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點

離婚回娘家,四室兩廳卻沒我的房間,父親叫我到陽台打地鋪湊合

作者:潮流達人艾麗森8w1i

閱讀此文前,誠邀您點選一下“關注”按鈕,友善以後持續為您推送此類文章,同時也便于您進行讨論與分享,您的支援是我們堅持創作的動力~

離婚回娘家,四室兩廳卻沒我的房間,父親叫我到陽台打地鋪湊合

我緊緊靠在陽台的玻璃門上,夏日的晚風吹過,也無法驅散我内心的冰涼。離婚已經一個月了,我拖着疲憊的身軀回到父母家,卻沒想到這裡也不再有我的容身之地。

“小梅,你就暫時睡陽台吧,沒其他地方了。”父親的話就像晴天霹靂,讓我猝不及防。

離婚回娘家,四室兩廳卻沒我的房間,父親叫我到陽台打地鋪湊合

“爸,陽台又小又悶,我這一個月都睡地闆了,你就讓我回房間睡好不好?”我哀求着,眼淚忍不住打轉。

“行了,你也别為難你爸了。”母親在一旁說,“你自己 回來,把我們家大小姐的名聲都搞壞了,我們還能擡起頭見人嗎?”

我聽着母親的話,淚如雨下。作為女兒回到娘家,我本以為至少可以得到隐私和休息的空間,沒有想到這個我熟悉的“家”,現在竟對我關上了門。

離婚回娘家,四室兩廳卻沒我的房間,父親叫我到陽台打地鋪湊合

第一天晚上睡在陽台,我被蚊子叮的手腳滿是包。儲物間裡翻出來的舊沙發單人床,睡起來硌得我整夜無眠。更讓人難以忍受的是,父母連一扇窗戶都不肯為我打開,陽台就這樣密不透風。入夜後,夾雜着蚊蟲呲呲的聲音,我躺在床上輾轉反側。

第二天上班,我差點睡着,被叫去辦公室批評。一天繁忙的工作結束後,我又去餐廳兼職到深夜。回家時,熱浪撲面而來,父母都已經睡下了,隻有我依然被困在這個窒息的空間。

這樣的日子一天天重複着,我漸漸地感到絕望。為什麼我明明回到了家,卻得到如此待遇?難道我做錯了什麼嗎?還是說,我這個女兒,在父母心中就如此一文不值?這種寂寞和無助幾乎将我壓垮,我不知道自己到底還能支撐多久。

離婚回娘家,四室兩廳卻沒我的房間,父親叫我到陽台打地鋪湊合

有一天傍晚,我疲憊地推開陽台的門,卻看到父親坐在我的小床邊。許久未曾如此近距離面對面的時候,我突然覺得這個熟悉的人如此生疏。

“小梅啊,”他開口道,“爸知道最近對你不好,你聽爸說.....”

“爸知道最近對你不好,實在對不起。”父親的态度軟化下來,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離婚回娘家,四室兩廳卻沒我的房間,父親叫我到陽台打地鋪湊合

“可是為什麼......”我還想問清楚,但父親舉起手打斷了我。

“我們一直沒跟你說實情。”父親歎了口氣,臉上滿是愧疚,“你媽身體一直不太好,最近病情惡化了,需要住院治療,醫藥費不菲。加上你哥最近生意失敗,虧了一大筆,我們一下子擔起了太多經濟負擔,實在是走投無路,是以才會這樣對你......”

我聽着父親吐露的困境,心中五味雜陳。原來父母并不是故意為難我,而是真的 了。想到母親身體欠安,我的心立刻就軟了下來。

離婚回娘家,四室兩廳卻沒我的房間,父親叫我到陽台打地鋪湊合

“爸,你們早點告訴我就好了,我會想辦法的。”我握着父親粗糙的手。

“算了,這些你就别操心了。”父親的語氣重新變得強硬起來,“我們也不會要你的錢的。你就照顧好自己吧。”

我知道父親一貫的獨立自尊心,他甯肯吃苦也不會向我伸手。我看着父親離開的背影,心中百感交集。

離婚回娘家,四室兩廳卻沒我的房間,父親叫我到陽台打地鋪湊合

然而好景不長,就在第二天,我突然卧病在床。高燒不退,渾身沒力氣,我費力地拿起手機,卻遲遲不知該撥打誰的号碼。朋友都各有各的忙,現在的我好像一個人漂泊在異鄉。

“咳咳......媽,我生病了......”我終于還是撥通了母親的電話。

“啊?那你去醫院吧,自己注意點。”電話那頭隻有簡短的囑咐,然後就忙音。

離婚回娘家,四室兩廳卻沒我的房間,父親叫我到陽台打地鋪湊合

我挂掉電話,突然意識到,我已經沒有任何可以依靠的人。流着眼淚,我掙紮着起床,背上裝了些必需品,準備自己去醫院。

然而事與願違,我還沒走到醫院,就在半路虛脫到了。等再次睜開眼睛,我已經躺在了醫院的病床上。護士告訴我,是有好心人見我倒下,把我送來的。我想着父母,可是他們一個電話都沒有打來。

我無力地靠在枕頭上,心如死灰。原來,我連病得離死都不遠的時候,他們也不會在乎。我忽然很想就此一睡不醒,有什麼值得我再堅持下去的呢......

離婚回娘家,四室兩廳卻沒我的房間,父親叫我到陽台打地鋪湊合

就在我絕望到即将做出某些錯事的時候,病房的門突然被人推開了。我以為是護士來查房,卻看見父親站在門口,臉色蒼白。

“小梅!你怎麼樣了?有沒有受苦?”父親三步并作兩步走到我跟前,握着我的手就像抓住救生稻草。

離婚回娘家,四室兩廳卻沒我的房間,父親叫我到陽台打地鋪湊合

我沒想到會看見父親的模樣,一時說不出話來。

“别怪你媽,是我不好,我不該冷落你。”父親激動地說,“爸就是太自尊心強了,你别介意。其實你生病的事,媽第一時間就告訴我了,是我這個當爹的有眼無珠,對不起!”

我還沒反應過來,父親就跪在了地上,他哽咽着說:“爸錯了,以後再也不會讓你受委屈了,你就跟以前一樣回家住,别再睡那個陽台了!”

離婚回娘家,四室兩廳卻沒我的房間,父親叫我到陽台打地鋪湊合

看着跪在地上痛哭的父親,我的鼻子一酸,淚水奪眶而出。我想起小時候生病,父親也是這樣抱着我唠叨,我幾乎要感動得暈過去。

“爸,我知道你和媽也不容易。”我擦幹眼淚,“我沒事的,我們都給對方一個機會,好不好?”

父親感激地看着我,眼中滿是悔恨。我知道,他們對我的愛從未改變,隻是長時間的默默付出,讓他們言語上變得生硬,這也是無奈所緻。

離婚回娘家,四室兩廳卻沒我的房間,父親叫我到陽台打地鋪湊合

出院那天,母親破天荒地做了一桌豐盛的好菜,還把我的房間收拾得幹幹淨淨。我踏進熟悉的房間,眼前一亮,心中升起久違的暖意。

也許過去的誤會已成雲煙,我們還有橄榄枝,還有再次了解對方的機會。我相信緣分,也相信血濃于水的親情,它就像一盞燈,越是黑暗的時候就越要去守護。我知道,新的希望正等在不遠的地方。

離婚回娘家,四室兩廳卻沒我的房間,父親叫我到陽台打地鋪湊合

出院回家後,我逐漸恢複了健康。父母對我也比從前關心體貼了許多,會經常叮囑我飲食起居,也不再提起我的離婚,讓我感覺像回到了少女時代一樣被關愛着。

我也盡我所能幫父母分擔家中的瑣事。聽他們說起最近經濟上的困難,我主動提出可以付一部分房屋 和日常開銷。起初父親堅決不同意,但在我軟磨硬泡下,他終于點頭接受了。

我知道父母的自尊心,是以沒把錢直接交給他們,而是偷偷存進了父親的賬戶。希望這點心意,可以溫暖他們勞苦的心。

離婚回娘家,四室兩廳卻沒我的房間,父親叫我到陽台打地鋪湊合

為了長期幫助家裡,我也搬出了父母家,租了一個小較高價的電梯大廈。獨自一人生活後,我開始認真規劃自己的未來。

白天上班之餘,我利用夜晚時間積極裝修自己的小家。将牆漆刷成溫暖的黃色,買了些廉價但可愛的裝飾品,讓冷清的房間煥發出生機。我還利用網絡教程,自己動手做了些簡單的家具,感覺生活在一點點變美好。

周末我會去動物收容所做志願者,幫助流浪貓狗。和可愛的小生靈打交道,我感覺内心的陰霾也被驅散了些。

離婚回娘家,四室兩廳卻沒我的房間,父親叫我到陽台打地鋪湊合

有時我也會約幾個相處甚歡的朋友來家裡,一起做飯、唱歌、跳舞,放聲大笑。這種久違的快樂和歸屬感漸漸治愈了我内心的創傷。我開始學會原諒和接納自己的過去。

就這樣,日子一天天變得有意義起來。我不再苦苦困擾于失敗的婚姻,而是努力給自己創造全新的人生。當我站在陽台上迎接朝陽,呼吸着清新的空氣,我能感覺到希望正向我招手,未來的道路上遍地花開。

離婚回娘家,四室兩廳卻沒我的房間,父親叫我到陽台打地鋪湊合

就這樣,一轉眼我在這個城市已經生活了兩年,父母偶爾也會來我的小較高價的電梯大廈坐坐。他們帶來自家種的蔬菜水果,還教我如何做幾道家鄉的拿手菜。

我發現父親臉上的皺紋比從前少了,他們似乎都精神飽滿了些。我猜他們終于能放下對我的擔憂,過上自己想要的生活了。每次父母來訪,我都會裝作不經意地把存了一些積蓄的卡塞給父親。起初他總是推辭,但後來也就不再執着于面子,隻是微笑着和我說一聲“謝謝”。

這兩年我也在工作上有了長足的進步,升職加薪,并結識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大家聚在一起常常開開心心,沒有人會在意我的離婚經曆,這讓我感覺到人生第一次擁有了真正的歸屬感。

離婚回娘家,四室兩廳卻沒我的房間,父親叫我到陽台打地鋪湊合

有一天,媽媽突然打電話告訴我,她和父親決定移民,要去一個偏遠但風景秀麗的小鎮開始新生活。我聽着母親興奮的語氣,非常替他們感到開心。我們都需要一個重新出發的機會,過去的誤會不應該阻礙我們追求内心真正的夢想。

我開始整理家裡的物品,将一些想送給父母的東西裝箱郵寄過去。我還特意去書店買了一本關于新家鄉的風土人情的書籍,希望他們能更快适應新的環境。

臨行前一晚,我問父親是否需要我陪他們一程。但是父親隻是笑着搖頭,說自己已經不是小孩子了,讓我放心。我揮手目送他們離去的車輛消失在鏡頭盡頭,眼睛有些濕潤。我知道,這隻是生命中一個小站,我們終會再見面的。

對我來說,這場離婚就像一場暴風雨,我被困在其中,備受折磨。但是現在回想起來,那也讓我學會了如何在狂風中屹立,在暴雨中重生。我感謝這一路上點燃我心燈的每一個人,是你們成就了今天的我。

未來還長,我期待跟家人一起繼續走下去。不管命運帶來什麼考驗,我們都會比過去更加勇敢、堅強。我深信血濃于水的親情,會讓我們心心相印,再也不會有太多誤會。

離婚回娘家,四室兩廳卻沒我的房間,父親叫我到陽台打地鋪湊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