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點

體談 | 運動員能做的事情人工智能都能做,那還要人做什麼?

體談 | 運動員能做的事情人工智能都能做,那還要人做什麼?

從圖像識别、語義解析、大資料采集等功能性輔助,到人工智能主導的表現提升、賽程編排、硬體制造,這隻“看不見的手”,也在和體育的結合中逐漸超越原本的“虛拟助手”角色,轉而走到舞台中央,深刻影響和改變着運動場上的每一個環節。

撰文 | 于睿寅

約莫在2012年,“熱火三巨頭”時期,詹姆斯和韋德就曾經在訓練館裡借助一台名叫“諾亞”的投籃訓練器,來精确改善自己的投籃角度、高度、弧度等名額。雖然照當下的标準看,外觀簡陋,技術粗放,可擱在10年前,可算是相當了不起的黑科技了。

體談 | 運動員能做的事情人工智能都能做,那還要人做什麼?

早年熱火隊中使用的投籃輔助機器“諾亞”,當時已經算是頂尖黑科技了

僅是通過科技手段統計、反映、輔助、提高球員投籃精準度這個細分領域,這10年間的革命性躍進就不勝枚舉。随着人工智能(本文中統一采用縮寫AI),尤其是生成式人工智能(本文中統一采用縮寫AIGC)在各領域部署和應用的成熟,AI與體育的共生關系,也邁入了一個嶄新的階段。

如果說之前的幾十年,科技、醫學等領域的輔助讓人類不斷突破身體機能的極限,那AI的介入,更是在這場探索中拔高上限、拓寬可能的催化劑。從圖像識别、語義解析、大資料采集等功能性輔助,到AI主導的表現提升、賽程編排、硬體制造,這隻“看不見的手”,也在和體育的結合中逐漸超越原本的“虛拟助手”角色,轉而走到舞台中央,深刻影響和改變着運動場上的每一個環節。

體談 | 運動員能做的事情人工智能都能做,那還要人做什麼?

AI與體育的結合,愈發成為運動員未來必須面對的課題

正如站在2023年,回望20年前的世紀初仿若重回史前時代一樣,把目光聚焦到未來20年,暢想“AI會如何改變體育”這個命題,恐怕也隻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

從“潛移默化”到“大張旗鼓”,過去20年體育因AI而變

AI到底能在多大程度上提升運動員表現,這個問題在過去20年間,從幕後走向台前,從抑或走向确定。

在中國體育多支“夢之隊”中,中國跳水隊無疑最有資格為這個議題代言。在讓人百看不厭的“水花消失術”背後,跳水隊的教練團隊、技術團隊在科技革新的各個階段都敢于嘗鮮,也善于冒尖;對前沿科技的吸收和接納,也讓這支隊伍幾十年間始終勇立潮頭,獨孤求敗。

據報道,早在世紀初,領隊周繼紅就給每名教練配備了一台電腦,中科院某所還無償為中國跳水隊開發了一套跳水訓練管理軟體,探索起步可謂相當早了。最近幾年間,隊伍又與國内的網際網路巨頭聯手,推出了“3D+AI跳水輔助訓練系統”“國家隊AI教練”等科技範兒十足的新事物,在資訊收集、圖像呈現、智能化糾正與輔助等環節取得了核心突破。随着2021年東京奧運會上斬獲七金,跳水隊的這些新法寶逐漸為世人所知;随着近幾年AIGC、大模型的加碼,“零水花”逐漸成為跳水健兒大賽的日常,而其中AI扮演的角色,既深不可測,又清晰可見。

體談 | 運動員能做的事情人工智能都能做,那還要人做什麼?

中國跳水夢之隊借助某網際網路巨頭的AI能力,使訓練和比賽的各環節不斷标準化

在大洋彼岸,最接近科技與創新聖地矽谷的NBA球隊金州勇士,在AI輔助運動表現提升方面亦是集大成者。一方面,矽谷元素讓球隊天然占據“開風氣之先”的優勢;另一方面,隊内彙集了以伊戈達拉為首的多位風投大佬,身體力行地參與到AI前沿創新中來。事實上,球隊老闆拉科布就曾投資一款智能壓力衣,能通過内部的感測裝置追蹤球員肌肉、呼吸、心率、神經等身體機能,并和諸多智能裝備一起,投入到勇士球員們的日常訓練和比賽中。2022年重奪總冠軍後的一系列揭秘中,又被曝出庫裡及隊友的日常訓練、科爾臨場戰術的調整中與大資料、AI的熟練運用密切相關。勇士隊被譽為“NBA中的谷歌”,名副其實。

體談 | 運動員能做的事情人工智能都能做,那還要人做什麼?

勇士隊的“科技範兒”貫穿比賽始終

在球隊、俱樂部層面的智能管理、模型預測、風險規避方面,AI成了核心競争,關鍵在于打破了時間、地域及球隊規模和财力差異造成的資訊差,利用大資料将核心資訊和未來預判精準呈現。

ESPN在今年夏天就推出了基于AI的模拟仿真選秀,不過因為文班亞馬和諸多高順位簽原本争議就不大,與現實結果無太大偏差,是以沒有濺起太多水花。倒是職棒聯盟MLB,在今年的選秀中已經将AI分析投産并實踐,這種新的嘗試可能有助于識别球員的潛力或缺陷,為球隊提供更全面的評估。此外決策者們還希望AI能幫助球隊識别出那些被忽視的“天才遺珠”。這些舉措除了能精準識人,更重要的是可以省去試訓環節球隊和新秀雙方的時間、精力成本,降低受傷風險,可謂多赢之舉。

對于中小規模的俱樂部而言,用于資訊搜集和趨勢預判的人力和财力無法匹敵多金的豪門,這一缺陷在AI時代或更有望被彌補。當資訊量足夠全面、樣本足夠大、資料庫足夠公開,滿足以上條件,實質是AI把各家在資訊對稱層面拉到同一條起跑線上。再沒有所謂的“獨家内幕”,而更多是基于AI呈現的精細化預判和經營,更高層次的比拼——不一定完全與錢相關,但有錢确實能做得更好。

體談 | 運動員能做的事情人工智能都能做,那還要人做什麼?

VAR輔助裁判在世界杯等重大賽事中修正了許多重要判罰

在賽事管理方面,AI在賽制編排、輔助判罰領域的應用,也早因為世界杯等頂流賽事中的實踐,而變得舉世皆知。2018年俄羅斯世界杯,視訊助理裁判(VAR)首次在FIFA大賽中正式啟用,甚至在法國隊與克羅地亞隊決賽中都決定了一個點球的歸屬。雖然不可避免地影響賽事流暢,造成超長補時,但起碼把“誤判亦是比賽一部分”的傳統觀念成功糾偏,如今已成為綠茵場上不可或缺的“科技眼”。至于在網球等賽事中已然運用成熟的“鷹眼”技術,從2023-24賽事起也由NBA通過與某消費電子巨頭的合作,正式作為輔助裁判判罰的工具引入。用智能手段取代或部分取代可能産生偏差的“人”的因素,讓判罰更精準,這也是賽事公平的必備前提。

從“幕後輔助”到“定義邊界”,未來20年AI将成為體育主驅動

AI的介入無疑正在拓寬賽場表現、賽事觸達、娛樂價值、商業變現等多重邊界,把全球體育這塊蛋糕越做越大。根據權威咨詢機構“聯合市場研究”(Allied Market Research)在去年釋出的題為《體育市場中的AI:全球機遇分析與産業預測,2021-2030》的專項報告,全球體育市場中AI部分的估值在2020年大約為14億美元,而到2030年則有望達到192億美元,複合年均增長率達到30.3%。報告認為AI對于全球體育的介入可以粗分為三大方向:賽事後分析、賽事中行為、粉絲體驗。順着這三大方向,能衍生出的細分領域可謂不勝枚舉。

即便不考慮AI的因素,體育本身的疆界也在不斷外拓,融入了影音娛樂、潮流文化、工業制造等寬泛的領域。有了AI的加持之後,體育或許能進一步被定義為,借助必要的裝備和器材,使人類的體力與腦力在高、快、強、準等次元無限發掘極限的探索。許多在前半個世紀中僅能出現在科幻片中的想象,或許能越過現實的藩籬,在可見的未來成為賽場上真實的影像。

譬如,棋牌類等“智力運動”的項目已逐漸被納入競技體育的通行賽事之中,而AI在國際象棋、圍棋等項目上與人腦的對抗,在過去30年中一直是體育界熱議的話題。從1996年俄羅斯國際象棋特級大師卡斯帕羅夫和“深藍”的初次遭遇戰,到2017年柯潔完敗于“阿爾法狗”後流下的淚水,棋手們不斷挑戰人類腦力、算力極限的同時,AI了解人類并超越人類的步伐也在以恐怖的速率加快着。

體談 | 運動員能做的事情人工智能都能做,那還要人做什麼?

2017年挑戰“阿爾法狗”失敗後,柯潔非常懊喪

我們注意到,越來越多新潮的“非身體接觸類”項目正在被納入體育的範疇内。這其中包括在剛剛結束的杭州亞運會上,首次成為正式比賽項目的電子競技;與科技和網絡的天然聯系,注定了AI在未來會如疾風般迅捷地推動其發展,從“人機對戰”的基礎階段,到AIGC無限拓寬比賽可能性的進階階段——再強大的戰隊,也得開始謀劃面對“不是人”的對手,當采取何對策。

我們也注意到,今年8月底,國家體育總局印發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第十五屆運動會群衆賽事活動規程總則》中,航模類設定的12個項目中,有3項是無人機項目(包含2個無人機競速項目,和1個無人機足球項目),這意味着下屆全運會上能在正式的比賽項目中看到無人機。當我們看着中東的土豪們在廣袤的沙漠中操控着無人機穿越賽事,以為這還是少數金主爸爸把玩的大玩具時,它已逐漸走進了競技體育的主流舞台。可以想見,随着無人駕駛技術的普及和成熟,更廣義上的“無人機”,包含飛行器、賽車、人性機器人等更多細分領域,在賽事中的競逐就是比拼誰的模型更穩,預判更準,算力更強。

體談 | 運動員能做的事情人工智能都能做,那還要人做什麼?

無人機正逐漸進入競技體育領域,下屆全運會就成為正式比賽項目

在運動員借助AI大幅優化賽場表現的同時,AI輔助的硬體更新,亦能決定他們即戰力的成倍提升。譬如足球領域,作為世界杯官方用球提供商的阿迪達斯,除了在每屆賽事貢獻經典的主題足球外,據報道已經開始孵化一款通過AI技術,自行修正飛行曲線的用球。趁着還沒生産出來,無責任暢想一下,或許貝克漢姆的經典曲線能被做成晶片,讓效仿者毫不費力地精準複刻?這對粉絲來說當然是腦洞大開的周邊,可運用在實戰中是利多還是弊多,還得細細思量一番。

像乒羽、網球等重度依賴拍子的項目,相關制造商亦開始追逐風口,使AI對器材效能的提升達到最優。知名網球器材品牌威爾勝(也是NBA官方用球提供商),據報道已經在開發有增強力量、提升擊球準确度功能的智能網球拍。借用科幻小說的語言,這些器材像極了主人公用來提升戰力的“外骨骼”;倘能成功落地,原先隻存在于想象中的“鐵甲鋼拳”,有可能迅速成為賽場的主流。

模糊的邊界:體育AI化時代的科技倫理,亦需重新定義

任何新事物的湧現,帶來炫目的新奇感總是短暫的,而令人不安的道德與倫理困境,卻是要長期應對、不容逃避的課題。體育與AI的結合,亦是如此。

這其中,有能從制度和規定層面規避的,譬如在賽事分析中涉及的大資料采集問題。為了更好地對運動員的賽場表現,有時甚至還有賽場外生活進行全面的檢測、取數、模組化,“老大哥在看着你”的窒息感勢必更強烈。不光是無處不在的人臉識别、身體機能監測,也許連所有飲食、社交、消費、情緒行為都會被無孔不入的AI攝取,毫無秘密可言。當然,按照通行的AI使用準則,必須在這些步驟前對相關對象進行充分告知,并獲得授權,再開始采集。這從道理上并不難厘清,難的是執行過程中的灰色地帶。

體談 | 運動員能做的事情人工智能都能做,那還要人做什麼?

人vs人,人vsAI,你更希望看到哪種電競對決?

可上升到價值觀的高度,自西方文藝複興時期以來就被置于首要地位的“人的價值”,在AI時代勢必會經受劇烈而痛苦的沖擊,在體育領域尤其如此。

譬如上文說到的例子,當球的運作的曲線能按照AI設定的理想模型即時修正,隻要滿足前設條件,便能毫不費力地提出“貝式曲線”,複刻出“喬幫主”最後一投的優雅手感,那賽場上從觀感而言盡是完美,沒有缺憾;經典變得稀松平常,而個性磨得毫無棱角——這本身,就是最大的缺憾。

用AI輔助器材修正人工判斷,使賽場上的每次判罰無限接近真相,這當然是要舉雙手贊成的。可用無限更新的AI軟硬體去提升運動表現,若是愈發成熟的AIGC能力代替人腦拓寬智力運動的疆界,運動成績上的“更高更快更強”是必然趨勢,可在這繁榮的表現背後,人類不免陷入的迷茫瞬間是——當AI成為這一切的主導時,人的價值到底展現在哪裡?

且不說AI最終淩駕于人類智慧之上,最終取代和奴役人類的敵托邦式結局,單是在我們尚能掌控命運的“體育+AI”領域,身份焦慮和自我懷疑,在可見的未來會成為揮之不去的陰影。當然,人類不可能因噎廢食地拒絕擁抱AI的降臨,可上面所言人類之精神困境,不僅僅是一個人文科學和哲學社科的議題,它需要引發一場社會的大讨論,并在AI的步步推進過程中不斷修正、自洽。

宇宙的精華,萬物的靈長——700多年前莎士比亞借哈姆雷特之口道出這句對于人類的終極贊美時,當然不會料到多少世後AI加持下的人類自我懷疑。且讓我們期待在這些問題的解答過程中,步步為營地實作螺旋形上升。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