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點

又一大佬“透支”,無錢償還1.1億利息,也姓許,也上過城樓

作者:灰鴿觀察室

2013年,中國平安、阿裡巴巴、騰訊一起合作成立衆安保險,開業那天,馬明哲、馬雲、馬化騰“三馬”同槽,掀起了一波“馬姓”熱潮,“三馬”還被收錄進了網絡百科詞彙。

2019年,70周年國慶,許家印、許榮茂、許健康一起受邀登上天安門城樓,“三許”同樓,風光無限,“許姓”在網際網路上也引起了一波前所未有的熱度。

不過,曾經相似的情節,現在的結局卻有些不同,多年過去,“三馬”今猶在,而“三許”卻已不全,房地産的這波大震蕩,許家印進去了,許榮茂隐身了,許健康也開始出現“透支”了。

又一大佬“透支”,無錢償還1.1億利息,也姓許,也上過城樓

近日,許健康實控的港股上市公司寶龍地産主動承認違約,有1.1億外債利息又還不上了,之是以用又,因為早在2022年7月,寶龍地産就已經違約過一次了。

如今梅開二度,讓外界不得不懷疑,一年多的債務處理行動似乎成效甚微,寶龍地産早就隐現的債務危機或許仍未解除。

公開資訊顯示,寶龍地産目前總負債1600多億,負債率超過70%,很難想象,一家成立于澳門的房企,學的不是港澳老牌地産商的穩紮穩打,而是套用大陸的“跑馬圈地”。

企業的調子是老闆定的,或許,問題的根源還在許健康自己,許健康雖然起家于澳門、常居于澳門,但他骨子裡還是一個大陸商人。

又一大佬“透支”,無錢償還1.1億利息,也姓許,也上過城樓

許健康1952年出生于福建晉江一個叫“溪邊”的小村子,父親是當地的名醫,鄉民對其評價甚至用到了“醫術精湛”、“懸壺濟世”等詞彙,可見醫術醫德都相當高。

由于時代的原因,許健康隻讀到了高中,畢業後沒有機會上大學,就跟着父親學了醫,也成了一名赤腳醫生,走村串戶給人瞧病。

不過,當醫生并不是許健康的理想,隻是當時的權宜之計,改革開放後,許健康就移居了澳門,開始了商海闖蕩。

1980年,28歲的許健康開始在澳門街頭擺攤,用了兩年的時間就幹成了“萬元戶”。

1982年,許健康用前兩年攢下的錢創辦了澳門金龍貿易公司,在老家晉江和澳門之間搞起了雙向貿易。

彼時福建晉江、石獅等地制衣廠缺布料,許健康就從港澳的制衣廠裡收“布頭”,運回晉江賣給當地制衣廠,同時又把福建的工藝品帶到澳門賣。

後來錢多了,許健康自己也在福建投資建起了制衣廠,還在廣東投資建了雨傘廠,幾年下來資産已過千萬。

又一大佬“透支”,無錢償還1.1億利息,也姓許,也上過城樓

資本池變大了,生意更新就是必然的了,1990年,許健康創立了寶龍集團,開始進軍房地産,和同時期的大陸地産商人們一樣,一心要做大做強。

寶龍地産的總部從澳門搬到廈門,又從廈門搬到上海,許健康馬不停蹄的拿地,業務版圖越來越大,尤其商業地産方面,一度與萬達齊名,史稱“北萬達南寶龍”。

但吃太快了都容易消化不良,如今,萬達和寶龍都迎來了前期所積累壓力的集中釋放,危機重重。

許健康有很深的“龍”情結,許健康原名就叫許金龍,他的生肖也是龍,在他看來,帶有龍的就能給他好運,是以他創辦的公司幾乎都有“龍”字。

從最早的金龍貿易到寶龍集團,還有瑞龍、華龍、騰龍等,曾有人做過統計,許健康當法人的公司足有200家,将近一半都帶有“龍”字。

最明顯的是,寶龍地産的Logo就是一條龍的圖案。

又一大佬“透支”,無錢償還1.1億利息,也姓許,也上過城樓

龍是中國傳說的産物,有祥龍,也有惡龍,從這個角度來說,龍不一定都代表着好運,但有一點是肯定的,龍代表了中國傳統,很顯然,許健康就是個傳統的大陸人。

傳統的中國富豪都喜歡收藏,許健康也一樣,還有媒體曾把他稱為閩商藝術品收藏投資的“學科帶頭人”。

2013年底,保利1300萬起拍書畫大家黃胄的作品《歡騰的草原》,許健康最終豪擲1.288億收入囊中,自此聞名于國内收藏界。

商人不同于常人的地方在于,能把愛好也變成生存技,許健康就從書畫收藏出發,拓展出了寶龍集團的文化藝術業務闆塊。

不過,文化藝術雖然典雅,但總給人一種不務正業的感覺,是以至今也隻能算是寶龍集團的一個點綴。

如果非要找一點文化藝術比地産業務強的地方,可能就是安全,不會暴雷。

春江水暖鴨先知,對于寶龍的雷,許健康應該是早有籌謀。

2023年9月,許健康不再是上海寶龍實業的法人代表,兒子許華芳也卸任了總經理,媒體稱之為許健康父子的“隐身”。

又一大佬“透支”,無錢償還1.1億利息,也姓許,也上過城樓

實際上,“隐身”的不止這一家公司,據不完全統計,2023年以來,許健康已經陸續從50家公司退出了法人、董事長或者總經理等職務,而其兒子許華芳也至少從40家公司退出。

又一大佬“透支”,無錢償還1.1億利息,也姓許,也上過城樓

至于是公司正常人事變動還是老闆應對風險的“機靈”準備,那就不得而知了。

不過,除了商人“機靈”的一面,許健康還有“大道至誠”的另一面。

許健康是複旦大學的校董,曾多次為複旦大學慷慨解囊,和近日武漢大學的校友們一樣,也是為中國教育出過大力的人。

2015年,許健康捐5000萬支援複旦建醫科圖書館,2017年建成後,又捐了5000萬協助圖書館正式啟用。

2020年,許健康又為複旦大學捐了5個億建國際醫學中心,作為校董,也算是殚精竭慮了。

又一大佬“透支”,無錢償還1.1億利息,也姓許,也上過城樓

2020年疫情之初,許健康還第一時間給作為疫情中心的湖北送去了2000萬。

2021年,兒子許芳華又為廈門大學捐了1億成立助學基金。

對于老家溪邊村,許健康也沒少費心,捐資修路、興辦老人活動中心,2016年,還給村裡直接捐了1個億,2019年又追加了2500萬,讓溪邊村徹底“脫胎換骨”。

2021年底,許健康公益基金會還到溪邊村給村民派發過年現金紅包,不論年齡,一人5000,一共發了近600萬。

當然,慈善歸慈善,商業歸商業,還得分兩頭說,慈善是義務,商業是責任,關于責任,“許大膽”已經為所有地産人提供了反面教材。

是以,不管“透支”了多少,要堅守住道義,就像做慈善一樣,大道至誠,方能守得雲開見月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