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點

華為“四界”陸續登場,阿維塔将何去何從?

華為“四界”陸續登場,阿維塔将何去何從?

華為“四界”陸續登場,阿維塔将何去何從?

引言:當華為的Hi模式僅剩長安汽車獨一家,阿維塔還有存在的必要麼?

在國内汽車圈,華為與長安汽車投資合作備忘錄的簽署,可謂一石千浪。

不僅被最新“劃歸”到鴻蒙智行的賽力斯緊急表态拉近關系,江淮汽車甚至在官網釋出聲明“蹭熱度”的次日,發公告說明“公司未收到華為共同投資邀請”。

作為長安汽車、甯德時代與華為聯手打造的國際化高端品牌——阿維塔,在長安汽車官宣大約4個小時後,通過官方微網誌轉載了這一消息。

華為“四界”陸續登場,阿維塔将何去何從?

「圖檔來源于阿維塔官方微網誌」

在當時,被點贊最多的一條評論是“從幹兒子變太子了”。阿維塔官微在當日深夜對這條評論進行了回複,敬業的态度和興奮的心情溢于言表。

僅過了一天的時間,在智界S7及華為全場景釋出會現場,華為再次展示了幫助企業賣好車的三種模式。

人們發現,在提供全棧內建解決方案的Hi模型下,僅剩下長安一家,之前同樣模式下的另一家品牌極狐,其母公司北汽已經被劃歸到鴻蒙智行模式當中。

那麼,作為Hi模式下的獨苗,阿維塔是什麼?TA還有存在的必要麼?

1)對華為,是Hi模式的“獨苗”

客觀地講,外界并不能完全猜透華為與車企的三種合作模式當中,華為的側重點是哪一個。

包括透過曾經主導Hi模式的王軍在短暫停職後的職位變化,以及三大模式中華為的主導程度,也并不能直接說明華為對目前現狀的判斷,和對未來發展路線的傾向。

華為“四界”陸續登場,阿維塔将何去何從?

但最直覺的是,至少在華為的口徑下,Hi模式目前僅剩長安汽車一家。

結合王軍回歸華為車BU後,立即與長安深藍簽下合作架構協定來看,接下來Hi模式有可能會在阿維塔的基礎上,增加長安汽車旗下的其他子品牌。

但這也就等于接下來Hi模式的發展壯大,極大程度上取決于長安汽車。

雖然次日便有消息傳出,2024年北汽集團将與華為聯合推出一款Hi模式的車型,但這則消息并未得到雙方确認。

華為“四界”陸續登場,阿維塔将何去何從?

況且,從銷量和市場影響力上,作為首家與華為合作采用Hi模式的品牌,極狐的表現并不理想。而廣汽埃安更是早在今年年初宣布退出Hi模式,轉為自研。

那麼,作為Hi模式下獨苗的阿維塔,對長安汽車來說是什麼?

2)對長安,是高端夢的唯一“化身”

在阿維塔官網,對品牌的定位是“懂你的智慧化身”。 “阿維塔”這個名字本身取自英文Avatar,意為“化身”。

華為“四界”陸續登場,阿維塔将何去何從?

對長安汽車來說,這個“化身”的意義非凡。不少人在提起阿維塔的誕生時,總會把其前身長安蔚來視作是一段黑曆史,認為随着當時蔚來落戶合肥,找上江淮做代工,長安汽車增資長安蔚來不過是不得不收拾一個“爛攤子”,可實際上,回看長安PSA、長安鈴木等合資公司的興亡過往,長安汽車面對過的“爛攤子”還少麼?

對于長安汽車來說,無論彼時的長安蔚來,還是今日的阿維塔,其實都是其高端夢的一個“化身”,特别是當集團“其他闆塊”産銷占比超6成的現狀下,阿維塔就是這個高端夢的唯一“化身”。

另外,從長安汽車近期的人事任命也能看出一些端倪。

華為“四界”陸續登場,阿維塔将何去何從?

「圖檔來源于長安汽車公告」

10月24日,長安汽車釋出公告,“公司執行副總裁譚本宏因工作變動不再擔任執行副總裁職務”。這在當時引發了不小的關注,甚至一度被誤讀為阿維塔将迎來新一任董事長。

畢竟,銷量舉步維艱的阿維塔,此刻面對譚本宏年初提出的10萬輛目标已經徹底無望,“一把手”譚本宏為此擔責的慣性思維,導緻了上述誤讀的産生。

華為“四界”陸續登場,阿維塔将何去何從?

實際上,在長安汽車釋出的《關于進階管理人員變更的議案》當中,譚本宏隻是卸任了長安汽車執行副總裁一職,并未涉及其在阿維塔的職位。

此外,更重要的是,譚本宏以長安汽車黨委副書記的身份,被長安汽車認定為公司進階管理人員,職業生涯的上升通道被進一步鋪開。

也就是說,對此刻的長安汽車和譚本宏本人來說,阿維塔都稱得上是高端夢的唯一“化身”。

Views of AutosKline:

不難發現,此刻的阿維塔,對華為來說,是三大模式之一裡的“獨苗”,結合華為本身在Hi模式中相對較低的地位,阿維塔的存在與發展完全取決于長安汽車。

而在長安汽車眼裡,哪怕阿維塔在2022-2023上半年,僅僅一年半的時間裡虧損37.72億元、面對10萬輛的年度目标手足無措,TA也是目前高端夢的唯一“化身”。

華為“四界”陸續登場,阿維塔将何去何從?

阿維塔将自己的品牌使命定為“創造與衆不同、極具未來感的出行及生活體驗”,這雖然能在一定程度上解釋其兩款車型極具争議的造型設計,但随着智界釋出、問界品牌下的車型更新,以及未來鴻蒙智行下更多新品牌的陸續登場,阿維塔品牌使命中“創造與衆不同”的難度隻會逐漸增大。

還記得2021年11月15日阿維塔首次登場時,長安汽車股價遭遇三連跌;對比今年11月25日與華為簽下備忘錄後,長安汽車迎來的一字闆漲停。在資本市場眼裡,此時的阿維塔要想繼續存在并發展,需要拿出點真東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