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點

每年倒掉1200萬噸,賤賣都沒人要:被進口碾壓的國産水果,何時能奪回尊嚴?

每年倒掉1200萬噸,賤賣都沒人要:被進口碾壓的國産水果,何時能奪回尊嚴?

每年倒掉1200萬噸,賤賣都沒人要:被進口碾壓的國産水果,何時能奪回尊嚴?

作者|朱末 報道|快刀财經

又到瓜果飄香的豐收季節,空氣裡滿是醉人的甜蜜。

比起消費者們樂見其成的“水果自由”,果農們卻是如履薄冰。這是因為行業内多年未破的怪圈——國産水果每到上市季就滞銷,最終隻能賤賣甚至倒掉。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進口水果截然不同的待遇,即便價格一路走高,仍然大受歡迎。以今年年初的廣西砂糖桔為例,行情低迷到直接跌破1元/斤,成了名副其實的“傷心果”,而進口柑橘卻是搶手的“香饽饽”,每斤價格普遍在10元以上。

每年倒掉1200萬噸,賤賣都沒人要:被進口碾壓的國産水果,何時能奪回尊嚴?

據國家統計局統計,2021年,大陸果品産量達29970.2萬噸,産值近兩萬億,是世界上最大的水果生産國。

但這串看似光鮮的資料背後,卻存在一個冷酷的事實:國産水果的年損耗多達1200萬噸,造成經濟損失達4000億人民币,豐産不豐收,有量無市。

更尴尬的是,國産水果常被看作是進口水果的“平替”。不為大衆所熟知的真相是,大陸市場上的不少優質品種均來自國外,近10餘年來,大陸從美國、加拿大、日本、法國、意大利等國引入近20餘個大櫻桃品種;巨峰、夏黑、金手指等熱門葡萄品種,也來自日本。

每年倒掉1200萬噸,賤賣都沒人要:被進口碾壓的國産水果,何時能奪回尊嚴?

“拿來主義”的後果就是,大陸水果品種高度依賴外國,缺乏優質本地品種,産業發展緩慢,産品采摘、分選、包裝嚴重落後,低檔與同質化成為國内水果難以擺脫的“标簽”。

中國不缺水果,缺的是好水果。雖然從目前來看,大陸的水果品牌建設取得了一定進展,但知名名牌依然鳳毛麟角。

明明擁有得天獨厚的自然地理條件,卻生生将一手好牌打爛,本應大放異彩的國産水果,為什麼走到了今日困境?

牆内開花牆外香

國産水果的隐痛

2021年10月,由一株果蔬藤條引發的“天價官司”塵埃落定。

中國商人高某被紐西蘭高等法院判處賠償全球奇異果生産巨頭佳沛(Zespri)1225萬紐元(紐西蘭貨币,約5558萬元人民币),這還是已經大打折扣的數額,引發國内網友熱議。

事情的導火索在于,高某将佳沛公司實驗研究出的“陽光金果”和“魅力金果”的果樹芽木偷運出去,在未經允許的情況下,被大陸果農大規模種植。

每年倒掉1200萬噸,賤賣都沒人要:被進口碾壓的國産水果,何時能奪回尊嚴?

事情發酵後,輿論呈現兩極分化:有人認為高某确實侵犯了對方的正當權益;也有人不服氣,認為種我們自己的水果,憑什麼被外國索賠?

衆所周知,猕猴桃原本産自中國,世界上54個猕猴桃品種,中國就有52種及38個亞種,但最後卻是在紐西蘭被發揚光大,進而打造成世界最知名的猕猴桃品牌“佳沛”,每年生産近8000萬箱,銷售遍及世界70多個國家和地區。

每年倒掉1200萬噸,賤賣都沒人要:被進口碾壓的國産水果,何時能奪回尊嚴?

氣人的是,中國猕猴桃的雖産量是紐西蘭的5倍,但紐西蘭卻把20%的奇異果賣給了中國,并且供不應求。如今,中國已成為紐西蘭奇異果第一大出口目的地。

價格上的落差則更為明顯。一邊是一個售價高達12-30元的奇異果,一邊是4-8元每斤的土生猕猴桃,背後的經濟效益,差距不是一點半點。

最為可惜的,是武漢植物園曾自主選育出珍貴的“金桃”猕猴桃,因為沒有國内企業願意以合理價錢接手,科研成果得不到相應尊重和回報,隻能無奈地将國内市場專利使用權割愛給意大利公司,對方承諾不僅會擴大猕猴桃的種植面積,也會繼續支付專利使用費。

這就造成了一種極為荒誕的場景:中國培育的猕猴桃品種,若想要跻身國内市場,還必須得通過國外引進的方式,不免諷刺。

除了這樁驚人的猕猴桃案,2020年,美國加州的International Fruit Genetics曾起訴中國,認為中國盜種了他們育種研發的甜蜜藍寶石葡萄。

2021年4月,日本政府通過《新種苗木法》,對1900多種農作物新品種進行了“封鎖”,再也不允許這些新品種的種苗被帶出日本,特别是嚴防死守流向中國。

每年倒掉1200萬噸,賤賣都沒人要:被進口碾壓的國産水果,何時能奪回尊嚴?

國産水果飽受诟病的“拿來主義”背後,其實是基于當初的國情所決定的。在尚且吃不飽飯的年代,專家們選擇将科研集中在糧食育種上,直到改革開放後,大陸果蔬育種才開始起步,且在1996-2007年間,由于科研體制的變化,還出現了育種停頓的問題。

果樹育種又是一個周期漫長的過程,通常培育一個果樹新品種的時間為24年左右。育種者、經費支援、工作機制等因素的影響,導緻大陸自主選育的突破性品種不多。

再加上國内選育出的品種,種植者需要承擔“品種研發成本”,國人自然更願意種植那些已經成熟的引入品種,可以很大程度地省去市場教育的費用和時間,看似高效,實則短視。

以國産蘋果為例,2016年的産量為4388萬噸,其中超過70%的蘋果是紅富士品種。有人曾把全國不同産區的蘋果放在一起進行盲測,結果無論是消費者還是專業人士,都不能準确說出各個蘋果的出處。

每年倒掉1200萬噸,賤賣都沒人要:被進口碾壓的國産水果,何時能奪回尊嚴?

這種情況下,大量同質化産品同一時間上市,賣不上價是必然結果。而一旦出現像紐西蘭愛妃蘋果這樣差異化的産品時,就會輕易勝出。

愈演愈烈的惡性循環下,國産水果如何能不滑向深淵。

每年倒掉1200萬噸,賤賣都沒人要:被進口碾壓的國産水果,何時能奪回尊嚴?

亂象重重人心盡失

國産水果頑疾難消

2021年3月,澎湃新聞接到相關爆料,稱在享有“沃柑之鄉”美譽的廣西南甯武鳴區,果商為了保證品相,擅自調高抑菌農藥的稀釋濃度,安全隐患被長期忽視。

在記者暗訪調查中發現,當地沃柑經采摘後會被送到洗果廠,進行清洗、打蠟并浸泡抑菌農藥保鮮。而在浸泡過程中,會混合使用多種抑菌農藥,浸泡後的沃柑并未按照存儲安全間隔期,而是直接送往市場銷售。

每年倒掉1200萬噸,賤賣都沒人要:被進口碾壓的國産水果,何時能奪回尊嚴?

如果擔心濃度不夠導緻沃柑腐爛,果商還可自行購買農藥繼續添加,如此沃柑可以儲存兩個月左右,待到價格上漲時再行出手。

這種未經存儲降解的果面會有農藥殘留,食用會對人體造成傷害。深知内幕的果農從來不吃,卻對“潛規則”視若無睹,隻因這樣才能賺到更多“辛苦錢”。

每年倒掉1200萬噸,賤賣都沒人要:被進口碾壓的國産水果,何時能奪回尊嚴?

事實上,“農藥沃柑”不過是國産水果亂象的一個縮影,頑疾還遠不止于此。由于國産水果缺乏規劃,果農們習慣跟風種植,一窩蜂的後果是,品質越種越差,價格越賣越低,口碑和人心盡失。

葡萄品種“陽光玫瑰”,就是前車之鑒。早在10年剛引進的時候,大陸陽光玫瑰種植面積隻有幾百畝,而到現在,種植面積已達到了八十萬畝。

作為日本引以為傲的稀有品種,陽光玫瑰第一次在國内上市時,就因價格高達200-300元/串,喜提“葡萄中的愛馬仕”之稱。利益驅動下,陽光玫瑰迅速在中國各地推廣種植,不管環境适不适合,也不管技術能不能支撐,先占坑再說,急功近利風氣盛行。

于是,農民種、老闆種,甚至房地産大佬也來跨界種植。瘋狂擴張的同時,參差不齊的品質,讓“陽光玫瑰”一步步失去市場,價格大跳水。

▲國内14個基地的陽光葡萄,外觀各異

根據北京新發地農産品市場價格公示資料顯示,2020年、2021年、2022年新發地的陽光玫瑰批發價分别為26.7元、22.3元、25元,和巅峰時不可同日而語。

每年倒掉1200萬噸,賤賣都沒人要:被進口碾壓的國産水果,何時能奪回尊嚴?

種什麼因,得什麼果。為了得到果粒更大、産量更高的陽光玫瑰,不少種植者盲目選擇犧牲風味,以換取好價錢。就拿肥料這項來說,在日本原産地,“陽光玫瑰”多采用的是植物源的有機物,比如木屑、核桃殼等。

但在國内,大多數情況下用的是動物源性的有機肥,比如動物糞便,甚至有果農為了節省成本,利用有機肥,比如磷肥、鉀肥、鈣肥。要知道,長期使用化肥農藥,會打破果樹自有的生态平衡和免疫力,一旦停止就會出現大量減産乃至絕收,于是化肥使用年複一年,土地越來越貧瘠,收獲的果子越來越不好吃。

每年倒掉1200萬噸,賤賣都沒人要:被進口碾壓的國産水果,何時能奪回尊嚴?

是以,陽光玫瑰的果粒的确是催大了,但品質卻大打折扣,空心現象明顯。陽光玫瑰的早摘現象同樣普遍,為了搶占“嘗鮮”的先機,果農會在果實尚未完全成熟之前采摘,以至于糖酸比出現巨大差距。

是以,越來越多的消費者終于吃上了這個昔日的水果貴族,卻發現不僅沒有想象中的驚豔,還有點澀口,更嘗不出來什麼“玫瑰香”,都不及普通的巨峰好吃。

每年倒掉1200萬噸,賤賣都沒人要:被進口碾壓的國産水果,何時能奪回尊嚴?

失望過後,被市場抛棄是理所當然的結局。

缺乏标準發展無序

國産水果能否翻身

近年來,國産水果滞銷的新聞頻出,如陝西蘋果、眉山柚子等,來自進口水果的強烈沖擊,壓得國産水果毫無還手之力。

資料足以說明問題。2011-2013年,大陸水果進出口還處于相對平衡的狀态,2013年之後,進口水果開始超過出口水果,2016年-2019年基本上呈指數級增長的狀态,而大陸水果的出口量卻是不溫不火。

每年倒掉1200萬噸,賤賣都沒人要:被進口碾壓的國産水果,何時能奪回尊嚴?

2020年之後,雖然受疫情影響,進口水果數量有所減緩,但水果貿易逆差仍在持續擴大。根據預測,未來10年中國水果進口的平均增速将持續高于出口的平均速度。

從水果的進口量看,櫻桃和榴蓮一直是大陸進口水果的熱門品類。比如泰國80%的榴蓮,智利80%的鮮櫻桃都進入到了中國的消費市場,即便售價不菲,消費者仍然趨之若鹜,供需兩旺。

每年倒掉1200萬噸,賤賣都沒人要:被進口碾壓的國産水果,何時能奪回尊嚴?

國産水果與進口水果的差異主要展現在安全、品質、品牌、口感等方面。進口水果的生産國家多以工業化的方式種植,成果率高,且普遍采用光電分級,可以分選出色澤、單果重、糖度、水分都各項名額接近的水果放在一起裝箱,保證出品優良統一。

反觀大陸,到現在還沒有标準化的果品品質管理體系,果品以次充好、濫竽充數的現象屢見不鮮,無序的發展更是不斷拉低着中國水果的總體品質。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法國非常重視農業技術推廣,有一套完善的體質和機構設定,法國農科院推廣了74種栽培植物的優良新品種400多個,培育的許多品種在國内外享有聲譽。

日本政府對農業生物技術、品種的研發也非常重視,将發展生物農業技術納入到了國家發展規劃中,結合地區土壤、地形等特點研發不同品種,走精細化品牌農業發展道路。

而據有關部門估計,大陸在應用和推廣方面的科研成果不過1/3,許多成果未經中間實驗和生産實驗,且由于專項經費太少,使得許多工作無法鋪開和實作。

好在,國家已經意識到了依賴國外引入品種,可能帶來的“卡脖子”問題。在2021年中央一号檔案裡,專門提出了“要打好種業翻身仗”的目标,加強自主選育品種,既是立足當下,也是面向未來。

每年倒掉1200萬噸,賤賣都沒人要:被進口碾壓的國産水果,何時能奪回尊嚴?

随着國外對于種子知識産權的日漸收緊,水果戰争已不是小打小鬧的格局,握住品種研發的“芯”,刻不容緩。

當然,羅馬非一日建成。無論是市場化研發、标準化種植,還是社會化服務、供應鍊輸送,大陸水果産業有太多亟待提高的地方,還需要各方的共同努力。

但是,如果不能從根上真正重視起來,總是一味“躺平”,國産水果的未來,恐怕依然難逃“恨鐵不成鋼”的命運。

(本文圖檔來自網絡)

參考資料:

1.浪潮工作室《葡萄中的愛馬仕,為啥不香了》

2.神農島《“拿來主義”救不了國産水果》

3.澎湃新聞《放兩個月都不回爛的沃柑,果農從來不吃》

*轉載文章,不代表尚品新消費的态度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