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點

香港拍賣市場裡的富豪疊代:許家印、王中軍們消失了,富二代崛起

香港拍賣市場裡的富豪疊代:許家印、王中軍們消失了,富二代崛起

騰訊新聞《潛望》 作者 羅飛 發自香港

香港藝術品秋拍已接近尾聲。最後一場為國際大拍賣行佳士得秋拍,于11月底在香港會展中心進行;此前,蘇富比、富藝斯以及中資的嘉德香港和保利香港的2023年秋拍都在10月相繼結束了。

在這個秋拍季度裡,讓很多人大跌眼鏡的是蘇富比10月5日晚舉辦的劉益謙夫婦藏品“龍途”專場,其中的重磅作品是莫迪裡安尼的《肖像》,僅以2.35億港元成交。這一價格比起劉益謙2015年買入價4281萬美金(折合約3.31億港元)低了9600萬港元。

香港拍賣市場裡的富豪疊代:許家印、王中軍們消失了,富二代崛起

莫迪裡安尼的《肖像》 來源:蘇富比拍賣官網

“甯願虧損近1億也賣,這還是讓市場挺吃驚的,主要是買家少了。”在香港從事拍賣工作超過10年的謝渺(化名)對騰訊新聞《潛望》如此感慨,“莫迪裡安尼的作品并不多,每一件都堪稱大寶貝。”

和謝渺的看法一緻,富藝斯亞洲區主席陳遵文對騰訊新聞《潛望》表示,現在香港拍賣市場裡的買家确實少了一些。

富豪們對于經濟形勢變化的感覺總是超前的。香港是全世界擁有最多富豪的城市之一。過去這一年裡,除了不買豪宅和股票外,他們也遠離了香港的藝術品拍賣市場。

謝渺對騰訊新聞《潛望》表示,除了這種大額藏品遇冷外,其他千萬港元以下的藏品拍賣今年也很冷清——這個級别的藏品更受市場的影響。

在香港的藝術品市場裡,除了超級富豪們,千萬以下價位的藏家中有不少中環的高薪職業經理人。過去兩年,低迷的香港金融市場直接削弱了這些金融圈藏家的購買力,這個群體也在逐漸淡出香港拍賣市場。

更早之前,買家中還有不少來自内地的富豪。保利香港CEO張益修和謝渺都對騰訊新聞《潛望》表示,過去這幾年,那些經常出現在香港拍賣市場的内地富豪身影也消失了不少。

如今,香港的拍賣市場正在發生新的變化。用謝渺的話來說,藝術品市場裡的富豪們正在被疊代。

劉益謙專場遇冷,多個藏品折價近30%

10月5日的蘇富比“龍途”專場拍賣吸引了幾乎所有香港圈内人士的關注。劉益謙在亞洲拍賣圈較為知名,這也是他的首個藏品專場。更為重要的是,對于拍賣行的人來說,這批估價超過10億港元的專場也是在給香港拍賣市場試水。

結果并不如人意。“龍途”39件藏品,流拍了10件,總成交額5.45億港元,遠低于總估價7.45億至10.6億港元。

“毫不意外。”謝渺在香港中環的咖啡廳裡對騰訊新聞《潛望》複盤稱,市場是公允的,這些價格是藏家、拍賣行以及劉益謙等共同作用的結果。

他表示,盡管整個專題的陳列不錯,但是大多數作品的估價都超出市場可承受的價格了——這也是“龍途”方案定稿出來後,他和同行都不看好的原因。

早在今年夏天,市場傳出劉益謙要集中出售一批藏品的時候,包括謝渺在内的香港拍賣行的人都很興奮。據騰訊新聞《潛望》獲悉,當時有包括蘇富比、佳士得等超過4家頭部拍賣行投标。

騰訊新聞《潛望》進一步獲悉,和大多數的專場投标一樣,當時劉益謙方面對某些藏品提了保價(即按照一定底價擔保,若是流拍的話,拍賣行或者第三方擔保機構要自己購入)。不過,暫未能獲悉具體細節。

“龍途”此次的藏品中有20件(其中草間彌生的作品一拆二,若按購入時算則是19件)是從公開拍賣市場獲得的,除了一件撤稿和6件流拍外,對比起當時拍回來的價格,賺錢的7件,虧錢的5件。騰訊新聞《潛望》根據可查閱的資料統計發現,這7件共賺3352萬港元,5件虧損額為1.0541億港元。

僅這12件藏品交易,劉益謙賬面虧損7189萬港元。這些虧損的藏品中,當屬莫迪裡安尼的《肖像》占了大頭,虧損9600萬港元;虧損第二的是白發一雄的《海炎》,其跌幅超過28%,相較于當年買入價2364萬港元,這次僅拍了1700萬港元。

騰訊新聞《潛望》不完全統計,此批藏品中折價近30%的有三幅,其中黃宇興的《闖過城鎮邊緣的火車》折價44%。

當然漲幅大的也有,比如備受追捧的Nicolas party的作品《靜物》,劉益謙2020年792.5萬港元買入,今年賣了1950萬港元,漲幅超一倍。

“劉益謙自己整體應該不會虧,但也不會有什麼賺的。拍得不好的話,可能擔保方會有些吃虧。”謝渺對騰訊新聞《潛望》表示,按照市場規則,保價了的話,流拍的作品擔保方得按照擔保協定的價格接盤。騰訊新聞《潛望》暫未知劉益謙與蘇富比的具體擔保方案。

香港拍賣市場裡的富豪疊代:許家印、王中軍們消失了,富二代崛起

“龍途”拖累蘇富比:藏家不想成為“接盤俠”

盡管蘇富比及劉益謙方都表示此次拍賣的資金将用于其博物館的營運,但謝渺對騰訊新聞《潛望》表示,市場傳聞劉益謙是急于變現,即使明知當下市況不佳,也選擇折價抛售。

張益修對騰訊新聞《潛望》表示,現在的經濟環境下,相較于其他資産,藝術品最容易變現。

容易變現也是藝術品投資的一大屬性。相較于普通的藏家來說,劉益謙算是非常懂藝術的人。他曾經買過世界獨一無二的藏品,比如2013年以822.9萬美元拍下蘇轼的《功甫帖》、2015年以2.8億港元拍下雞缸杯,以及以1.704億美元拍下莫迪裡安尼《斜躺的裸女》。

他這次并沒有選擇出售這些稀有的藏品,或許他也清楚,這些藏品一旦流入市場,他可能不再容易買回來了。

另一個消息也足可見市場的冷淡。蘇富比在“龍途”專場拍賣的前一晚特意為此安排了特邀嘉賓的晚宴,旨在更多地與潛在的藏家進行最後一輪溝通。騰訊新聞《潛望》獲悉,晚宴并不如預計般熱鬧,嘉賓遠少于往年,甚至有些常客都未被邀請。

知情人士對騰訊新聞《潛望》表示,劉益謙本人因為某些原因并未出席該晚宴,騰訊新聞《潛望》暫未能聯系到劉益謙置評。

劉益謙專場拍賣一定程度影響到了随後的香港秋拍市場。包括張益修在内的多位拍賣行高管對騰訊新聞《潛望》表示,蘇富比的秋拍相當于香港拍賣市場的風向标,對于市場還是有影響的。

公開資料顯示,蘇富比2023年秋拍總交易額12.6億港元,不足去年35億港元的一半。若是除去劉益謙“龍途”專場的5.45億港元的話,蘇富比這次秋拍僅有7.15億港元成交。

謝渺對騰訊新聞《潛望》表示,毫無疑問,劉益謙的專場拖累了蘇富比2023年的秋拍業績,用“慘敗”形容也不為過。

不過,多位拍賣行人士對騰訊新聞《潛望》表示,劉益謙這次提供的藏品也有些問題,雖然都是好的作品,但是主題不突出,甚至有些是過氣的網紅作品。用謝渺的話來說,劉益謙這一次的不少作品都讓人有一種“穿越時光的感覺”,就像當年爆火的南韓名曲《江南style》,現在看來,不是作品不好,隻是覺得不夠酷。

更重要的一個因素是,藏家對于劉益謙的标簽認可度不高。謝渺的客戶回報稱,若非沒有選擇,并不願意自己的藏品來源于劉益謙。

藏家程小松對騰訊新聞《潛望》表示,和投資其他産品不一樣,藝術品除了自身的品質和價值之外,其來源也很重要,例如之前的藏家有哪些、他們的聲譽和口碑如何等等。幾年前他曾從蘇富比紐約拍下一副油畫,是美國前鐵路大王範德比爾特生前的藏品,曾挂于後者紐約家中。程小松認為,像這樣的來源對于藏品的身價是加分的。

劉益謙這一批藏品不少集中于2013-2018年左右,這是市場最熱的時候,當時不少拍品的成交價屢創新高。市場認為,劉益謙現在手裡這批藏品的價格有虛高的部分。

香港的蘇富比、富藝斯、保利以及嘉德香港等四大秋拍的資料已經出來(佳士得的仍在進行當中,于12月2日結束),相較于春拍來說,這四大行的秋拍整體資料都不樂觀。

公開資料顯示,就現當代闆塊來說,蘇富比秋拍總成交額12.6億港元,相較于春拍16.4億港元跌了23%,富藝斯則是從春拍的4.7億港元降至不足3億港元。就過千萬的單品來說,秋拍有32件,相較于春拍時的44件也有不小跌幅。

四大秋拍遇冷背後:地産土豪集體“消失”

這四大秋拍的成績也可以看出富豪們如今在藝術品市場的謹慎。保利香港CEO張益修對騰訊新聞《潛望》表示,今年香港的秋拍現場,參與舉牌的富豪們确實少了很多。

謝渺在現當代的拍賣現場的親身感受是,不管是線上電話的人還是現場的人,都冷冷清清的,很多拍品甚至都是起拍價沒幾分鐘就結束了。

藏家程小松對騰訊新聞《潛望》表示,從他過去近十年的競拍經驗來看,今年香港秋季拍賣冷清的程度超出預期。他幾年前在嘉德香港曾競拍過一幅張大千的山水,當時競拍了近十輪才搶到手。

騰訊新聞《潛望》獲悉,某位對莫迪裡安尼的《肖像》有興趣且有購買力的内地富豪,在拍賣期間僅派了自己的從業人員赴港,但并未參與舉牌。

一位不願具名的拍賣行高管對騰訊新聞《潛望》回憶,早在十年前,香港的拍賣市場非常熱鬧,一些内地背景的地産老闆、煤老闆以及娛樂圈的老闆們都蜂擁而來拍作品。

2013年後的幾年确實是中國富豪們在拍賣行業的高光時刻。2013年,萬達集團的王健林在紐約以1.72億元人民币拍下畢加索的一幅油畫,劉益謙在2014年于香港以2.8億港元拍下明成化鬥彩雞缸杯,華誼兄弟的王中軍則在2014年以3.77億元人民币從紐約拍下梵高的《雛菊與罂粟花》。

香港拍賣市場裡的富豪疊代:許家印、王中軍們消失了,富二代崛起

梵高的《雛菊與罂粟花》 來源:蘇富比拍賣官網

過去這幾年,王中軍、王健林、恒大集團主席許家印等人已經很久沒有出現在香港的拍賣市場上了,一起“消失”的還有他們拍下的那些經典作品,比如王中軍的那幅《雛菊與罂粟花》。

一位知情人士對騰訊新聞《潛望》回憶稱,他早些年曾在王中軍位于香港半山的家裡觀摩過這幅畫。

騰訊新聞《潛望》從不同的信源獲悉,當年在香港拍賣市場較為活躍的北京地産商張永鐵也已經有一段時間未從市場買東西了。早些年,張永鐵及其家族在香港收藏了不少中國古董,也曾在内地建了博物館。

據悉,他早年在港拍下的藏品大多留存境外。近期市場傳聞,他陸續将持有的藏品拿至市場拍賣。

“消失”的内地買家還包括世茂集團的老闆許榮茂,他也在内地建了博物館,且更專注于佛教藝術及青銅器等。騰訊新聞《潛望》獲悉,許榮茂家族正陷入債務困局,計劃出售香港的一些寫字樓物業以獲得現金。他也曾計劃出售手中的藏品,但是現在市場對于青銅器等物件并不樂觀。

截至發稿,騰訊新聞《潛望》暫未能聯系張永鐵、許榮茂置評。

富藝斯亞洲區主席陳遵文對騰訊新聞《潛望》表示,除了買家減少外,過千萬的作品在秋拍中也變少了,部分原因是藏家惜售,因為當下的市場賣出高價的機率在變小。

張益修也有同樣的感觸。他和團隊在今年進行作品征集的時候遇到了很大的挑戰,因為藏家們很清楚現在市場不景氣,不願意這個時候參與拍賣。

騰訊新聞《潛望》獲悉,佳士得此次秋拍的重磅作品,常玉經典“裸女”題材作品《花毯上的側卧裸女》,是佳士得團隊過去近10年保持與法國藏家溝通後才獲得的。該作品估價1-1.5億港元,11月28日當晚拍賣現場,經過11輪的競價後,以1.6億港元落錘,剛好超過預估價一點。

但保利香港CEO張益修對騰訊新聞《潛望》表示,從投資角度來說,藝術品行業相對特殊,這些收藏大額作品的人,相對而言都是在生意場上最成功的那部分人,“最有錢的那個群體不會缺錢,但是會謹慎一些”。

内地富二代崛起:他們已經在下單了

并非所有人都擔心正在經曆富豪疊代的亞洲拍賣市場的實力。

華藝國際(香港)拍賣有限公司(簡稱“華藝國際”)副總裁郭嘉齊對騰訊新聞《潛望》表示,内地地産老闆們湧現香港拍賣場的時代已經過去了,但是香港本地的地産商依舊還在市場上,比如劉銮雄等人。

劉銮雄在11月的釋出會上聲稱,其家族過去幾年就藝術品投資賺了200億港元。

佳士得亞洲主席龐智鋒也對騰訊新聞《潛望》表示,包括中國在内的亞洲買家們依舊很活躍。他舉例稱,今年11月在佳士得瑞士剛結束的拍賣上,一位亞洲的買家以逾4400萬美元(約合3.2億元人民币)拍下内部無暇豔彩藍鑽“Bleu Royal”。這是今年市場上拍出的最昂貴珠寶,也是拍賣史上最昂貴的十大珠寶之一。

龐智鋒認為,現在的亞洲市場更趨向于紐約倫敦的市場,即既有藏家市場也有買家市場。這就意味着藏家也會繼續買東西,即使一些純買家在減少。他更是認為,經濟周期對于藝術品市場影響并沒有那麼大。

中國買家雖然沒有2013年前後那麼“兇猛”,但是依舊在全球拍賣場頻頻現身。騰訊新聞《潛望》獲悉,今年3月蘇富比的全球拍賣上,裡希特的《Abstraktes Bild》被一位中國藏家以2910萬美元的價格買下,折合人民币2.06億元。

截至今年上半年,佳士得全球的拍賣業績下滑超20%,但是龐智鋒負責的亞洲地區僅下滑了5%。亞洲區域的主要業績來自中國香港、内地以及中國台灣。

對于内地大買家陸續“消失”的狀況,龐智鋒表示,這是市場動态發展的結果,他同時也提供了另外一組資料,顯示來自内地的新買家的崛起,即年輕投資者及富二代們。

資料顯示,今年上半年與2022年上半年相比,佳士得中國内地新增買家數量上漲超過40%。2023年上半年,中國内地的千禧一代及Z世代的買家占該區域所有買家的51%,而歐洲僅有18%的年輕一代買家。

富藝斯的陳遵文也有同樣的觀察。他對騰訊新聞《潛望》表示,過去這幾年,他們的客戶群體中來自内地的富二代買家崛起非常快。他還透露,富藝斯在香港相對年輕的團隊也更比對這個新的買家群體。富藝斯該團隊的平均年齡在33歲左右。

多位行業從業者對騰訊新聞《潛望》表示,對于内地富二代們殺入藝術拍賣市場并不意外,就他們接觸的内地富豪來說,相較于其他國家或地區的父母更願意放手讓子女們在藝術品方面進行投資。這可能和國内富二代大多數都是獨生子女的背景有關。

一位拍賣行高管對騰訊新聞《潛望》表示,内地富豪家庭父母和孩子的偏好可能完全不一樣,但是老一輩并不會幹涉子女的決策。他舉例稱,某珠三角的一個産業富豪自己更多收藏中國畫,而其兒子則更多購買當代藝術。

華藝國際郭嘉齊對騰訊新聞《潛望》表示,對于新入行的藏家來說,當代藝術相對更容易接觸和了解,甚至還可以直接從一級市場買入畫家的作品,無需繁雜的知識儲備進行辨識真僞。

經常混迹内地富二代圈的藝術市場人士對騰訊新聞《潛望》透露,和老一輩藏家不同,這些富二代們在香港和北京、上海都有自己的圈子,他們會經常交流藝術投資的話題,甚至相約一起去看新的藝術作品。

龐智鋒對騰訊新聞《潛望》表示,就佳士得的資料顯示,中國富二代們愛好相對比較多元化。除了當代藝術之外,現在越來越多的富二代們開始喜歡傳統亞洲藝術,比如中國書畫和中國瓷器等。

盡管早年的許家印、王中軍等人在香港的拍賣市場“消失”了,但是崛起的二代們已經悄悄殺進了市場。

謝渺之前的客戶大多是中環的金領,現在他也開始轉變自己的政策。在他看來,抓住未來新增的有錢人就可能成為市場的赢家,即那些千禧或Z世代的富二代們。

在與騰訊新聞《潛望》見面之前,他剛去珠三角見了一圈當地喜歡藝術的富二代們。這群人已經陸續在香港的藝術市場下單了。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