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點

連續虧損,預制菜能否拯救惠發食品?

作者:新京報

速凍上市企業惠發食品近日舉行2023年第一季度戰績嘉獎大會暨第二季度出征儀式,品牌市場中心陳秀萍稱下一步公司将以營造夏季專屬特色飲食文化為目标,拓展消費場景,挖掘潛在客戶,提升産品銷量。

然而,戰績嘉獎大會的背後,卻是惠發食品的業績不振。自2017年上市以來,惠發食品2018年、2019年淨利潤下滑,2020年短暫“回血”後,2021年、2022年及2023年一季度持續虧損。為挽救頹勢,惠發食品近幾年轉型加碼B端供應鍊業務,2021年起又把目光投向預制菜領域。不過,相關舉措不僅未能幫助公司扭虧,還因新業務拓展加大費用投入,給業績帶來壓力。

業内分析認為,惠發食品業績不振與速凍食品B端、C端市場競争加大有關,而B端預制菜與其原有的供應鍊業務高度重合。尤其是B端市場,随着預制菜概念走紅,各路資本湧入賽道,打破了原有的供需平衡,緻使供給增速快于需求增速。

連續兩年虧損

作為速凍調理肉制品代表性企業,惠發食品自2017年上市以來業績增長乏力。除2017年、2020年實作業績雙增外,2018年、2019年受肉類采購價格上漲、其間費用支出增加等因素影響,處于增收不增利的狀态,淨利潤分别下降24.71%、86.91%。

2021年、2022年,惠發食品分别虧損1.38億元、1.2億元,原因均與原料成本增加、股權激勵費用、職工薪酬增加、市場投入加大等因素有關。2023年一季度,受消費市場需求提升和産品銷量增加影響,惠發食品營收增長24.51%至3.89億元;淨利潤雖增長44.66%,但仍虧損1654.4萬元。

惠發食品在2022年年報中稱,受市場環境變化、消費方式改變等因素影響,公司供應鍊業務、終端直銷業務的收入和效益出現下滑;部分主要原料價格上漲,生産成本增加,毛利率下降;公司2020年實施股權激勵,本報告期發生股權激勵攤銷費用966.53萬元;因業務發展需要,公司增加了部分銷售和管理人員,同時調整了部分員工的薪酬待遇;因業務拓展,市場推廣費用發生5881.34萬元。此外,行業競争進一步加劇也擠壓了其市場空間。

不斷下滑的業績引來監管部門關注,惠發食品2018年年報、2019年半年報、2021年年報均收到問詢函或關注函。根據惠發食品2022年5月關于上交所對其2021年年報資訊披露監管工作函的回複,其2021年銷售費用大漲73.19%,主要系為應對激烈的市場競争,持續拓展新市場和新管道,加大冰櫃等輔銷品鋪陳,增加品牌咨詢費等支出,導緻職工薪酬、市場推廣費用增長。

産能使用率下降

惠發食品業績增長乏力的另一表現,是産能使用率不足。

2017年首次公開募股,惠發食品計劃總投資約3.59億元建設年産8萬噸速凍食品加工項目。2019年年報顯示,新項目投産前,惠發食品産能為11萬噸,産能使用率為81.03%,新項目達産後預計産能将達到19萬噸。2020年新項目部分産線投産後,惠發食品産能使用率降至61.82%,并在同年11月釋出的募投項目運作公告中稱,全面達産尚需一定時間。

2021年,惠發食品主要産品産能使用率降至55.68%,其中年産8萬噸速凍食品食品加工項目産能使用率為59.33%。惠發食品主要歸因于疫情對經銷管道、餐飲管道的影響,主要競争對手的市占率擴大,預制菜産能的提前布局,以及部分工廠中的房間改造影響了産能使用率等,并預計新項目延期至2022年12月達到預定可使用狀态。

對此,上交所2022年5月針對惠發食品2021年年報資訊披露下發監管工作函,要求其說明募資項目的産能能否充分利用,項目盈利能力能否達到預期等。

惠發食品回複監管函稱,大陸速凍調理肉制品市場廣闊,年産8萬噸速凍食品加工項目是公司逐漸實作業務更新的必要舉措。受外部環境、行業競争激烈和公司生産線更新改造的影響,目前該項目和公司整體産能使用率暫時未得到充分利用,2022年公司将積極采取消化産能、提升項目盈利能力的措施,包括統一規劃現有生産布局,提高産品競争力,拓寬線上線下管道,加大市場投入力度,提高産品銷售量等。

不過财報顯示,惠發食品上述舉措并未奏效,其2022年産能使用率進一步下降至50.55%。占營收比重較大的丸制品、油炸品生産量分别減少10.21%、12.54%,銷量分别下降0.73%、10.94%;串制品産量、銷量分别增長12.83%、29.94%,但庫存量同時大增95.18%。

一位速凍企業負責人告訴新京報記者,近幾年疫情對學校、餐飲等終端影響較大,銷售下降影響産能使用率。“企業擴大生産規模的展現應該是銷售增加,如果産能使用率下降,說明銷售增速未能趕上産能增速。”

轉型效果待顯現

面對業績下滑風險,惠發食品2018年前後發力餐飲食材供應業務,并在2019年年報中提出由傳統食品加工制造企業向餐飲食材供應服務型企業發展,但從财報資料來看,其轉型成效尚未顯現。

2019年,惠發食品推進全食材、全品類的餐飲食材供應鍊建設,為餐飲、團餐、校餐等提供一站式的全品類的食材供應鍊服務,同時以智慧餐飲帶動校餐等業務拓展,陸續落地面向北京、山東諸城中國小的供應鍊校餐等項目。

經曆2020年的業績上漲後,惠發食品加大供應鍊業務的投資布局。2021年1月宣布拟在北京市、諸城市、臨沂市、沙縣設立城市味道、惠發雲廚、惠農雲鍊、臨沂潤龍恵廚、沙縣小吃等供應鍊類型公司,累計注冊資金2300萬元。同年5月,惠發食品宣布,全資子公司惠發雲廚(山東)供應鍊管理有限公司拟以1500萬元向關聯方北京通泰餐飲有限責任公司增資并持有其5%的股份,後者是經認證的學生營養餐定點生産機關。此外,惠發食品還布局“城市味到”智慧餐廳,與沙縣政府聯合打造的“愛沙一品”門店也已在諸城開業。

經過一系列布局,惠發食品供應鍊業務營收從2019年的6940.61萬元上升至2021年的3.69億元,超過油炸品成為第二大營收品類。随着新管道、新業務的不斷拓展,惠發食品期間費用的市場投入費用也是水漲船高,給公司帶來業績壓力。2022年,受市場環境變化、消費方式改變等因素影響,惠發食品供應鍊業務營收下降18.16%至3.02億元。

自2021年起,惠發食品将預制菜寫入年報,并提出打造預制菜産業發展兩條鍊,一是城市特色産業鍊,打造以爆品式菜品為主的預制菜加工,為特定管道和通用管道服務;二是城市公共服務鍊,以“中央廚房+智慧團餐、快餐”為核心,生産加工淨菜、料理包、冷鮮菜、烘焙産品等。不過在業内人士看來,惠發食品B端預制菜業務與已有的供應鍊業務較為相似,屬于“換湯不換藥”。

農業農村部食物與營養發展研究所副研究員劉銳此前在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時認為,預制菜更多是一種新概念,核心還是食品加工、餐飲供應鍊等産業。不排除很多企業被淘汰的風險,産業園區能否真正建起來也存在未知。按照現有情況,做牛肉丸、速凍餃子、調味品的都被稱作預制菜企業,更像是傳統企業挂了“預制菜”的新名字,建議企業不要盲目投資、上項目。

競争壓力加大

上述速凍企業負責人認為,惠發食品業績不振與速凍食品行業B、C端市場競争加劇有關,尤其在B端速凍供應鍊市場。“以前B端市場就存在,但規模沒有那麼大,供應方沒有集中進入,供需相對平衡。這幾年預制菜概念炒作,資本進入太多,主做C端的速凍企業和其他行業湧入,供應端增速高于需求端,競争壓力随之加大。”

“速凍供應鍊第一股”千味央廚在2022年年報中分析稱,2022年速凍行業面臨消費市場整體萎縮、制造成本上漲等影響。短期來看,B端火鍋料産品增速放緩,速凍面米制品處于行業成熟階段,需尋找差異化增長點。随着餐飲行業集中化、連鎖化和供應鍊社會化的發展,餐飲端成為速凍面米市場新藍海,大型速凍食品企業逐漸将業務重心向B端轉移,導緻B端市場競争加劇。安井食品的“凍品先生”,三全食品的“三全綠标”,思念食品的BP事業部、巴比食品的團餐業務等,均瞄準了B端管道和餐飲客戶。

惠發食品也在近兩年年報中坦言,除了三全食品、思念食品等傳統速凍面米企業憑借其行業經驗和管道資源涉足速凍調理肉制品行業外,其他中小企業也發展迅速,主要競争對手已完成全國産能和市場布局,形成規模效應優勢,市場占有率逐年擴大,行業内競争加劇。

在速凍調理肉制品行業,素有“南福建北山東”的說法,代表性企業還有安井食品、海欣食品等。與惠發食品業績連續虧損不同,安井食品近年來憑借産地銷布局、BC端兼顧等政策,2018年以來營收、淨利連續雙增,2022年營收突破百億,約是惠發食品的7.7倍。

除B端市場面臨競争外,惠發食品在毛利率相對較高的商超管道也存在短闆,2022年該模式收入減少0.9%至2411.49萬元,而其他銷售模式營收均達到上億規模。新京報記者近日走訪北京商超發現,安井、海欣、正大等速凍調理肉制品産品陳列較多,鮮少發現惠發食品的身影。據山東諸城消費者王先生介紹,當地速凍食品企業很多,他和親友購買較多的品牌是“佳士博”,而非惠發,“惠發隻是上市後名氣大一些”。

針對公司業績乏力原因、産能逐漸下降、預制菜與供應鍊業務是否重疊、市場競争地位以及扭虧舉措等,新京報記者自5月19日起聯系惠發股份,截至發稿尚未回複。

新京報首席記者 郭鐵

編輯 李嚴

校對 盧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