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點

進軍實景娛樂,中影的中國科幻電影樂園靠譜嗎?

犀牛娛樂原創

文|小福   編輯|樸芳

在以為實景娛樂已經成為中國電影行業的過去式之時,中影竟也加入了這場“圈地運動”。

本周早些時候,中影召開了2022年業績說明會,會上透露公司正在籌建中國科幻電影樂園,将以系列科幻電影IP為核心,打造具奇幻性 、冒險性、體驗性、互動性的旅遊娛樂園區。

今年春節檔才剛剛憑借《流浪地球2》斬獲超過40億元票房,現在又要乘勝追擊開發科幻電影實景娛樂。中影此時宣布這一消息立刻獲得了資本市場的看好,次日開盤即收獲漲停。

做不成的“中國迪士尼”

客觀來說,實景娛樂一直都是中國電影行業想啃卻啃不動的一塊大蛋糕。

眼看着迪士尼樂園和環球影城在國内開得風生水起,中國電影主題樂園卻遲遲沒有進展。高舉高打的公司不少,但迄今為止,也隻有手持合家歡動畫大IP《熊出沒》系列的華強方特與攝制、文旅兩手抓的橫店影視城堅挺存活,其餘涉足真人電影IP的實景娛樂産業幾近全軍覆沒。

這卻并非是市場需求不足。

縱覽内地市場,熱門影視作品拍攝地拉動當地旅遊已經是常态。從《非誠勿擾》的海南旅遊熱到《灌籃高手》的鐮倉高校站打卡。今年年初火爆全國的《狂飙》,也帶起了一波廣東江門的旅遊熱潮。

進軍實景娛樂,中影的中國科幻電影樂園靠譜嗎?

相比之下,國内電影實景娛樂産業卻是多年如一日的落寞。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一家公司就是華誼兄弟。

作為國内最早試水實景娛樂的頭部電影公司,華誼兄弟早在2011年就宣布進軍實景娛樂産業,計劃對标迪士尼樂園在國内多個城市打造華誼兄弟電影IP的電影主題樂園。

進軍實景娛樂,中影的中國科幻電影樂園靠譜嗎?

同年,華誼兄弟成立實景娛樂子公司,并接連簽約或參與收購了包括觀瀾湖華誼馮小剛電影公社、華誼兄弟(蘇州)電影世界、華誼兄弟(長沙)電影小鎮、華誼兄弟(濟南)電影小鎮等多個項目。其中除了蘇州電影世界項目外均為集中于品牌授權與項目經營分成的輕資産模式。

2014年,華誼率先提出“去電影單一化”政策。然而在此之後,被華誼兄弟寄予厚望的實景娛樂并未按預想那樣成為新的營收支點,随之而來的是無盡的燒錢與持續疲軟的營收表現。

一方面,由于華誼兄弟旗下為數不多的成熟系列電影IP《非誠勿擾》《狄仁傑》等對青少年、家庭遊客吸引力不足,相較于迪士尼、環球影城等頭部主題樂園IP勢能較低;另一方面,華誼兄弟重資産文旅項目的緩慢回報,也影響了華誼的輕資産布局進展。

而後2018年經曆了一番“地震”,又遭遇後來疫情的侵襲,華誼的實景娛樂産業更加岌岌可危。直至2021年8月13日,華誼宣布拟将持有的控股子公司華誼兄弟(天津)實景娛樂有限公司15%的股權轉讓。本次交易後,華誼持有實景娛樂公司39%的股權,不再納入公司合并報表範圍。至此,華誼的實景娛樂夢想,基本也就走向了失敗的終局。

像華誼一樣轟轟烈烈開局、悄聲落幕的頭部公司,還有光線、博納、萬達電影等等。在這些公司實景娛樂産業布局失敗背後,有房地産市場的降溫、也有公司自身的因素,但歸根結底,還是離不開IP支撐不足這個死穴。

被看好的科幻電影樂園

這塊被整個中國電影行業垂涎已久,鮮少有人能動的大蛋糕,能被中影啃下來嗎?

或許現在還真的是一個不錯的時機。

首先,單說市場稀缺性,科幻電影這個主題就拉滿了。

放眼整個世界,以科幻電影為主題的實景娛樂樂園都堪稱罕見。這為即将建立的中國科幻電影樂園帶來了極強的市場稀缺性。

其次,相較于迪士尼、環球影城這類頂級公司主題樂園,亦或是國内電影公司曾經投注過的實景娛樂項目,科幻電影主題的實操性也相對較強。

一來,比起各類風格IP融合在一家遊樂園裡風格亂炖,單一類型題材更容易、适合營造主題氛圍;二來,盡管科幻題材比不上那些好萊塢動畫或是《熊出沒》一樣合家歡屬性爆表,但科幻元素自帶的科教意味,一樣能夠讓實景娛樂核心閱聽人家庭遊客有所收獲。

最後,科幻題材确實在中國内地市場有不錯的市場潛力。

中影手中的王牌科幻電影IP《流浪地球》系列,是被譽為推開中國科幻電影大門的頂級IP。兩部作品累計票房87億+,甚至連衍生周邊也能夠引發一陣搶購熱潮,這樣的市場号召力,足夠作為核心主題撐起這個科幻電影樂園。

進軍實景娛樂,中影的中國科幻電影樂園靠譜嗎?

此外,還有同樣在中影旗下的科幻喜劇《獨行月球》,以及暫未被院線電影化的《三體》《球狀閃電》等劉慈欣優質作品,也都具備不錯的開發潛力。

進軍實景娛樂,中影的中國科幻電影樂園靠譜嗎?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透露的中國科幻電影樂園選址位于北京市懷柔區,緊鄰國家中影數字制作基地。這意味着除了科幻電影娛樂項目之外,亦能融入電影拍攝制作體驗項目,一定程度上能夠對标起環球影城的定位。

有稀缺、有需求、有成熟IP,已然胸有成竹的中影,此次被資本市場看好也有理有據。

不過,這背後仍有不少隐患。

對于所有中國電影公司實景娛樂項目而言,最大的短闆是IP數量不足,科幻電影也不例外。目前中國科幻作品還在啟蒙發展期,出圈作品少、成熟作品少,包括科幻作品對觀衆的影響力,可能都處于一個發展階段。

電影主題樂園的關鍵點在于需要有足夠數量的系列IP來支撐起繁多的主題遊樂設施。這一點,依靠TV動畫、一年一部春節檔動畫電影不斷拓寬《熊出沒》内容版圖的方特,已經找到了自己的解題方式。而面對五年兩部的《流浪地球》,中影的布局速度還不夠快,手裡能打的牌也不夠多。

再者,作為一家以真人電影IP為核心的公司,中影也的确缺乏可參考的成功經驗。

萬達電影、華誼兄弟等當年紅極一時的行業頭部公司重金押注都以失敗告終,而華強方特與橫店影視城的經營模式又有别于傳統電影實景娛樂項目。對于中影這個深耕電影産業數十年,缺乏實景娛樂操作經驗的公司而言,我們暫時看不到它身上有太多經驗優勢。

實景娛樂回潮

但針對中國科幻電影樂園這個宏偉願景,比起判斷中影自身實力夠不夠強,其背後所暗示的行業風向更值得我們關注。

事實上,除了在業績說明會上官宣的中影以外,上海電影也在近兩年有不少相關動作。早在2021年就宣布要與《唐探·番外篇》合作建立文商旅項目,準備在上海松江建造一條融拍攝、旅遊、消費等需求為一體的“新唐人街”。

進軍實景娛樂,中影的中國科幻電影樂園靠譜嗎?

相似的動作,同為國字頭公司,僅憑這兩點,便足夠作為行業信号被重視起來。

在民營電影公司的多年探索紛紛落敗之時,兩家國字頭電影公司卻牽頭重拾電影實景娛樂。一定程度上說,這個動作已經足夠被解讀為整個中國電影行業實景娛樂回暖的信号。

泡沫時代已逝,電影實景娛樂歸來仍是風口。

這一次,會是屬于國營電影公司的時代嗎?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