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點

《脫口秀大會》把魯豫都請來了?

作者:時尚COSMO
《脫口秀大會》把魯豫都請來了?
《脫口秀大會》把魯豫都請來了?

能做《脫口秀大會》領笑員的人,都不簡單。

《脫口秀大會》把魯豫都請來了?

在《脫口秀大會》的最新預告裡,他們把魯豫請來當“領笑員”。

魯豫開場說,“李誕是個特别會假客氣的人,他問我要不要參加《脫口秀大會》,我說真的嗎?我去。”

《脫口秀大會》把魯豫都請來了?

“真的嗎?我不信。”這是魯豫做采訪時的一句口頭禅。它曾經的使用場景是這樣的:姚明說我自己洗衣服,魯豫說我不信,你肯定是放洗衣機。郭德綱說我自己做飯菜,魯豫說你自己做飯?不可能。而如今,它一度成為反 PUA語錄。

《脫口秀大會》把魯豫都請來了?

PUA:你是我心中最重要的人,知道你要離開的時候,我的心難過得快要死掉了。

魯豫:那你後來死了嗎?

PUA:我沒死。

魯豫:真的嗎?我不信。

(網友玩梗)

魯豫式的回答,充滿了個人色彩和況外感,如果對面坐着一位準備傾訴内心的采訪對象,魯豫的回答顯得不近人情,但是有些時候可以負負得正。

有一次采訪黃曉明,他說,“有一個人說我這一輩子除了幸福什麼都有。”魯豫說,“哇哦!”黃曉明解釋,我很難過你知道嗎!

還有一次魯豫采訪沈騰,兩人談到“被人罵什麼最難過”。魯豫換位思考說,“别人說你入錯行,你肯定難過。别人說我老,我也會難過。”沈騰說,“當你長得好看,一個人說你醜的時候你一定不會生氣,因為你知道他人是嫉妒。如果你真醜的時候,大家都說你醜,你肯定生氣。”魯豫飛快地說了一句,“你才老”。

時代在變,人們對公衆人物的看法也在改變。從事主持人20多年,采訪過10000人的魯豫,一度被認為在訪談節目中犯了很多低級錯誤。比如被清華大學教授指責,坐着和采訪對象握手,不起立,太高傲。比如問留守兒童為什麼吃飯隻吃白米和鹹菜,不吃肉?是因為肉會壞嗎?為什麼你這麼小就知道肉價?再比如,她的訪談技巧不是那麼圓融,總是可以輕而易舉地把天聊死。

《脫口秀大會》把魯豫都請來了?
《脫口秀大會》把魯豫都請來了?

周星馳問,“假如我說我很英俊,你覺得我好不好笑?”魯豫說,“如果是在電影裡,我會覺得好笑,因為是你的電影。我不應該笑對不對?”周星馳兩手一攤,随你吧。梁家輝說不會插手女兒的婚戀問題,魯豫質疑為什麼不管呢?梁家輝表示,“又不是我要嫁給他。”

盡管如此,《魯豫有約》已經成為一個小型的考古資料庫了!幾乎所有叫得上姓名的明星,好像都有過一場《魯豫有約》。但魯豫和她的節目最被吐槽的一點是:對采訪對象沒有那麼了解。而這其實并非态度問題,而是節目從一開始的周播改為了日播,一周出四期節目,所有人忙得人仰馬翻。

在《新京報》采訪中,“導演許小浒透露,《魯豫有約》團隊最龐大的時候有近100位導演。流水的導演,鐵打的魯豫,團隊任何人都可以生病請假,隻有魯豫不行。許小浒統計過,在二十年之間,魯豫隻有一次因為生病耽誤了錄制。魯豫曾和許小浒說,有一根弦一直繃着的時候,人反而還挺精神的。”

而且魯豫有一個習慣:在錄節目之前不和嘉賓見面,為了保持錄節目的新鮮感。是以當她和采訪對象坐在直播間的那一刻,充滿陌生感也不奇怪。

《脫口秀大會》把魯豫都請來了?

當年的魯豫,最被人議論的還有她的身材,她的發型。而如今時代确實變了,當我們被陌生人審視的時候,第一反應是你憑什麼審判我的身材,我的發型?是以就知道,魯豫來《脫口秀大會》一定有的可說。

但也有人為魯豫捏把汗,她能明白領笑員不好當嗎?但大家也不用太擔心,同期還有一位脫口秀難姐難妹,謝楠。

《脫口秀大會》把魯豫都請來了?

在一個熱門綜藝裡,什麼職位都是“沒有金剛鑽,别攬瓷器活”。

領笑員有多難當?看看周迅和那英就明白了。笑得開心但是忘記拍燈的周迅,笑得開心于是就幫大張偉拍燈的那英,都不能遊刃有餘地駕馭這個位置。畢竟連李誕“不拍燈”,都能被罵上熱搜。這個舞台上,可能唯一不是真正的快樂的人,就是領笑員吧!

領笑員的職責是評分與點評。領笑員的拍燈決定着選手的去留。四個燈都亮了,選手晉級。三個燈亮,進入待定區。

領笑員的點評可以不專業,但不能太業餘。聽得懂選手的文本和段子,擁有自己清晰的拍燈标準,說話既不傷人也不雙标的領笑員難能可貴。

領笑員一号

張雨绮

《脫口秀大會》把魯豫都請來了?

一個自帶無數設定的美豔女演員。她在脫口秀舞台上,太有發揮的餘地。

離婚又結婚,結婚又離婚。張雨绮說,“朋友說這不離三次婚都不能進好萊塢,我現在一點都不擔心我的婚姻了,我現在比較擔心好萊塢。”

《脫口秀大會》把魯豫都請來了?

她說我這個外表,就是被靈魂給拖累了。“我看男人的眼光不行,男人看我的眼光更不好。有人說你的靈魂很豐滿啊,哥哥,你确定看的是靈魂嗎?”

《脫口秀大會》把魯豫都請來了?

句句爆梗。就算是讀廣告,都能讀出一種拍電影的感覺。

《脫口秀大會》把魯豫都請來了?

張雨绮做起領笑員也十拿九穩。她所在的《脫口秀大會》第3季,也是一衆脫口秀女演員徹底火出圈的一季,張雨绮在節目錄制時就對脫口秀女演員的段子更有共情力,拍燈的節奏拍到觀衆心坎上。觀衆無法拒絕和自己笑點相同的領笑員,而且她還美得熱情洋溢。

作為一個“社牛”,對于選手與領笑員之間的互動也拿捏住了。一次一位脫口秀男演員在段子裡提到了“舞蹈”,但是真跳起來就不是那回事,張雨绮及時救場說,“這差點沒把燈再收回來。”不僅心大經得起調侃,她也能調侃别人,比如羅永浩:“做一個失敗的企業家,會變得更柔軟。”确定過了,不像稿子。

張雨绮在《脫口秀大會》的唯一争議恐怕就是被爆料在錄制現場看手機,但從她的節目表現來說,就算真看手機了,也沒影響人家的可圈可點。

《脫口秀大會》把魯豫都請來了?

領笑員二号

羅永浩

他也是一位自帶無數設定的領笑員,他的點評精準到位,并且還有大局觀。

所謂“大局觀”,即大局為重,知道比賽的進度和選手的排名情況如何,也知道自己這一燈拍下去會産生什麼樣的效果。四位領笑員中,至少應該有一位這樣持重的人存在,而且他還很會精準點評。

羅永浩對徐志勝的點評,把自己的拍燈理由寫成了一個段子。

“我一直覺得徐志勝的脫口秀過分利用了他相貌上的優勢,但是我越聽到最後,我覺得他表演上的優勢已經可以彌補長相上的優勢,還有餘。”“優勢”這個詞非常幽默,且不傷人,羅永浩的說法也為很多觀衆的破除了心中的迷惑。

《脫口秀大會》把魯豫都請來了?

年輕的領笑員,誰說他們不行呢?

聰明如楊超越,被李誕問到拍燈标準是什麼的時候,不假思索地表示“我覺得好笑就行”。雖然是領笑員有職責在身,但幽默本身就是一件見仁見智的事情,這個回答沒毛病。

《脫口秀大會》把魯豫都請來了?
《脫口秀大會》把魯豫都請來了?

機靈如汪蘇泷,突然被李誕提問“有沒有像選手段子裡寫的一樣,經曆過窘迫的生活”,汪蘇泷回過神來說,“沒有,因為我在大學就創作出了像《小星星》一系列脍炙人口的作品。”看過了,不像有彩排。

《脫口秀大會》把魯豫都請來了?

當然也不能忘記,現場嗑“雪國列車”的楊天真,不愧是經紀人,一手推出了一組“國民cp”。

背着吉他,一開口美哭了的張傑,他讓領笑員特别是選手王勉的壓力更大了。

每一個領笑員來到脫口秀舞台,都需要工資和勇氣。沒有槽點的人生是不完整的。

圖檔來源:新浪微網誌 / 豆瓣

《脫口秀大會》把魯豫都請來了?
《脫口秀大會》把魯豫都請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