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點

她是毛主席不承認的發妻,修訂族譜時主席卻特意強調:要将她寫進去

作者:通政司知事

在閱讀此文之前,麻煩您點選一下“關注”,既友善您進行讨論與分享,又給您帶來不一樣的參與感,感謝您的支援!

羅一秀,毛主席的發妻,18歲那年便與毛主席成親,然而,對于這段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下的婚姻,毛主席卻并不承認。

多年後,他仍然記得自己“從來沒有和她一起住過”。

不過,毛主席對羅一秀卻有着超越親人的感情,在修訂族譜時,毛主席特意強調,要将她列入其中。

不僅如此,新中國第一部《婚姻法》的頒布,也與她有着密不可分的關系。

那麼,羅一秀到底是何許人也?她和毛主席之間又發生過哪些故事呢?

她是毛主席不承認的發妻,修訂族譜時主席卻特意強調:要将她寫進去

一心向學,父子爆發沖突

毛主席生于湖南韶山,他的少年時代,中國正處于晚清時期,封建傳統和先進思想激烈碰撞,毛主席也在夾縫中逐漸學習成長。

一方面,他被父親毛順生送往私塾,接受舊式教育。

而另一方面,在家族經營的生意中,他又不可避免地接觸到新思想、新文化。

毛主席天資聰穎、求知若渴,整日沉迷于書本之中,然而,這卻引發了毛順生的不快。

畢竟,毛順生當家作主之初,毛家已經山窮水盡,在他的努力經營下,才逐漸有了起色,欠的債務在幾年内還清,還積攢下不菲的家業。

這段經曆讓毛順生堅信,做生意才是正途,讀書隻是閑來無事的消遣。

是以毛順生每每看到毛主席躲在小山坡上看書,就有些怒不可遏,甚至呵斥道,“早就跟你說過,不用讀這麼多書,學會打算盤、記賬就行了”。

她是毛主席不承認的發妻,修訂族譜時主席卻特意強調:要将她寫進去

對父親武斷的行事作風,毛主席頗為不滿,但他也明白,毛家的一切都是父親一手打拼而來,他對自己的管教并非毫無緣由。

于是,毛主席憤懑地從私塾退學,打算從此安心在家務農。

與此同時,毛順生還給兒子物色起親事。

他的表親羅氏共育有兩女,其中大女兒羅一秀比毛主席年長4歲,生得俊俏,為人也成熟懂事,還接受過不錯的教育,是一個門當戶對之選。

不過,當時毛主席并無成親的意願,而且一直在家幫忙打點生意。

是以毛順生也就沒有催促,直到1907年發生的一件事,讓他徹底堅定了決心。

她是毛主席不承認的發妻,修訂族譜時主席卻特意強調:要将她寫進去

原來,當年湘潭有一位著名的愛國人士李漱清,他由長沙法政學校畢業,此後在多地執教,還熱衷于興辦洋學堂,宣揚進步思想。

毛主席得知後,特意步行十餘裡路趕到李漱清家中拜訪,兩人年齡雖相差19歲,但卻一見如故。

毛主席向李漱清詳細闡述了自己的讀書心得,并提出了大量疑問,而李漱清則一邊解答毛主席的問題,一邊給他展示各種新潮的書籍。

在李漱清的引領下,毛主席洞若觀火般地覺察到舊中國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的現狀。

“國家興亡,匹夫有責”,投身報國的想法,也在他的心中開始萌芽。

當然了,毛順生得知此事後空前憤怒,他隻想毛主席偏安一隅、繼承家業,繼續在韶山過着小富即安的生活,根本不想他涉足國家大事。

但他對毛主席的性格非常了解,強行留是留不住的,隻好利用婚姻把他“捆”在家裡。

她是毛主席不承認的發妻,修訂族譜時主席卻特意強調:要将她寫進去

被迫成親,毫無夫妻感情

包辦婚姻、封建惡俗,毛主席又怎會輕易接受,他不止一次與父親大吵,試圖拒絕這場婚姻。

然而,不管他在家族聚會時大鬧,還是當着勞工的面與父親争吵,都無濟于事。

毛順生決心已定,毛主席隻能聽天由命,十幾年來,都是如此。

終于,毛主席還是妥協了,他不想再讓父母難堪,也不想徒耗精力,畢竟,一個14歲的少年要想與家人作對,與蚍蜉撼樹又有什麼差別?

婚禮當天,熱鬧非凡,毛家家大業大,特意将儀式搞得人盡皆知。

一時間,韶山沖張燈結彩、鑼鼓喧天,十裡八鄉都來觀望。

然而,作為新郎官,毛主席的臉上卻不見一點笑容,隻是愁眉緊蹙,比誰都期待婚禮盡快結束。

終于,典禮進行到最後一刻,毛主席面無表情地跪在地上,對着父母磕了幾個響頭。

在夫妻交拜時,他的表情更加嚴肅,甚至将頭轉向一旁,自始至終沒有看新娘一眼。

洞房花燭夜,羅一秀既緊張又期待,但令她沒有想到的是,毛主席若無其事地挑開了她的紅蓋頭。

見她看上去明顯比自己年長時,更是直接以“姐姐”相稱,連她的手指頭都沒有碰一下。

當時,毛主席對羅一秀是既不滿又同情。

自己正是熱血沸騰的年紀,國家正是風雲激蕩的時刻,讀書明智、投身報國,才是一個大好男兒應當做的事。

但羅一秀的出現,無疑意味着他需要将精力花在家庭瑣事之上,對于這個新娘,毛主席心中自然有些不滿。

她是毛主席不承認的發妻,修訂族譜時主席卻特意強調:要将她寫進去

不過羅一秀同樣是身不由己,作為一個封建家庭長大的少女,她從小接受的就是“三從四德”的教育,并無獨立思想。

在毛順生向羅家提親時,羅一秀的父母根本沒有與她商量,直接做出了決定,從這點而言,羅一秀同樣是蒙在鼓裡的受害人。

隻是,她沒有像毛主席一樣接受進步思想的熏陶,對自己受到的壓迫根本毫無意識。

但無論如何,婚姻已是塵埃落定,容不得更改,為了逃避不如意的現實,毛主席隻好醉心書本,埋頭苦讀古典書籍。

每逢空閑之時,他總是會悄悄爬上山坡讀書,隻有這時候,他才能感受到片刻的安甯。

起初,羅一秀對毛主席的做法感到不知所措,但時間長了,也就不再提及,隻是安心地做好自己的本分。

毛主席對羅一秀的看法,也在逐漸改觀,而這,與毛主席的母親文七妹也有着密不可分的關系。

她是毛主席不承認的發妻,修訂族譜時主席卻特意強調:要将她寫進去

妻子病逝,毛主席毅然離鄉

正如我們前面所提到的,毛順生一點點地将毛家的産業做大,文七妹在背後起到的作用同樣不容忽視。

尤其是農忙時節,毛順生請了一批長工,一大家子的衣食住行,都得由文七妹一手操持,雖然她勤勞能幹,但随着年齡增大,也逐漸有些力不從心。

羅一秀的到來,為文七妹分擔了不少壓力,受到傳統教育的她,對公婆可謂是言聽計從。

不管是打理家務,還是照顧毛主席,她都任勞任怨,從不推诿。

文七妹經常略帶歉意地對羅一秀表示,毛主席年齡較小,有什麼事希望她多擔待擔待。

婚後,毛主席對羅一秀一直以禮相待,但從未有過夫妻之間的親密感情,羅一秀心中又怎會沒有意見。

但在婆婆的叮囑下,她從來沒有表現出來,仍舊對毛主席無微不至。

她是毛主席不承認的發妻,修訂族譜時主席卻特意強調:要将她寫進去

不管是挑柴做飯,還是洗衣疊被,羅一秀将生活雜務一手包辦下來,毛主席得以安心讀書,獲得了一段難得的清閑時光。

在相處中,毛主席對羅一秀心生感激,也為她做了不少事。

比如,毛主席經常陪同羅一秀回娘家幫忙,擡稻谷、背糧食,毛主席從不推辭,在互相幫助中,兩人也逐漸産生了一些感情。

當然,這種感情更像是長期相處形成的親情,絕無男女之情。

多年後,毛主席接受美國記者斯諾采訪時,曾經唏噓道:“在我十幾歲的時候,我的父母給我娶了個快20歲的女人,但我們從來沒有住在一起過”。

可見,兩人的關系簡單而又微妙,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可能會永遠陪伴在一起。

她是毛主席不承認的發妻,修訂族譜時主席卻特意強調:要将她寫進去

然而,1910年,羅一秀卻突發痢疾,不治身亡。

雖然徒有夫妻之名,并無夫妻之實,但毛主席的傷心之情卻溢于言表,畢竟一個鮮活的生命被病魔奪走,朝夕相處之人,又豈能無動于衷。

正因如此,毛主席對羅一秀的遭遇更加心疼,對封建傳統的痛恨也與日俱增,他雖然年僅17歲,但已經萌發了離鄉遠行的念頭。

恰逢此時,毛主席的叔叔毛菊生家道中落,隻能變賣家産,其中赫然包括7畝良田。

令毛主席始料未及的是,這些田經過層層轉手,最後竟然被自己家買了去。

她是毛主席不承認的發妻,修訂族譜時主席卻特意強調:要将她寫進去

情急之下,他隻好找到毛順生求情:“父親,叔叔對我們一直不錯,你能不能不要如此絕情?”

可是,毛順生卻無動于衷,隻是淡淡地回應道:“他賣我就買,天經地義,有何不可?”

這一刻,毛主席的心理防線被徹底擊穿。

他聯想到羅一秀的慘死,突然明白,封建制度、地主劣紳,是中國百姓無法安居樂業的頑疾所在。

要想改變舊社會,必須要将這些徹底推翻,否則隻是治标不治本的徒勞。

就這樣,毛主席走出韶山,來到了長沙求學,一個被父親嚴加管教的孩子就此消失,一個即将改變中國的偉人冉冉升起。

她是毛主席不承認的發妻,修訂族譜時主席卻特意強調:要将她寫進去

多年後,不忘原配亡妻

此後,毛主席一邊積極求學,一邊接觸進步思想。

1918年,他由湖南省立第一師範學校畢業,并與同窗好友蔡和森等人成立了新民學會。

當年8月,他更是跟随湖南赴法勤工儉學的隊伍來到了北京。

在這裡,毛主席與楊開慧相遇,楊開慧是毛主席的恩師楊昌濟之女,自幼德才兼備、落落大方。

毛主席對她一見鐘情,她也對才華橫溢的毛主席十分崇拜,兩人很快便走到了一起。

這是毛主席初次體驗自由戀愛的感覺,在興奮之餘,他也不禁回想起悲慘的羅一秀。

她是毛主席不承認的發妻,修訂族譜時主席卻特意強調:要将她寫進去

兩人低調地完成了結婚儀式,不久後,兩人喜得貴子,毛主席一生最寵愛的孩子毛岸英呱呱墜地。

1925年,毛主席與楊開慧帶着孩子回到韶山老家,此時距羅一秀去世已有15年之久。

時殊事異,風雲變幻,但毛主席還是沒能忘記她,回鄉首日,毛主席便來到羅一秀墓前祭祀,3天後,更是步行7裡地,前往羅家拜會。

雖然毛主席和羅一秀素來沒有男女之情,但毛主席的嶽父羅鶴樓深知,毛主席對羅一秀以禮相待,從未虧欠。

是以對于這個女婿,羅鶴樓也視若己出,從不見外。

她是毛主席不承認的發妻,修訂族譜時主席卻特意強調:要将她寫進去

在與羅家接觸期間,毛主席不禁回想起當年的悲劇,在痛批封建主義之餘,他也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地談起了“革命”等話題。

對此,羅家相當支援,羅一秀的堂弟羅石泉還積極響應号召,并加入了中國共産黨。

1931年,國共兩黨已經勢如水火,毛澤民的妻子被國民黨圍追堵截,無奈之下隻好回韶山避難。

可國民黨早就放出消息,對毛主席及其親人高額懸賞,人人避之不及。

就在千鈞一發之際,羅鶴樓挺身而出,将毛澤民的妻子藏在自家閣樓,這才幸免遇難。

1941年,抗日戰争進入僵持階段,毛主席老家突然傳來消息,稱要重新修訂族譜。

本來前線戰事告急,毛主席根本無心處理這些雜務,但在百忙之中,他還是抽出時間,囑咐家人,要将羅一秀的名字寫進族譜。

她是毛主席不承認的發妻,修訂族譜時主席卻特意強調:要将她寫進去

結語

羅一秀的遭遇,恐怕也是毛主席關注女性權益最初的契機。

1950年,新中國建立伊始,海内外事務堆積如山,毛主席堅持推行了第一部《婚姻法》,為婦女的全面解放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後來,國家蓬勃發展,毛主席又高呼“婦女能頂半邊天”,讓持續數千年男尊女卑的狀況得以改變。

可見,毛主席至情至義,從未忘記那個沒有愛情的原配夫人,而他對人民的關懷,既展現在國家興亡的大事,也在這些點滴小事中彰顯無遺。