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點

南韓人也救不了選秀

久旱的秀粉們終于等到了一場甘霖:Mnet男團選秀《Boys Planet》于2月2日開播,現在進度走到了第一次舞台公演。

播出第一期,節目就成功以國内練習生一首十分荒誕的《HOT》初舞台在各大平台走紅,微網誌、B站等都有不止一個視訊達到了百萬播放,讓許多看客們注意到了這檔節目的存在;核心觀衆,也就是“秀粉”們也依然有讨論選秀的熱情,豆瓣Boys Planet相關的兩個小組都超過了2萬人。他們給這檔節目起了個花名,叫作《男寶星球》。

南韓人也救不了選秀

《HOT》

對秀粉而言,節目中有不少熟面孔,比如參加過《青春有你》第一季的文邺辰和第三季的王南鈞、陳譽庚,張藝興的練習生廠牌“染色體”也有派出一人參賽;國際組當中,也還包括了參加過《創造營2021》的日本選手上原一翔、井汲大翔,而國際組的初C位,則是南韓樂華的中國練習生章昊。

在2021年,毒眸盤點過《Girls Planet》參賽的中國練習生,并提到這是國内練習生工業目前規模最大的一次“出海”——在國内選秀畫上休止符的情況下,出海成了被剩下的練習生的Plan B。

隻是現實并不盡如人意。在剛剛播出的一公舞台,王南鈞組就領到了極具民族情緒的“中國人抱團”劇本。

國内選秀中止之後,南韓選秀似乎也很難為國産練習生的愛豆生涯續命了。盡管可以靠搞笑的初舞台短暫地出一下圈,Boys Planet在南韓本土的熱度算得上低迷,首播的收視僅有0.379%,關注度遠不如過往的Mnet選秀。

時過境遷,無論對于南韓和中國的練習生工業來說,選秀或許都不再是“最好的選擇”了。

“被需要”的選秀

選秀在過去,是被市場需要的。

國内大衆開始關注選秀的“101模式”,起源于2016年南韓Mnet旗下的女團選秀《PRODUCE 101》:來自不同經紀公司的100位練習生彙聚一堂,主打“全民制作人”概念,通過粉絲投票決定最終成團出道的11名練習生人選,組成一個有期限的限定團。第二季走紅之後,“101模式”漂洋過海,在内娛落地生根,組成了《偶像練習生》和《創造101》。

南韓人也救不了選秀

練習生通過節目成團在南韓并不罕見,過去也曾經出現過大公司打造的團體出道競演,比如選出TWICE最終成員的《Sixteen》,以及YG的練習生出道節目《WIN: Who Is Next》。

一個值得複習的事實是,“101系選秀”,誕生在南韓的偶像工業激烈競争的背景當中。這種背景下,練習生數量早早走向飽和,無數的練習生為了等待虛無缥缈的出道承諾蹉跎青春,最後還并不一定能夢想成真。TWICE的隊長樸志效,練習時間長達十年;在aespa出道前,練習了數年的SM公司公開練習生高恩、lami也已經離開了公司。

偶像行業的巨頭如此,中小規模公司的練習生們更難看見未來。

積累數年已經形成品牌效應的大公司,核心的“家族”粉絲甚至對公司的練習生都了如指掌,而中小型公司推團出道都可能無人問津,如今全球大爆的男團BTS,出道專輯首日銷量僅有34張。像EXID憑借直拍走紅、Brave Girls解散前大爆之類的神話,不是每時每刻都會發生。

《PRODUCE 101》的特殊之處在于,它為那些經曆過工業化訓練的練習生們,提供了一個被市場消化的機會。第一季的“國民初C”全昭彌(Somi),就曾經是TWICE出道綜藝《Sixteen》的選手之一。

南韓人也救不了選秀

全昭彌(Somi)

同時,它也是中小公司選手的“出頭”機會。中小型公司可能欠缺宣傳經費,概念打造不夠精細,沒有足夠華麗的妝造和足夠有曝光度的資源管道,而他們旗下的練習生被打破隔閡變成Mnet旗下團體的成員後,這一切問題都迎刃而解——《PRODUCE 101》第三年的出道團IZ*ONE,首張專輯的音樂節目首秀就穿上了全員香奈兒。

而且,《PRODUCE 101》出現的時機,也幾乎可以說“恰到好處”。

以SM為代表的南韓偶像頭部公司,在當時正好趕上了團體的平穩過渡期。按照中國算法,SM公司推出的四代男女團分别是NCT和Red Velvet,而NCT出道後專注“無限擴張”,至今沒有五代男團的影子。五代女團aespa在2020年才姗姗來遲,和前輩出道時間隔了8年,出道後被國内韓粉戲稱為“吒”,意思是像哪吒一樣“難産”。

YG在2014、2015年先後推出了兩個男團,四代女團BLACKPINK也出道不久,女團接班人至今仍在準備出道。JYP旗下的TWICE在2016年憑借《CHEER UP》拿下了11個音樂節目的一位。BTS當時正在重要的走紅上升期,Bighit自然無暇開發新團。

是以,《PRODUCE 101》系列選秀的橫空出世,确實填補了觀衆的新鮮感:傳統的練習生出道節目最終可能還是要看老闆和評委眼色,而“101模式”下,各位導師隻根據舞台做出評價,出道名單的決定權完全握在粉絲手上,即使某位練習生并不擅長唱跳,但有觀衆緣、有足夠的人氣,也會進入出道名單。

南韓人也救不了選秀

KPOP籌劃多年的出海,也在這一階段開始看到成功的火苗。在2015年年末,BTS的迷你4輯入圍美國公告牌200強專輯榜單,世界為KPOP投注了更多目光,不少韓團MV的YouTube播放量一漲再漲,既有舞台又有多樣劇情線的生存戰選秀,自然也有了占據海外市場的機會。

“101系列”就此走紅,并且之後推出的出道團,無一不受到選秀長尾效應的蔭蔽。就算是最後一屆《PRODUCE X101》,出道團X1隻來得及推出一張專輯,而這張專輯的銷量是64萬張,在當年的Hanteo專輯年榜中擠入了前五名。

時代與機會

但是,時代确實改變了。

2021年,Mnet推出的女團選秀《Girls Planet 999》,最終誕生的Kep1er在2022年回歸三次,最後一次回歸主打的音源空降成績已經在Melon榜單的百名開外,三次回歸的主打歌首小時點贊數從2262跌至843,幾乎可以說一次比一次退步。MBC選秀《放學後的心動》出道的女團CLASS:y,也沒有拿到任何一個打歌節目的一位。

南韓人也救不了選秀

Kep1er

選秀變得并不“新鮮”了。飽經風霜的秀粉再也不是那個首次點開選秀、一無所知的粉絲了,一切都在以八百倍速推進。從南韓101追到國内101的秀粉鴿子告訴毒眸:“看了《男寶星球》初舞台就能大概看到出道名單了,有的人自我介紹都能有五分鐘,實在太明顯了。”

《PRODUCE 101》系列的“造假”争議在第四季決賽之後爆發,出道團半年解散,當時正在活動的IZ*ONE同樣受到南韓輿論批判,回歸被推遲,成員在綜藝節目裡的鏡頭被剪掉,第一季出道團I.O.I的重組也最終告吹。

根據警方的最終調查結果,《PRODUCE 101》全系列造假,整個系列都與觀衆的投票結果不同,總制作人安俊英也是以入獄。MBC電視台的調查欄目《PD手冊》,釋出過《PRODUCE 101》系列造假的特别節目,其中有攝影師接受采訪說:“會有人告訴我多拍某個人,包括拍他哪種畫面,都是有訓示下達的。”

南韓人也救不了選秀

經紀公司的代表也說:“大家多少都心裡有數,這種節目某種程度是安排好的,這在業内是常識吧,當時我送孩子們去節目的時候想,是抱着‘或許能有5個名額是公平的吧’這種期待的,并不指望11個人都是公平産生的。”

票數造假帶來的沖擊是巨大的:原本“101”系列選秀脫穎而出的特質就是“出道團人選全部由觀衆投票決定”,而現在票數是假的,觀衆看到的鏡頭配置設定數量也存在存在某種問題或陰謀——如果原生經紀公司能夠和平台方交易出道人選,那麼放在初衷位置的“中小公司的機會”,事實上也要打一個大大的問号。

練習生的品質下降也是一個因素。選秀一年一年地辦下去,即使是偶像工業如此高密度的南韓,練習生也沒有這麼快的成長速度。在《Girls Planet 999》播出時,就有不少國内網友認為練習生品質不如從前。

南韓人也救不了選秀

網友評男寶星球

更何況出道了的成員們似乎也沒有那麼“珍惜”來之不易的機會。《PRODUCE 101》第二季的C位姜丹尼爾曝出和前輩樸志效的戀愛新聞,總歸是在團體解散之後,而在《Girls Planet 999》以第四名出道的金多娟,被曝戀愛正撞組合的第三次迷你專輯回歸,引發了負面輿論。

南韓電視台察覺到了觀衆新鮮感的退卻,從《PRODUCE 48》開始就在引入大量日本AKB48的偶像,《Girls Planet 999》更是打出國際化選秀的招牌。

但實時追過《Girls Planet 999》的觀衆都知道,節目各個區域的粉絲投票權重不同,最終出道夜的排名會加上權重占比,南韓觀衆投票的權重遠高于海外,海外人氣成員在經過投票權重計算後,很可能不如南韓本土成員而落選。在此之後,國内就有不少秀粉宣稱絕不再“真情實感”。

南韓人也救不了選秀

如果選秀無法選出足夠驚豔的優質偶像,對于大衆來說,似乎還不如回歸大公司穩定完善包裝的懷抱。

恰好原本沉寂的頭部公司們,都在近年大規模推出新團。女團方面,去年IVE出道一年即拿下音源年冠,HYBE一年推出了兩個女團,Newjeans出道不過7個月,新曲《Ditto》達成所有音源榜單一位(Perfect All Kill)的次數超過了BTS保持的記錄,成為KPOP曆史上PAK次數最多的歌曲。男團方面,雖然新男團們一直被诟病音源短闆,但近期回歸的TXT全專進入Melon日榜,發售第六天就突破了200萬銷量。

大型偶像經紀公司推出的新團“重獲新生”,确實分走了原本可能會流向選秀團的KPOP閱聽人。

國内選秀走向末期時,彙聚了出道多年藝人的《浪姐》《披哥》異軍突起,而在《Boys Planet》播出時,讓已經有出道經驗的愛豆們組團的選秀《PEAK TIME》播出,首播收視1.298%,是《Boys Planet》的三倍有餘。

這是否會導向新的局面仍未可知,但不再“新鮮”的南韓選秀節目,也确實到了該譜寫新的故事的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