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點

AI“百團大戰”,訊飛星火認知大模型為何脫穎而出?

作者:毛啟盈頻道

中國大模型“百團大戰”之後,使用者出現審美疲勞。

尤其是大模型“網紅”chatGPT性能大幅下降,聊天響應速度變慢、内容變得冗長、重複且無邏輯,以及聊天主題變得單一且無趣,遭到使用者吐槽。

國内大模型瘋狂内卷,已讓一些缺乏技術積累和研發投入的企業心不從心,開始掉隊。資本運作之後,并沒有出現接地氣的應用場景,逐漸開始失聲。

AI“百團大戰”,訊飛星火認知大模型為何脫穎而出?

然而,8月15日,訊飛星火大模型2.0如約而至。經過現場實景示範,代碼能力和多模态互動能力超乎現象。科大訊飛董事長劉慶峰表示訊飛星火大模型V2.0基于Python和C++進行代碼寫作能力已高度逼近ChatGPT,并将于今年10月24日全面超越ChatGPT,明年上半年将正式對标GPT4。

作為中國唯一準确給出大模型發展計劃時間表,并且引領技術方向的科技企業,科大訊飛的信心來源于何處?

01 訊飛星火認知大模型,為何能脫穎而出?

訊飛星火大模型能夠對标和超越ChatGPT,與那些炒作ChatGPT概念尋求“破圈”不一樣,科大訊飛從一開始就讓大模型結合業務案例,讓大模型摸的着,看得見。任何創業者、企業主以及個人都可以參與進來。

AI“百團大戰”,訊飛星火認知大模型為何脫穎而出?

第一、成熟産品計劃和商業化生态。

8月15日,推出的星火2.0大模型,與上半年釋出的星火1.0、1.5版大模型相比, 大模型代碼能力和多模态互動能力将實作重大更新。在文本生成、語言了解、知識問答、邏輯推理、數學能力、代碼能力、多模态能力方面更強大,在教育、辦公、汽車、數字員工四大行業應用更為成熟。

科大訊飛展示了星火2.0可以實作代碼生成、代碼補齊、代碼糾錯、代碼解釋、單元測試生成等開發能力。基于此,科大訊飛公布了基于星火2.0的智能程式設計助手:iFlyCode 1.0,擁有星火大模型的所有代碼生成相關能力,并可以無縫內建至開發環境。

劉慶峰表示,訊飛星火大模型獲得廣大使用者和開發者的好評,100多天以來,訊飛開放平台新增開發者70萬+,下助手使用者建立7800+。

星火大模型賦能C端硬體,打造了全新的體驗。訊飛智能辦本,學習機以及錄音筆等終端在今年6.18獲得京東和天貓雙平台7類銷售冠軍。

多年來,科大一直獨占人工智能與語音行業鳌頭,在智能教育硬體和教育資訊化方面築起了較高的“護城河”。此前,科大訊飛啟動了“1+N 認知智能大模型技術及應用”專項攻關,其中“1”指的是通用認知智能大模型平台,“N”指的是将認知智能大模型技術應用在教育、醫療、人機互動、辦公、翻譯等多個行業領域。譬如,訊飛星火大模型+教育、+醫療、+金融、+汽車,打開了市場想象力。

AI“百團大戰”,訊飛星火認知大模型為何脫穎而出?

譬如,訊飛星火大模型2.0多模态互動能力提升,可以實作圖像描述、了解、推理、創作、文圖生成以及虛拟人合成等多模态功能。多模态能力不僅能夠賦能教育和醫療,而且可以應用到工業、汽車自動駕駛以及機器人等行業應用,這是實作通用大模型的必由之路。

在星火2.0釋出會上,科大訊飛宣布聯合華為推出訊飛星火一體機。“我們不僅在算法上有了充分的信心,在算力上也邁出了重要一步。”科大訊飛董事長劉慶峰在釋出會上表示,訊飛星火一體機将使得所有企業更友善、更自主、更安全可控的私有化部署大模型能力,在完全國産自主創新的平台上,進行私有化部署,保護自己的資料安全。

此前,科大訊飛攜手華為共創AI存力底座,點燃AI大模型星星之火。華為資料存儲産品線總裁周躍峰表示,在大模型時代,資料品質決定了AI智能高度,作為資料的載體,資料存儲是AI大模型的關鍵基礎設施。面向AI時代,華為攜手科大訊飛,共築更智能的數字世界。

科大訊飛與華為,雙方依托聯合創新,在資料存儲服務可靠性、算力和存力協同體系研究、資料全生命周期管理等技術方向上尋求突破。通過AI存力在AI大模型時代的創新實踐,為産業提供高價值的可借鑒經驗。

第二、AI方面雄厚的技術沉澱和持續性研發投入。

和造芯10億起步差不多,大模型也是一個非常燒錢的工具。

大模型的訓練和調試成本投入非常高,對于一個一清二白沒有基礎的公司來說,恐怕難以為繼,但科大訊飛背後有雄厚的研發支撐。

2022年科大訊飛總研發投入33.6億元,同比提升14.28%。發人員數量占公司總人數的比例為約60%。如此巨大的投入,也足以看到科大訊飛打造“航母”大模型的決心。2022年,公司在人工智能關鍵核心技術領域累計摘取16項國際人工智能大賽的冠軍,其中在認知智能領域獲得13項冠軍。

劉慶峰表示,因為星火大模型每一個關鍵的技術子產品都是完全自主研發的,科大訊飛對每一個階段的技術都是可控的,軟硬體平台都是國産自主可控的。

第三、中國大模型已在技術和應用開發上全面領先。

最近新華社研究院釋出國産大模型報告(以下簡稱《報告》)顯示,訊飛星火第一,智商最高、工具提效能力最強,以總分1013分位列本次國産主流大模型測評榜首位,在四大評測次元中的智商指數和工具提效指數兩個次元獲得第一,《報告》認為訊飛星火“在工作提效方面優勢明顯”。

AI“百團大戰”,訊飛星火認知大模型為何脫穎而出?

訊飛大模型6月9日突破開放式問答,并在數學能力和多輪對話能力上疊代更新;8月15日在代碼能力上實作重大突破,并在多模态互動能力上更新;10月24日對标ChatGPT,實作中文超越、英文相當的水準。

到今年10月24日之後,将全面超越ChatGPT,讓中國在大模型的開發能力以及場景,實作了全面的領先。科大訊飛在AI方面已埋頭苦幹了24年,劉慶此前提出五年奮鬥目标:達到十億使用者、實作千億收入、帶動萬億産業生态,這才是科大訊飛AI in大模型的真正價值。

02,群模亂舞,如何健康發展?

随着越來越多的大模型企業以及AI應用浮出水面,“群模亂舞”下,國内大模型行業如何健康可持續發展?成為越來越多人關注并且思考的問題。

截至目前,國内已推出超100款大模型産品,其中,僅定位通用大模型和“通用+行業”的企業,便多達26家。此外,“基礎+行業類大模型”已有7家;其他金融、醫療、生物、交通、資料分析等行業大模型達67家。

目前,大模型主要有三種模式:

(1)為了大模型而大模型,沒有任何技術沉澱和業務基礎的創業公司。

ChatGPT就是這樣一個沒有技術積累和文化沉澱的公司,隻不過有包括谷歌這樣的巨頭用融資來支撐,是以,泡面越來越大。而全球更多創業公司卻沒有那麼幸運。譬如,經曆了轟轟轟烈融資後,而被美團“收拾殘局”的光年公司。

(2)有網際網路基因,也沒有大模型方面的技術沉澱,臨時組建團隊或者收購一些公司,打上了大模型的标簽,一方面提升股價,另一方面,對業務有助推作用,但是看不到真實的變現能力。

A股中有諸多這樣的AI概念股,風口過去一地雞毛。就像當年遍地開花的網際網路+,而到了網際網路時代,那些網際網路+也僅僅是将物品從線下管道搬到線上,沒有發生任何變化。

(3)這類公司擁有AI的行業深耕,也擁強大的技術團隊。

譬如,科大訊飛、華為這樣的通信行業。進軍大模型的目的很簡單,就是結合已有的業務,賦能前杠百業,才,而不是為了大模型而大模型。

03,大模型未來:從娛樂到場景實用深度賦能時代已經到來

AI“百團大戰”,訊飛星火認知大模型為何脫穎而出?

ChatGPT從美國降生,然後席卷全球。

自作聰明的人類,第一個想到的是,讓機器人為我服務,于是不斷向大模型提出各種人類能想到的問題,試圖将其“考”倒,進而有一種獲得感。回答人類提出的各種枯燥問題,參加形形色色的考試,就差讓機器代替人類生孩子了。

娛樂是科技進步動力之一,但絕對不是網際網路遊戲這種精神鴉片。

事實上,人類如此刁難和測試一個機器,不僅僅是好奇心,更重要的是讓機器人為社會創造财富,這才是大模型最重要的價值。

是以,凡是不能商業化的大模型,都是勞民傷财,沒有生命力。小到一個公司,大到一個國家。隻有能讓國家強大起來的高科技才擁有長久的生命力。放眼世界,隻有中國才有可能成為美國之外“智慧湧現”的第二極,中國一定要有自己通用人工智能國家隊,這對國家無論是民生保障還是産業鍊安全都至關重要。

5G以及萬物互聯帶來時代到了,大模型迎來了5-10年風口期。科技部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研究中心釋出《中國人工智能大模型地圖研究報告》顯示,目前,中國和美國研發的大模型數量占全球總數的80%以上。其中,中國10億參數規模以上的大模型已釋出79個。除了10億級參數規模以上的大模型外,還有許多更小、更輕量級的模型也在不斷湧現,為各個領域帶來了更多的應用可能性。

我們知道,通用大模型一直是美國領先地位,中國公司如何打破美國在算力方面“卡脖子”問題,訊飛大模型在安全可控方面走出了實質性性的一步。正如劉慶峰所說,我們在自主創新方面已站穩了第一步。

值得指出的是,中國大模型要在新時代處于領先地位,并不能隻靠一家企業或者某個團體來完成,而是全社會與時俱進,積極擁抱AI時代,積極參與,才能跟上時代潮流。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