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點

A股第一份年度業績預告:大幅下降

A股第一份年度業績預告:大幅下降

盡管新能源車銷量不斷增加,2023年滲透率有望新高,但是上遊锂資源卻開始了狂跌狀态。

主要原因并非産能過剩,而是在2021年前後,突然增加的市場需求,推高了相關锂資源的價格,甚至嚴重脫離了實際供需情況。

現在價格的不斷下降,隻是各大新能源車企花大力氣梳理好上遊産業鍊之後,真實供需關系的回歸。

這也給很多相關從業上市公司敲響了警鐘:它們很可能在新能源車蒸蒸日上的2023年,收獲一份業績下滑的成績單。

比如,多氟多。

A股第一份年度業績預告:大幅下降

公司核心業務是碳酸锂和六氟磷酸锂,其中六氟磷酸锂主要應用于動力電池的電解質锂鹽。

A股第一份年度業績預告:大幅下降

公司在11月底早早釋出了2023年業績預告,成為A股首家釋出年度業績預報的上市公司。   

一、反常識的“動力電池周期”

公告稱,公司預計歸母淨利潤盈利5.6–6.2億,比上年同期下降68.17%-71.25%。預告期内,公司業績同比下降,主要原因是受行業原材料價格波動,行業競争加劇及下遊客戶需求不及預期等因素影響,公司新材料産品六氟磷酸锂的售價大幅下降,産量和銷量雖正常增長,但由于産品整體毛利率下降,導緻公司盈利能力降低。

A股第一份年度業績預告:大幅下降

資料來源:同花順iFind,制圖:詩與星空

根據公司的業績預告,結合三季報情況,星空君推算了2023年的全年營收和淨利潤情況,預計營收微降,淨利潤大幅下滑。

2021年以來,A股和锂資源有關、無關的上市公司,紛紛追加投資上馬産能。

這個盛況,讓星空君感到了濃濃的“豬周期”的味道。   

而結局也和豬周期很類似,爆發式的産能湧向市場,大家打起了價格戰。

多氟多在之前投資者調研活動時稱,目前公司産能使用率處在一個比較高的位置,但市場需求比之前預期稍弱,是以公司整個投産節奏以及建立産能節奏較原計劃有所放緩。

簡直和修豬舍一個邏輯。

A股第一份年度業績預告:大幅下降

資料來源:同花順iFind,制圖:詩與星空

資産負債表顯示,公司固定資産和在建工程的餘額,已經從2019年的不足40億,飙升到了2023年的90億左右。

公司動用大量的投資性資金進行産能的建設,但并沒有得到相應的回報。

二、自由現金流    

自由現金流是一家公司真正可以用來投入再生産的現金,代表了公司真實的盈利能力,不過嚴格意義上的自由現金流計算公式比較複雜,普通投資者計算起來比較繁瑣。

為了友善了解,星空君用簡化公式來計算:現金流量表中的經營性現金流量淨額減去購建固定資産、在建工程、無形資産的現金流,二者的差可以約等于自由現金流。

A股第一份年度業績預告:大幅下降

資料來源:同花順iFind,制圖:詩與星空

一般來說,發展期、擴張期的企業,建立生産線等固定資産投資比較大,導緻自由現金流緊張,是可以了解的。

但是,要注意趨勢,自由現金流長期為負數的情況下,公司補充的途徑通常隻有兩個,一是借款,二是增發。

自由現金流得不到改善,借款往往很難償還;增發又手續繁瑣,動辄審批時間需要一兩年起步。   

是以,星空通常會提醒投資者要關注自由現金流的趨勢,如果是負數越來越小,則說明是有可能轉正,進而實作真正的基于現金流的盈利。反之,則有可能是一條不歸路。

三、利息

A股第一份年度業績預告:大幅下降

資料來源:同花順iFind,制圖:詩與星空

據公司三季報,前三季度,公司利息支出達到了12億。預計全年利息支出有可能在15億左右。

考慮到公司“正常”情況下,淨利潤也就幾個億(2022年20個億是超常發揮),15億的利息支出實際上遠超公司承擔能力,有資金鍊斷裂的風險。

四、兩大闆塊的短期預期

結合公司半年報和近期公告,對兩大闆塊的業務還是比較樂觀。

一是六氟磷酸锂,公司目前六氟磷酸锂生産技術為第四代,單噸成本控制能力處于行業前列。氟矽酸制氫氟酸方面,公司取得技術突破,已實作量産,未來有望減少對螢石資源的依賴;磷資源方面,公司可直接采用三氯化磷連續反應,減少對五氯化磷的依賴;氟化锂基本實作自供。目前六氟磷酸锂已穩定出口Soulbrain、Enchem、三菱等日韓企業,産銷量位居全球前列。

二是動力電池,公司現有産能合計達8.5GWh,包括锂電池産能7.5GWh和鈉電池産能1GWh,前三季度動力電池和儲能電池共出貨2.5-3GWh,其中儲能電池出貨量占比超過30%。10月17日,公司釋出對廣西甯福增資的公告,增資完成後公司對廣西甯福的持股比例将由35.20%增加至70.29%,實作對新能源電池業務的加速整合。目前,廣西甯福二期15GWh電池項目已開工建設,公司未來将形成以多氟多新能源10GWh和廣西甯福20GWh的産能布局,産品體系包括三元、磷酸鐵锂和鈉離子電池,産品系列涵蓋三元軟包、方形鐵锂和大圓柱。

星空君覺得公司最大的問題不是技術和産能,而是價格。

經過很長一段時間的野蠻生長,新能源産業鍊尤其是動力電池的上遊行業競争慘烈,已經到了拼價格、拼品質的時期。

多氟多的優勢是及時切入了動力電池領域,避免作為上遊原料商被價格戰絞殺,但和動力電池業界巨頭相比,公司并沒有明顯的優勢,依然存在着生存壓力。

在資金鍊過于繃緊的情況下,公司的每一項決策都有可能影響發展,如果前期新增的産能和并購無法帶來足夠的營收和效益,公司在實作最終盈利之前,先被資金鍊拖垮了。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