區域,有這麼多高水準的隊伍,還需要去國外拉練?去歐洲、中東拉練,被人家打得稀裡糊塗,有什麼意思?根本達不到拉練的價值還增加預算。究竟是想出去玩,還是有什麼其他想法?

我們俱樂部有一次在昆明冬訓,我去探班時發現場上踢熱身賽的球員,有一半是陌生的,全是經紀公司送來試訓的。俱樂部花那麼多錢冬訓,應該是讓我的主力球員去鍛煉,最後成了利益交換的平台,這不是開玩笑嗎?後來,我們俱樂部冬訓連昆明都不允許去,并且會在賽季結束時按照俱樂部計劃确定引援目标,不會沒有目的的引援。

懶熊體育:為什麼這種情況在中國足球屢禁不止?

範兵:中國足球現在最缺的是一個良好的生态環境和和一群有使命感的從業人員。很多俱樂部管理者對職業足球的認知、對足球體系的底層邏輯認知是缺失的。以為踢過幾年球,轉個崗,就能成為管理者,那是扯淡。

職業足球對管理者的知識儲備和品行操守有着較強的要求,不僅對足球要熱愛還要有企業管理經驗,涵蓋的面挺廣,但是最重要的是職業操守和對行業的敬畏心及為振興中國足球的使命感。

中超第一年的預算1.1億元

懶熊體育:你的俱樂部在中甲、中乙聯賽時的收入情況如何?

範兵:不多,一年小幾百萬。都是些生意圈的朋友,給個球衣胸前背後、廣告的贊助費。

懶熊體育:和投入相比,收入是不是太少了?

範兵:那是整個行業的生存環境問題。首先是我們的職業聯賽管理部門對足球産業沒有準确的認知,沒有站在聯賽可持續發展和促進俱樂部良性營運的角度做好頂層設計,導緻中國職業聯賽的商業模式和盈利模式失位和估值受損,也影響了地方政府對足球産業的了解不夠。其次是我們多數俱樂部投資人和管理者對企業沒有敬畏心,沒厘清自己的市場主體在哪裡,或者是壓根也沒想過要按照職業俱樂部的發展規律去做市場營運。也許花的不是自己的錢吧。

其實職業足球的消費者無非就是四個層面:第一層消費者是球迷,球迷可以觀看比賽或者購買相關特許商品;第二層消費者是媒體,通過支付轉播費而取得轉播權;第三層消費者是企業,企業通過支付贊助費或者廣告費取得在特定區域或時間進行企業宣傳的特權;第四層消費者是地方政府,地方政府通過給予職業體育一定的扶持政策或資金獎勵,謀求通過職業體育振興地方經濟和文化等社會效益。說實話,我還是挺感謝支雲的球迷和我們地方政府的,這些年來給了我們很大的支援。

在歐洲,一座體育場租給俱樂部很多年,很多都是象征性收取一些租金,甚至0租金來支援俱樂部發展,而我們這裡沒這個概念。

懶熊體育:你現在的主場,一年場租多少錢?

範兵:算上主場、訓練基地、球員駐地、辦公室、安保、醫療保障等費用,一年将近500萬元。

一位中超俱樂部投資人的憤怒、失望與堅持

▲南通支雲隊和身後的球迷。

懶熊體育:南通支雲俱樂部周邊産品收入情況如何?

範兵:升入中超後肯定比以往好多了,一兩百萬的收入沒問題。不過我們很克制,在俱樂部的競技成績還沒穩定以及商業服務體系沒有完全建構好的情況下,不能盲目去擴張。如果一個球迷到現場看球,連球衣和圍巾這些剛需都沒有備齊,我們再去擴充其他周邊産品,那就是神經病,最後全部變成庫存堆積起來。

懶熊體育:作為中超聯賽的升班馬,你今年的預算是多少?

範兵:年初的預算1.1億元。

懶熊體育:收入多少?

範兵:今年我們預計會有近1000萬的票房,還有廣告收入和政府購買服務的收入,以及中超公司的年底分紅。全部加在一起,大概有6000萬收入。

懶熊體育:這也就意味着自己的公司一年要純投入5000多萬元?

範兵:是,但我們今年有了征戰中超聯賽的财務模型,對于未來的經營會更有底氣。在低級别聯賽時,我們主場的比賽日收入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但是我相信,留在中超平台,且有穩定的競技成績,我們的收入會有大幅提升,球迷需要和球隊一起成長,也終将和俱樂部形成命運共同體。俱樂部隻有給球迷持續提供高品質的競演産品,球迷才會願意購買消費,為俱樂部帶來營收。

為了讓更多球迷到現場看球,我們年初對主場進行了擴容,增加了近一萬個座位。平均下來,每個主場的上座率在一兩萬左右。比賽日收入是我們目前唯一可以把控的,也是看得見摸得着的,當然提升競技成績也至關重要。如果我有當年那些砸錢俱樂部的預算,肯定要先建專業球場,而不是買物超所值的外援,哪有俱樂部不考慮造血功能的?你有了好的球場,為球迷提供好的看球體驗,才能有更好的票房,才能讓俱樂部進入一個良性的發展軌道。

江蘇蘇甯俱樂部當年買特謝拉,據說光轉會費就花費了5000萬,那可是歐元。有這5000萬歐元,我可以建一個很漂亮的專業球場。江蘇這麼大的省,沒有自己的專業球場,這不是笑話嗎?恒大砸了那麼多錢,為什麼不早在廣州建個專業球場?那麼多所謂的豪門,當年為什麼沒有想過給自己的球迷建一個專業球場?這是我一直沒有想通的。如果不是申辦亞洲杯,估計今天的中國球迷還是難得一見專業球場,專業球場本賽季呈現出的火爆球市足以證明中國球迷對它的渴望。

我敢說,再給我10年,或者是政府能夠有強力的支援,我們肯定會擁有自己的專業球場,并且能通過比賽日收入把我的球隊養活下去。

搞8年職業足球投入6個多億

懶熊體育:你是否算過自己從收購俱樂部到升上中超,總共投了多少錢?

範兵:6個多億,這中間還包括這兩年地方政府給予我們的扶持資金。當然,我們這點投入還不及現在有些中超俱樂部一年的投入,但是我會堅持我的營運理念。

懶熊體育:這在中超聯賽的金元時代不算多。

範兵:如果不是金元足球的沖擊,應該比這更少,這才符合中國職業足球目前的大環境。我認為沒有完全市場化的職業足球是沒有能力支撐高投入的,盲目投入隻能惡化中國足球的發展環境。時至今日,聽說有些俱樂部一年給3至5億預算,還說不夠,我隻能羨慕,不會嫉妒,但我不看好他們的未來。

懶熊體育:南通支雲俱樂部在球員工資、獎金方面一直很理性,這麼做的原因是什麼?

範兵:因為支雲的目标是百年俱樂部。尊重行業規律,有序發展,是我們始終秉持的理念。球員最開始不能了解,但自從諸多俱樂部出現問題後,大家慢慢了解了。在我的俱樂部,至少可以保證所有員工每個月能準時準點拿到工資和該發的獎金。你到其他俱樂部拿了個大合同,最後拿不到錢,有什麼用?

在這個世界上,最難管理的就是人。每個人都會犯錯,當你對犯錯的人施加管理時,人家會說:把工資發了再說。你怎麼辦?球員也有家庭也要生活,但是一家俱樂部不僅僅隻是球員、教練的工作平台。作為投資人,我堅持理性經營不僅是保護球員的工作平台,還要保護衆多其他非足球專業的人,比如行政、後勤、醫療、商務、傳媒等從業人員,他們每一個人的背後都有家庭,給他們一個安全穩定的工作平台是我的責任。

吹牛畫大餅誰不會?但我思考更多的是俱樂部可持續健康營運,是以,對我們這樣的俱樂部而言,活着是最重要的。我們是在做事業,不是忽悠人。忽悠半天,就是在忽悠自己。如果真是為了忽悠,我幹脆不搞了。

我老婆經常調侃我:是誰多事種芭蕉?風也蕭蕭,雨也蕭蕭。是君閑的太無聊,種了芭蕉,又怨芭蕉!自己拿錢出來惹一大堆麻煩,然後再拿錢出來解決這些麻煩,你累不累?怎麼辦?我總不能撂挑子,隻能繼續往下扛。

一位中超俱樂部投資人的憤怒、失望與堅持

▲賽季結束後,球員和球迷合影。

懶熊體育:你的俱樂部一年工資預算多少?

範兵:這個就不細聊了,太敏感,會觸及到很多俱樂部的神經。我隻能說我們的預算首先是考慮到我們能力所及,其次是要對市場做準确預判,投入産出比要做嚴格測算。如果沒有很好的财務收入模型做支撐,都是不負責任的盲目投入,就會導緻俱樂部欠薪、解散、員工失業等本可以避免的情況發生,這對球迷、投資人、地方政府以及中國足球的發展環境都會帶來嚴重傷害。

這幾年,我們也通過摸索,逐漸制定了符合城市精神以及球迷所期待的比賽風格,有了這種DNA做标準,俱樂部不至于在轉會市場上漫無目的地找人,不會在意球員的名氣。

中國這麼大的國家,中國國家隊的DNA是什麼?我感覺沒有,國家隊教練原來用的是裡皮,他的血液裡流淌着意大利足球哲學。國奧隊弄個希丁克當教練,他的血液裡流淌着荷蘭足球哲學。然後青年隊、國少隊一會兒國内教練、一會兒歐洲教練,在這樣的體系下,各級國字号的球員能啟承轉合嗎?這樣的國字号隊伍能好得了嗎?

懶熊體育:俱樂部目前的薪資水準是一家俱樂部良性健康發展的前提嗎?

範兵:我們首先是尊重市場規律,參考市場公允價值以質論價,再輔助一些資料和球探系統尋找到比對的球員。熬過今年後,明年會适當增加投入。

一家俱樂部要有屬于自己的DNA,我們希望球員在比賽中必須展現出狼性精神,用自己在球場内外的表現來提升俱樂部和自身的IP價值,市場消費主體會給予他們最真實的認可。這樣俱樂部能夠更好的開源節流,提高收入子產品,球員們才能相應的增加收入。

如果所有從業者沒有這樣的正确認知,中國足球好不了,盲從跟風隻會讓自己死得更快。最近和一個有意向明年引入的新援聊天,得知近4年,他連續效力的3家俱樂部都嚴重欠薪,甚至導緻未婚妻不願和他結婚,這簡直就是中國足球的悲哀,也是行業管理部門的罪過。

在朋友圈把足協的人屏蔽掉

懶熊體育:你曾因在朋友圈向中國足協、聯賽開炮而遭到處罰,當時是什麼情況?

範兵:肯定是足協的人發現我朋友圈的内容,然後惡意擴散。後來我在朋友圈裡把足協的人都屏蔽掉了。他們不找自己的問題,總找外因。

我所經曆的足協的會議,幾乎沒有一個人敢提問題,每次都是“好的”、“收到”,然後結束了。

足協動不動就發個通知,通知大家去哪個酒店開會,但有些會開得沒有意義,可以說是毫無價值。三年的疫情告訴我們,很多會議其實是可以通過線上解決的,既不浪費時間也節約成本。不能為了開會而開會。進入中國足壇8年來,幾乎沒有參加過真正意義上的研讨會,我們的政策制定都是拍着腦袋就定下來了,幾乎從不與投資人、管理人商量。

日本足球的快速崛起,除了是頂層設計比較科學,更重要的是他們每年都會有各種大型的研讨會複盤自己的不足,甚至邀請足球發達國家的專家來為自己出謀劃策。而我們的“足改方案”頒布至今,沒見足協邀請大家一起坐下來複複盤,看看我們的問題究竟出在哪裡,如何調整優化我們現行的政策。“足改方案50條”是沒有問題的,但是執行的時候偏差了,我甚至懷疑相關部門人員自己都沒好好研究過。

懶熊體育:你是中國足球最敢說“不”字的人嗎?

範兵:我為什麼要向中國足協提出異議?主要原因是進入中國足球8年來親身經曆了太多亂象,有的甚至是匪夷所思。

我用自己辛辛苦苦掙的錢在探索中國足球改革,要對得起南通這個足球改革試點城市的稱号,不能随波逐流,否則連自己都對不起。要想改變一些東西,就要有人站出來說“不”。都盲從,會變好嗎?

中國足球需要一場徹徹底底的革命,需要有吹哨人,更需要所有中國足球的從業者共同努力,為之付出,這樣中國足球才能有更好的未來。令人欣慰的是,最近我似乎已經看到一些想努力改變行業未來的同行者出現了。

懶熊體育:你覺得中超是一個公平的聯賽嗎?

範兵:(抽了一口煙,沉思了一下)你覺得公平嗎?如果沒有公平的機制,怎麼能公平?要打破這個機制,就要從足球發展規律、職業足球的發展規律、足球人才的培育規律這些底層邏輯認知清楚。

在沒有成熟的商業收入模型的前提下,我們目前的職業俱樂部投資主體,要麼是國企的大手筆投入,要麼是拿着銀行貸款肆意揮霍,虛擡球員身價,特别是外援的身價。替補席上随随便便做一個人可能都是百萬以上薪資,你讓民營企業投資主體怎麼去競争?

舉個例子。中國的裁判委派方式肯定不公平或者說不合理,當然這也許是過往職業化改革不徹底所造成的。裁判沒有職業化,而是都有自己的本職工作,且隸屬于各地方協會。我不是說誰會受賄,吹黑哨,但互相打個招呼吹軟哨,偏哨,怎麼辦?因為處罰了他們大不了回原機關繼續上班,不會有很高的犯錯成本。可是對中國足球的傷害誰買單?

今年初聽到更可笑的是,我們這麼大個國家,現在能吹罰職業聯賽的裁判員竟然隻有三百多人。德國一個和江蘇省人口體量相當的國家去年在冊的裁判員就已達五萬多人,難道我們還不需要反思我們行業人口的培養方式嗎?

一位中超俱樂部投資人的憤怒、失望與堅持

▲站在訓練場邊的範兵。

懶熊體育:聯賽要改變,你認為首先要改的是什麼?

範兵:必須盡快成立中國職業足球聯盟,将過往的模式推倒重來,讓專業的人幹專業的事情。

為什麼過去這20年時間,換了那麼多足協上司,最後都出事了。而這期間業務層的從業人員疊代了多少?我認為中國足協很多業務部門的從業人員稱不上優秀人才,有的甚至根本就是外行,反而真正懂足球規律、認真研究中國足球發展的人在足協無法立足,這不是見鬼嗎?

把聯賽交給職業聯盟才是正道,這也是“足改方案”裡明确的,但是我相信中國足協裡多數人是對職業聯盟的作用及概念缺乏了解的。

懶熊體育:你認為職業聯盟應該是什麼樣的?

範兵:我認為職業聯盟應該是職業足球俱樂部聯賽市場的合作共同體,是俱樂部之間自發成立的用以限制各俱樂部行為,并進行合作生産的利益共同體。職業聯盟董事才會應該是其最高的權力機構,董事會應該由确定的各級别俱樂部的投資人或其代表構成。

中國職業足球聯盟的所有重大問題都要通過理事會來決定,其主要職責和任務涉及聯盟發展的各個方面,主要包括:(1)為聯盟制定戰略規劃;(2)确定聯盟的中心問題;(3)監督和審議财政預算;(4);任免和評估聯盟總裁的工作;(5)代表聯盟處理有關重要問題和事件;(6)受理和審議訴訟;(7)召開代表大會;(8)授權立法表決和投票;(9)确定職業隊的數量及其合理分布;(10)決定運動員的合理配置設定和流動;(11)确定比賽規則,決定比賽日程;(12)與媒體談判,出售賽事轉播權及确定收入分享比例;(13)處理與商業活動有關的事務。

高手在民間,中國這麼多地方協會,完全可以從全國招募足球管理人才,甚至向全世界招募。你們幹不了,不代表别人幹不了。我相信,如果聯盟成立了,當投資人能有話語權的時候,肯定會毫不猶豫的廣納賢才,吸收足球專業、體育管理、經濟、法律、國際專業交流等領域優秀人才充實聯盟工作隊伍。

包括在聯賽的商務營運層面,現在中國的聯賽處在一個培育期,完全可以充分發揮國家的制度優勢,将舉國體制與市場機制相結合,讓央企、國企多為職業聯賽投入,而不是一味的去單一投資俱樂部,一旦整合資源,形成合力的話中國職業足球聯賽的估值将會重新定義,這不僅會吸引更多的真正意義上的投資人蜂擁而至,也會促使聯賽的發展更健康。

聯盟有收益,俱樂部有收益,不僅拉動經濟,更能大幅增加足球從業者的就業崗位。而俱樂部更願意主動投入青訓發展,國家的後備人才就會更有保障。所有的一切都将重回正确的軌道,中國足球的騰飛也将指日可待。最後我想說,足球彩票也應該盡早推出,這也會為中國足球的加快發展助力。

如果天一直黑,會考慮退出

懶熊體育:你曾在聯賽工作群裡發過“退出”的話,這是氣話還是真實想法?

範兵:如果天一直是黑的,還留下來幹嘛呢?在給他們做陪襯嗎?江蘇省的人口和德國差不多,南通這座城市也能比對歐洲不小的國家。如果我們改變不了中國足球,就回來改變江蘇足球,如果改變不了江蘇足球,我就回來改變南通足球。我們如果真的退出,可以回來搞自己的聯賽。

懶熊體育:和第一年征戰中超相比,俱樂部明年的具體預算是多少?

範兵:今年我們雖然艱難的保級成功,但是太折磨人了,球迷也跟着受罪,是以會在外援的引進上增加預算,以確定競技成績能夠讓球迷滿意。大概會增加兩千萬的預算。加上主場還有一些軟硬體的改造投入,力争将預算控制在1.5億内。

懶熊體育:俱樂部明年還有哪些具體規劃?

範兵:我很羨慕成都鳳凰山的場館,每場比賽上座率四五萬人,是我們的三倍體量。如果理性經營,這個票房收入将會極大的改善俱樂部的生存壓力。我們未來會有對場館進一步的改造計劃,不管是建立還是改造,明年至少要完成設計方案。

現在還有最大的問題就是沒有預備隊比賽,很多替補球員包括預備隊球員都沒有高品質的比賽踢,對球員和俱樂部都是損失。我們每年花幾百萬養梯隊,沒穩定的高品質比賽打。小孩長期沒有高品質比賽,激情會被消磨掉。這不是培養人,是害人。沒比賽,我們的教練員就沒法證明自己的執教水準,俱樂部也沒辦法去考核他。

接下來我們會與南通大學共建足球學院,目的就是解決青訓球員、教練員的出路問題。足球學院今年已立項,那些進不了一隊的球員可以去足球學院進行教練員、裁判員、技術分析、賽事管理等相關門類的再教育,畢業能拿到學位證書,不僅能解決就業還能最終反哺到中國足球。我們會從歐洲請些學院派的講師過來,對他們進行教育訓練。隻有把年輕球員的出路問題解決,才能更系統地建設梯隊,家長才願意讓孩子選擇足球,否則就是糊弄孩子家長。

一位中超俱樂部投資人的憤怒、失望與堅持

▲南通支雲隊賽前踩場訓練。

懶熊體育:要建多大規模的體育場?

範兵:能容納四五萬人的規模。當然,前提是中國職業足球環境能夠得到徹底改善。我們可以算一筆賬:如果足球環境變得更健康,主場平均上座率三萬人,平均150元一張球票,一場比賽的門票收入就是450萬。

中國球員的比賽相較于足球發達國家的球員實在是太少了,是以我們的球員在國際大賽上的表現才會不盡如人意。中超聯賽未來一定要擴軍到20至24支球隊才能供給球員适量的比賽,這樣我們每個賽季加上杯賽至少有二三十個主場,就會有超1億以上的收入。這個收入和球場廣告收入應該是對應的,這樣一年收入大概有一兩個億。如果這樣,球隊還會出現營運危機嗎?

當然,除去比賽日收益外,場館的非比賽日收益也是要考慮的,可以植入球迷酒店、康複醫院、博物館等業态。如果按照這個收入模型來考慮收益和産出比例問題,就可以概算出場館造價預算。我們不能隻希望建一個高大上的場館,不考慮收回成本,那是不現實的。

懶熊體育:如果建一個容納四五萬人的球場,南通能有這樣的上座率嗎?

範兵:應該可以。這就要看俱樂部在球迷社群建設上做得怎樣了。南通有800萬人口,這數字在歐洲是個很大的國家,還承載不了一支球隊嗎?

懶熊體育:你對自己這個規劃是樂觀的?

範兵:太樂觀了。中國足球再壞,不可能壞到無可救藥,天總會亮的。

懶熊體育:一個對中國足球失望透頂的投資人,居然還充滿希望,這很沖突。

範兵:那是因為我對我們這個國家充滿希望。我非常認同一個觀點:如果從“經濟”和“文化體育”的關系來看,按照規律來說,經濟增速放緩時期,也正是文體複興時期。而文體複興恰恰是經濟的醞釀築底時期,進而引導經濟的下一次飛躍。

中國傳統的物質文明進展步伐已經開始放慢,因為工業化已經将社會各項硬性設施布局完善,物質的野蠻增長期已經過去,而網際網路又已經把所有的連結搭建完畢,柔性内容開始兇猛增長,是以文體産業的紅利期正在到來。

在國家實行内循環的大戰略下,文體産業就是個巨大的待深度開發的内需市場,其中體育産業将是一個增長點,它不僅能拉動投資、促進就業還能催生諸多相關行業快速發展。而足球又是體育産業裡占比達40%以上的單項運動,中國K12的在校生總量為1.83億,在校大學生2695.8萬人,而美國的總人口不過3億多。但美國的體育産業卻占它的GDP總量将近4%,大陸的體育産業占GDP的總量1%還不到。

按照中國未來中國體育人口和2022年全年GDP120萬億來換算,至少是近5萬億的市場空間。我認為我們遇到了一個最好的時代,因為彈簧被壓的越深,起跳的就會越高,即使現在經濟處于低谷,與其徘徊不前,不如好好給自己定個位,然後在這個最好的時代裡做一個最好的自己,尤其現在就是重建中國足球産業生态的時候。

當然,我還是建議中國足球的行政管理部門,不要再去标新立異,好好貫徹執行《中國足球改革發展總體方案》就行。其實“方案”對各級政府、體育主管部門、教育部門等各個闆塊應該做什麼都描述得很清楚了,隻是要看他們有沒有認真學習了解,或者是想不想貫徹執行而已。

再苦再難首先要保證活着

懶熊體育:有人說年輕人不喜歡足球了。

範兵:那是本身就不喜歡足球的人說的。當然我們也要反思,我們的政府官員為孩子們建了多少可以參與足球的場地?我們有多少教練員願意沉入社群、學校?是以,支雲要改變思路,走進社群,走進校園,讓孩子接觸足球。一旦孩子喜歡,來球場看球,爸爸媽媽或者爺爺奶奶就會陪着來看,這是“1+N”的效果。兩場球看下來就愛上了足球,我們這裡有很多類似的例子。

懶熊體育:南通支雲俱樂部的未來目标是什麼?

範兵:打造百年俱樂部是我們堅定不移的目标。是以,再苦再難首先是要保證活着,然後再朝着“建立一支強大的、有魅力的球隊,一支南通甚至江蘇人民引以為豪的球隊,一支有責任的球隊去努力。我們要讓足球成為市民的信仰,周末觀賽成為市民新的生活方式,支雲俱樂部成為城市重要的文化符号。

當然,對于支雲俱樂部來說,想要成為百年俱樂部,盈利和成績都是重要的,并且它們之間存在互相影響。

首先是盈利的重要性。一個職業俱樂部必須要盈利才能持續發展,這是俱樂部營運的基礎和保證。盈利才有可用于俱樂部設施、員工薪資、隊伍管理、球員薪資、賽事支出、營銷費用等等的開支,如果不能有效盈利,這些方面的投入難以為繼,進而影響俱樂部長期發展和競技成績。任何一個地方政府不會無止境的去扶持培育一個不求上進的巨嬰企業。

是以,未來我們會始終秉持提高盈利能力和提升競技成績并舉同行。在經營上要堅持穩健和可持續的原則。一方面實作資本的回報和促進經濟生産,提高球隊營運的市場競争力,不斷為建構一個良好的行業生态環境做出努力;另一方面要加強人才培養、團隊建設、賽事策劃和營銷等方面的實踐探索,增強俱樂部的競争力,推進俱樂部成績的提升。

我始終很慶幸南通支雲擁有最好的球迷,他們對職業足球的規律有着理性而清醒的認知,也一直都在給俱樂部出謀劃策,鼓勵并堅定的支援俱樂部的戰略,後面靜待環境改變,如果環境能朝着我們期待的方向改變,可能會做一系列的股改,讓球迷當家作主。時機成熟後,會推動俱樂部證券化,變成真正意義上的球迷可以持股的公衆公司。

一位中超俱樂部投資人的憤怒、失望與堅持

▲範兵注視着主場球迷。

懶熊體育:俱樂部現在是單一股權結構?

範兵:對。

懶熊體育:你的其他生意怎麼樣?以你現在的财力,能支撐俱樂部的生存發展嗎?

範兵:應該還可以,當然這也得益于整個行業都在趨于理性的背景下。目前雖然有點累但問題不大,畢竟地方政府還是比較支援我們的。況且,上帝是公平的,我投資的其他幾個項目目前還可以,每年有些不錯的分紅。

這些年也有投資人想進來,但我更關注的是雙方的價值觀是否一緻,他們是否真心願意為這座城市和球迷守護住這個精神家園,畢竟現在的中國足球産業還處于一個培育期,需要時間和耐心,更重要的是情懷和使命感。

有些意向投資人雖然不差錢,但你和他溝通後,發現他們連職業足球是怎麼回事都不知道,讓他進來幹嘛?引入股東的目的是為俱樂部助力賦能,而不是消耗。如果進來後就想着弄塊地搞地産開發,那沒意思。

等中國足球環境徹底改善後,或者能遇到真心願意和我們一起為中國足球産業拓荒的投資人,我們會考慮引進戰略投資人,但我更樂意見到的是等到中國足球能盈利了,讓我們的球迷能參與進來,分享這些紅利。

(文中圖檔全部由南通支雲俱樂部提供。)

聲明:本文由懶熊體育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