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點

女鞋難賣,又一老牌公司宣布私有化

女鞋難賣,又一老牌公司宣布私有化

界面新聞記者 | 陳奇銳

界面新聞編輯 | 樓婍沁

11月29日,千百度國際控股有限公司通過公告宣布,全部已發行股份将被現金要約收購。從27日開始,千百度在香港聯合交易所短暫停止買賣。公告釋出後第二天,千百度宣布複牌,報收每股0.141港元,漲幅為22.61%。

根據公告,千百度總計發行20.77億股,其中要約人及要約人一緻行動人合計擁有6.41億,占比為30.85%。收購将以每股0.16港元的價格進行,相較最後一日在港交所收市價格的0.115港元溢價39.13%,總代價為2.46億港元。

千百度最早依附母公司鴻國國際于2003年在新加坡上市。到了2010年,鴻國國際宣布私有化,出售虧本服裝分銷業務,并在一年後以千百度的名義在港交所上市。在短短一年時間裡,這家公司的估值從私有化時的9.6億元增長至70億元。

當時正是千百度業績攀升的時候,它已經成為中國第二大女鞋零售商,除了同名品牌千百度,旗下還擁有伊伴、範歐納、太陽舞和米奧等子品牌。

但根據财報,從2019年到2022年,千百度的營業收入19.36億元、15.39億元、16.29億元和13.82億元,股東應占溢利分别為虧損3.11億、盈利600萬、2700萬和1500萬。與之相對應,門店數量也從1459家減少至1089家,但平均存貨周轉期從237.8天增加到280.3天。

千百度并不是唯一失落的女鞋公司。同樣是從2019年到2022年,達芙妮的營業收入從21.26億港元下跌至2億港元,門店數量從425家減少至149家。天創時尚的營收從20.89億下跌至12.73億,紅蜻蜓從29.7億跌至22.51億。

女鞋難賣,又一老牌公司宣布私有化

除了業績下跌,庫存周轉天數越來越長則是這些女鞋公司的另一個共同點。由于銷售和供應體系龐大,這些傳統女鞋品牌在銷售增速放緩後無法快速進行結構調整,大量産品成為銷售不出的庫存,積壓門店陳列空間和公司現金流。

而随後為了減庫存進行的頻繁促銷,進一步壓縮了利潤空間,最終形成惡性循環。

這是傳統女鞋公司業績下滑後的連鎖反應。而讓它們難以維持對消費者的吸引力的根本原因,則在于其形象和營運模式老化,難以跟上不斷變化的市場需求。

在中國女鞋市場尚未快速發展的時代,千百度和達芙妮通過國際化背景、亮眼的設計和頻繁選擇明星代言的方式迅速提升知名度。而借助加盟模式,這些品牌又得以快速地在各線市場進行擴張。它們對中國消費有着時尚啟蒙的作用。

女鞋難賣,又一老牌公司宣布私有化

但随着網際網路、購物中心等新管道的崛起,傳統管道如百貨商場和專營店的客流都受到沖擊,而傳統女鞋品牌開店最多的步行街甚至有逐漸退出市場趨勢。由于街店數量多,這些品牌很難對管道進行徹底調整,而衍生出來的低廉形象又使其不易進入到更高端的購物中心。

與此同時,外國品牌、淘品牌和部分新興設計師鞋履品牌也分流了傳統女鞋品牌的市場。而街頭潮流雖然退熱,但其帶動起來的休閑化穿着趨勢卻已經深入人心。在鞋履選擇上,許多消費者如今會直接選擇運動鞋。這是過去主打的精緻正裝鞋的傳統女裝品牌所受到的最大沖擊。

為了應對挑戰,這些傳統女鞋品牌開始推進轉型。增開購物中心店、關閉營運不佳的門店以及推出定位更高的子品牌是最常見的做法。而私有化也是其中一種方式,為了在不被關注的時候做更多調整。

百麗在私有化之後的主要舉措,便是推進供應鍊、銷售管道和品牌矩陣的調整。其子公司滔搏國際于2019年單獨在香港上市,2019财年到2023财年的收入分别為325億、336億、360億、318億和270億港元。而對于百麗自身,在2020财年和2021财年,其收入分别為201億元和217億元,增長率為8.1%。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