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點

時尚圈“入贅”娛樂圈,明星看秀能拿多少“彩禮”?

文| 王若晔

第一次接觸到時尚和走秀,還是小時候睡不着覺,半夜打開電視機無意間看到一排排着裝清涼的美女,邁着“貓步”在舞台上自信大方地展示笑容。再長大一點,才了解到這叫維多利亞的秘密時尚大秀。

與一般在11月份舉辦的維秘秀不同,紐約、倫敦、米蘭等時裝周的春夏秀場往往在每年2月起就輪番上陣。中原標準時間2023年3月7日,随着最後一個巴黎時裝周宣告落幕,這場冬末春初的時尚盛宴也将暫告一段落。這是時隔三年,中國明星首度重返國外四大時裝周。

忙碌的不僅是明星,網友們也在一天一個#XX明星看秀#熱搜的氛圍下,體會到了久違的沖浪樂趣。單單是秀場生圖比美這件事,微網誌、豆瓣、小紅書上就熱熱鬧鬧地讨論了一個多月,新浪娛樂官方發起的“米蘭時裝周國内明星最佳看秀造型你最愛哪一個?”的投票,短短24小時吸引到8.9萬人參與。不過全網至今仍未選出今年公認的秀場最美(最帥)的人。

隻是比美當然還不夠,好不容易來時裝周一趟,粉絲還要幫明星們比妝發造型、比穿的衣服是當季還是超季、比看秀坐在哪個位置、比有沒有與品牌總監合影……比完秀場内再比秀場外,外媒報道篇幅、外網宣發體量、外網單人圖頻點贊數等都是需要被一較高下的資料。

當蔡徐坤粉絲曬出蔡徐坤被外媒《Fashionista》評為Prada大秀最佳着裝,劉雨昕粉絲立馬不甘示弱地回擊受Dior邀請的劉雨昕是被路透社報道的唯一亞洲面孔,成毅粉絲甚至包下了法國埃菲爾鐵塔前的應援大屏,為成毅首次參加巴黎時裝周造勢。

外行看熱鬧,内行看門道。對于藝人團隊來說,參加時裝周則是對藝人商業價值的一次鍍金。藝人經紀人沫楠告訴骨朵:“藝人在時裝周有亮相,既是代表他已經獲得了比較好的品牌認可,更是一次流量極大的曝光,有助于加深藝人在國際上的影響力。”

換言之,中國明星出征國外時裝周,遠不是漂洋過海地來看一場秀那麼簡單。

01

首要任務:重返秀場

1910年第一屆巴黎時裝周在法國時裝協會的主辦下開展,期間即使經曆二戰也不曾停止程序。然而華人直到21世紀前後才陸續登上國際時裝周的舞台。

時尚圈“入贅”娛樂圈,明星看秀能拿多少“彩禮”?

圖檔來源:新浪微網誌@渣一刀

1998年的HERMES秀場上,張曼玉被時任HERMES創意總監的Martin Margiela邀請走秀,成為了首位參加巴黎時裝周的華語明星。之後幾年時間裡,梁朝偉、張震等港台明星才紛紛踏足時裝周秀場,過了一把明星麻豆的瘾。

相比于港台明星,内地明星轉戰時裝周則要更晚一些。

2000年電影《卧虎藏龍》在北美取得了超過1.28億美元的票房,迄今仍是北美票房最高的外語電影,斬獲次年奧斯卡金像獎十項提名。傲人的成績不僅為中國電影敲開國際市場的大門打下基礎,也讓時尚圈注意到了擁有别樣魅力的東方美學。

2005年,Dior首席設計師海盜爺作為電影《卧虎藏龍》的忠實粉絲,特别邀請主演之一的章子怡前去當年的巴黎時裝周看秀和參觀秀場背景。自此以後,華人在國際時裝周開始頻繁亮相。

話說回來,雖然參加時裝周的中國明星多了,他們在秀場上的待遇卻時常遭到非議。2023年Dior大秀開始前,BLACKPINK成員金智秀被品牌總監攙扶入場,喜愛程度可見一斑。前THE9隊長劉雨昕隻能從VIP通道和其他看秀的普通群衆一同排隊入場,Dior大中華區副總裁在入口處接待到一半,轉頭又抛下了劉雨昕去向别人問好。

但著名時尚部落客@高定bot 告訴骨朵:“現在四大時裝周對于中國明星的接納程度已經很高了,很多品牌、很多秀場都可以看到國人的影子。從外網宣發、看秀安排以及很多相關事項上,中國明星可能隻與好萊塢頂級明星有差别。”像Dior這樣“拜高踩低”的品牌并非主流。

時尚圈“入贅”娛樂圈,明星看秀能拿多少“彩禮”?

圖檔來源:新浪微網誌@劉詩詩

從2023年2月15日開始的米蘭時裝周到3月7日結束的巴黎時裝周,超過30位中國明星分别受邀觀看了不同品牌春夏時裝秀。晚宴坐在TODS品牌CEO旁的劉詩詩、穿上量體裁衣超季服裝的肖戰、受邀出席Prada基金會的蔡徐坤以及衆多被品牌外網認領、誇贊的中國明星都足以證明國外時尚品牌對中國明星的看重。

在時尚圈内人的角度看來,中國明星重返秀場百花齊放,四大時裝周上湧現越來越多的中國面孔,亦是民族自信和文化輸出的表現之一。

02

次要任務:奪回代言

一般來說,能夠參加時裝周的明星都曾與時尚品牌有過深入合作。像LV品牌代言人劉亦菲、GUCCI品牌代言人肖戰、Prada品牌代言人蔡徐坤,均是通過了品牌考察期有代言在身以後,才受邀在時裝周看秀。

時尚圈内從業人員Fiona向骨朵介紹,“時裝周看秀名額會由時尚品牌總部下發到各個國家和地區。比如中國大區就會有限制,通常是兩三個人的名額。有些品牌代言人、摯友、缪斯等title衆多,是以合作過的明星也很多,并非所有合作過的明星都能被邀請。”品牌會根據實際情況再進行考量。

如無特殊情況,代言人作為品牌的“主人”,在新一季商品釋出時都會來到大秀現場向大家介紹他所代言的商品。同為Dior代言人的迪麗熱巴、楊穎、王俊凱2023年沒有現身在巴黎時裝周的Dior秀場,于是就被猜測是三人資源降級所緻,不再受到Dior青睐。

時尚圈“入贅”娛樂圈,明星看秀能拿多少“彩禮”?

圖檔來源:新浪微網誌@迪麗熱巴

@高定bot 告訴骨朵,“同為代言人或大使,有的明星去了時裝周但有的沒去,隻能說明品牌從不同角度配置設定了他們各自負責品牌的職能。沒去不一定是沒有被邀請。尤其對于有title的當紅明星和頂流來說,去一趟時裝周少則兩三天多則幾周,檔期無法調和是明星無法出席時裝周的主要原因。”藝人經紀人沫楠同樣佐證了這一點,與品牌合作過的藝人沒有被邀請看秀,極大可能是檔期對不上,或者是當初談代言的時候關于這方面的權益約定的不同。

是以沒有出現在品牌秀場的代言人并不會背上負面新聞,更不意味着“掉資源”。抛開檔期原因,品牌大緻會從國際知名度、帶貨能力、時尚感、個人作品四個次元考察,來配置設定現有的看秀名額。據Fiona了解,品牌邀請好萊塢明星時,更側重明星自身的時尚感以及和品牌理念的契合度。但卻更在意中國明星的帶貨能力,觀察他能否幫助品牌開拓中國市場。

時尚圈“入贅”娛樂圈,明星看秀能拿多少“彩禮”?

圖檔來源:新浪微網誌@蔡徐坤工作室

在挑選代言人時,品牌更是将中國明星的帶貨能力放在考察首位。2019年5月1日Prada官宣蔡徐坤成為全球代言人前,Prada在中國市場的營收連續下跌5年。官宣後,Prada的2021年财報顯示,該年上半年收入同比大漲60%至15.01億歐元,零售銷售額增長60%。電商業務連續第五個季度實作三位數增長,其中中國内地市場甚至大漲77%。

是以,表面上中國明星參加四大時裝周是時尚圈對他們的一種認可。但另一方面,一衆高奢品牌将視線放回到中國明星身上,簽訂代言、邀請看秀也是企圖通過明星自帶的人氣和流量,協助國外品牌實作在中國内地市場的創收。

03

最終任務:提升咖位

經過四大時裝周曆練的明星回國以後,時尚資源和娛樂圈咖位幾乎都有不同程度的提升。藝人經紀人沫楠說,“今後再有時尚品牌或其他商務活動,他們會被優先列入邀請範圍。後續遇到雜志拍攝、紅毯晚宴這類通告時,去過時裝周的明星向品牌借衣服也會更順利。”

去一趟時裝周既能樹立高逼格人設,又有機會赢得品牌合作,還有可能反哺演藝事業。這對于事業剛剛起步的許多新人明星來說,無疑是一本萬利。于是,想要靠四大時裝周在國際上刷臉,但又暫時沒有高奢品牌合作關系的明星,往往會通過其他途徑“曲線救國”。

時尚圈“入贅”娛樂圈,明星看秀能拿多少“彩禮”?

圖檔來源:新浪微網誌@肖戰工作室

其一就是雜志邀請。不過,品牌邀請和雜志邀請的明星在待遇方面卻有不少差别。受到GUCCI和TODS兩個高奢品牌邀請參加米蘭時裝周的肖戰,抵達機場後就有品牌安排的車隊接他入住當地最奢侈的豪華酒店,之後的行程更有私人飛機接送。他在看秀時所穿服裝不僅是超季,品牌提前安排裁縫按照他的身材再次對衣服進行裁剪,且兩場秀他都坐在了品牌CEO的右側。

由雜志方出面邀請的明星,不僅不能享受到以上尊貴待遇,也很難得到品牌ins認領,更不用說品牌從業人員的全程陪同和外媒跟拍。出席了2023米蘭時裝周Brunello Cucinelli、MaxMara兩場大秀的張嘉倪就是由《精品購物指南》雜志邀請,她在米蘭釋出的有關時裝周的微網誌甚至都沒有出現過品牌Logo。

另一個參加時裝周的方式是自費看秀,和品牌、雜志邀請都不同,從别人手中購買入場名額相當于買“黃牛”。明星一旦被曝光是自費看秀,不能利用時裝周的名氣幫助自己擠入時尚圈事小,反被品牌拉黑、被同胞嘲笑事大。

2019年巴黎時裝周上,ONER組合發微網誌稱成員木子洋受邀出席CHANEL2020春夏大秀,随後就被網友發現木子洋團隊不敢艾特CHANEL官方、看秀時坐在記者編輯的後排位置、自掏腰包轉機數次飛往巴黎、就連看秀時所穿的CHANEL套裝也是他的站姐所贈送的。“蹭秀”風波之後,木子洋的時尚事業也一落千丈。

時尚圈“入贅”娛樂圈,明星看秀能拿多少“彩禮”?

圖檔來源:小紅書@夏姿

歸根究底,明星和時尚品牌的合作,不管是邀請看秀還是簽訂代言都是互相成就。時裝周對于明星,應該隻是一次工作安排和成果展示。明星想要融入時尚圈不能隻在時裝周發力,而應當在時尚方面做一些增益,比如重要場合的穿着、私下露出的穿搭、整體氣質的培養以及時尚質感的提升。

目前,大多數受邀參加時裝周的中國明星仍舊停留在因超高人氣而被品牌重視,不是說這樣不好,隻是說這樣不夠。倘若未來,有越來越多的明星是因為時尚理念、文藝作品、國際知名度在時裝周上大放異彩,相信那一定會是我們都與有榮焉的一刻。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